6逸想,既然老瞎子和邢元青都觉得下面都有东西,那就下去看看,不管有什么,一看便知。

老瞎子道:“这事还是问元青吧,偷鸡摸狗的事情,他比我有经验。”

草!

邢元青满脸愤怒,要是他打得过老瞎子,估计他会把老瞎子暴打一顿,妈的,嘴太损了。

“老邢,你觉得呢?”6逸问。

“最好夜深之后行动。”邢元青说:“月牙泉四周都有监控,而且,现在游人那么多,白天行动不方便。”

6逸也觉得有理,点头道:“那就晚上行动吧,我去给徐总说一声,让他帮我们弄几套潜水服。”

“不用潜水服。”老瞎子说:“我先使用小手段试探了一下,月牙泉也许比我们想象要深,穿潜水服下去不方便。”

“不穿潜水服怎么下去?”6逸问。

正常人进入深水,必须要穿上潜水服,就算6逸使用手段,能在水下长期间活动,可是秋圆水月和小光他们也不行。

“你忘了我新学的本领了?”老瞎子道。

“你是说符箓?”6逸眼睛一亮。

老瞎子得意道:“符箓一道博大精深,我们龙虎山恰好有一道能在水下用的符箓,唤作避水符。”

邢元青好奇道:“师伯,你说的避水符是不是就像神话小说中的避水珠一样,下水之后,水自动避开,如履平地。”

老瞎子点头。

“还真有这么神奇的东西。既然如此,老瞎子,那就麻烦你了,给大家每人一张避水符。”6逸说。

“你以为老子什么都准备好了啊,这玩意儿我要现画。”老瞎子道:“而且画符箓极度耗费精气神,所以小兔崽子,这符箓我不能白给你。”

趁机敲诈!

6逸看出了老瞎子的意图,心里恨得牙痒痒的,妈的,之前觉得这瞎子还很够意思,谁知道竟然这么坑。

“说吧,多少钱?”6逸问。

老瞎子笑眯眯的伸出一根手指。

“十万?好,你给我花十张避水符,我给你十万。”6逸非常干脆。

可是老瞎子却摇了摇头。

“一百万?行,没问题,我同意了。”

谁知,老瞎子却笑眯眯的说道:“我的意思是,一张符箓一百万。”

“草,你抢钱啊。”

6逸不爽了。

“你别生气啊!我告诉你小兔崽子,避水符可不是那么好画的,非常耗费精气神,而且还折损寿命……”

“行了!”6逸打断老瞎子的话,说道:“给我十张避水符,我给你五百万,你要是再跟我讲条件,老子不要什么避水符了,我直接让人弄几套潜水服过来。”

“唉,你怎么能这样,你要知道我画符箓不是那么容易的……”老瞎子话没说完,见到6逸脸色不好看,忙改口道:“看在咱们都这么熟的份上,那我就吃亏一回,给你十张避水符。”

说完,老瞎子从兜里掏出十个精囊,递给6逸。

我-日-你大爷!

6逸怒不可歇,道:“你不是说要现画吗?”

老瞎子笑道:“是啊,这是我现画啊,就在你来之前,我在屋子里画的,你要不信的话,可以问元青。”

6逸看向邢元青。

邢元青点了点头。

6逸把锦囊装进了兜里,才骂道:“死瞎子,你丫的还真够绝啊,竟然敲诈到了我的头上。”

“这怎么能叫敲诈呢,这叫双赢,双赢。”老瞎子无耻的笑道。

“什么时候行动?”6逸问邢元青。

“凌晨之后再动手吧,6少你等我通知,行动之前之前我去叫你。现在你可以回去好好休息。”邢元青挤了挤眼睛,嘴角露出一个只有男人看得懂的笑容。

哼!

6逸瞪了老瞎子一眼,气冲冲离开了房间。

他刚走,老瞎子就大笑:“了,老子这回了,五百万啊,就这么轻易到手了,早知道就应该多忽悠一点。”

邢元青看着老瞎子道:“师伯,你这么坑6少不太好吧,毕竟,你在山上给天师画的符箓,天师才给你一百块钱一张。”

“你知道什么。”老瞎子板着脸道:“我是龙虎山的人,给龙虎山画符箓,那是尽我本分,别说天师给我酒钱了,就算不给钱,我也得画。可小兔崽子就不同了,他那么有钱,不吭他坑谁?”

“可师伯你是不是有点不厚道,十张五百万,相当于五十万一张,这样坑6少真的好吗?”

“有什么不好啊,你以为小兔崽子真亏了啊,别说有十张避水符,就算没有避水符,仅仅给他提供通灵之都的位置,这个消息就值五百万。”

说到这里,老瞎子贼笑道:“不过小兔崽子有钱,以后有机会啊,还是多坑他几把,这样老子就不愁酒钱了。”

邢元青翻白眼,尼玛,五百万买酒还不够,你想要多少?

啪!

老瞎子一巴掌抽在邢元青的头上,骂道:“你个小混球,没一点经济头脑,只知道做死人生意,一点前途都没有。”

“怎么没前途了?”邢元青反驳。

啪!

老瞎子又抽了他一巴掌,道:“还跟老子嘴硬?行,趁现在老子心情好,跟你讲讲理。”

“你自己想想,这些年你跟我那不争气的师弟,刨了多少坟,挖到了多少好东西,又挣了多少钱?是,我知道你们挖了一些好东西,可是,在墓下不危险啊,不仅危险,还缺德。要不是缺德事干多了,我那不争气的师弟怎么会死的那么早?”

老瞎子道:“你看我,不用吹灰之力,就赚了五百万到手,这比你挖坟轻松吧,还没危险。”

老瞎子叹了一口气,道:“挖坟不仅损阳寿,还损阴德,元青啊,既然你是我的师侄,我这个做师伯也不能不管你,这样吧,从现在开始,我就把我会的本事全都传给你。”

“师伯,你说真的?”

邢元青感动的都快说不出话了,他没想到老瞎子想把一身本领传给他,这让他感动的同时又很激动。

啪!

老瞎子一巴掌抽在邢元青脑门上,骂道:“老子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君子?

你也配称君子?

邢元青鄙视。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