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暗了下来。

两辆悍马,就像幽灵似的,在广阔无垠的沙漠中前行。

老瞎子一路上还是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我说老瞎子啊,你不要担心,咱们这几个人强强联手,要是真遇到危险,我们几个人都解决不了的话,估计天下也没谁能解决。”6逸宽慰道。

“但愿如此吧!”老瞎子重重叹了一口气,虽然心里还一些不安,但是他也觉得6逸说的话有道理。

他们这一行人,的确都不是普通人。

老瞎子自己是龙虎山的长老,辈分比当今天师都还要高,会画符箓,懂阵法,对风水研究颇深,当然,最厉害的还是神算,他能算透天机,要说当今占卜一道,他是当之无愧的宗师。

秋圆水月是日本和歌山的传人,剑法群,还会一些秘术。

小光虽然是个小孩子,但他是通灵族的后人,血脉很神秘,修练功法也神秘,小小年纪,身手了得。

至于邢元青,虽然身手没他们几个厉害,但是老瞎子知道,邢元青盗墓的本事非常厉害。毕竟邢元青的师父当年被称为“天下第一盗”,邢元青尽得真传。

最后就是6逸了。

6逸是6无双的徒弟,医术了得,修炼九转金身决,老瞎子有种感觉,先天境之下,没有人是6逸的对手。

哪怕他这次下山,修为长进了不少,但他依然没有把握,能打赢6逸。

车子在沙漠中穿行,外面是黑乎乎的一片,望不到尽头,透过车窗,空中星星隐隐闪耀。

气氛有些沉闷。

为了活跃氛围,6逸问老瞎子道:“老瞎子,我问你一个事啊,你是不是一直在装瞎?”

“你才装瞎。”老瞎子没好气道:“你以为老子吃多了没事干?”

“可是我怎么感觉你眼睛没瞎一般?”

6逸这话刚说出口,大家都附和。

司机说道:“是啊,前辈,我怎么感觉你比正常人都看得清晰?”

秋圆水月也说:“据我所知,修炼到达一定的境界后,可以听声辨物,可是我看前辈您不是听声辨物,您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比亲眼看到还要清晰。”

小光也道:“是啊,老瞎子,你告诉我,瞎子怎么看的见,这不科学啊。”

啪!

老瞎子快转身,一巴掌拍在小光的头上,骂道:“小混蛋,要学会尊敬长辈,我告诉你,切不可跟小兔崽子那样目无尊长。”

“老瞎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6逸催促道。

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老瞎子了,自从他认识老瞎子以来,他就非常好奇,老瞎子是个瞎子,可老瞎子的眼睛似乎比正常人还要看得清晰,这太奇怪了!

“我以前不是瞎子。”老瞎子说:“我六岁上龙虎山修道,八岁开始专注占卜,三十年后学有所成,从此下山帮人历练,帮人算命。”

“许是窥探天机太多,最终导致双眼瞎掉,至此,我一蹶不振,回龙虎山闭关了三年,每日修读道经。”

说到这里,老瞎子停顿了片刻,才接着说:“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你是道家弟子,信的是三清,什么时候改换门庭信上帝了?”6逸调侃道。

“我不信上帝,我只是说,这句话有道理。”老瞎子道:“我眼睛虽然已瞎,但我能看得见,至于为什么,这是个秘密,我不会告诉你们的。”

草!

6逸的好奇心刚被勾起来,没想到老瞎子就开始吊胃口,竟然不说了。

“不说就不说吗,你还以为我想听呢,故弄玄虚,哼。”6逸冷哼一声,问小光道:“冷不冷?”

“不冷。”

平时沙漠中的温度很高,但是这个季节,又是晚上,气温下降到了零度以下,非常冷。

“水月你冷吗?”6逸又问秋圆水月。

秋圆水月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司机说道:“6总,按照这个度,明天早上九点左右我们才能达到月牙泉,我建议你们先吃点干粮,填饱肚子,然后睡一觉,等再醒来的时候,差不多就到了。”

不提还好,经司机这么一提醒,小光就叫道:“哥哥,我饿了。”

这一路来过来,6逸心里只想着找到通灵之都,加上路上也没遇到什么餐馆,就把吃饭的事给忘了。

小光说饿了,顿时,6逸也感觉有些饿了。

6逸吩咐司机道:“你把车停下,大家伙一起吃点干粮后再走,你都开了一路了,也休息休息。”

“好勒。”司机应了一声,把车旁边停了下来。

其实,这个时候,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几乎遇不到一辆其他的车,可司机依然把车靠边停下,由此可见,这个司机是一个稳妥的人。

6逸乘坐的车刚停下,邢元青他们的车也停下了。

大家聚在一起,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

徐毅笑道:“6总,条件艰苦,今天就委屈您将就一下,明天到了月牙泉啊,那里有餐馆,咱们好好吃一顿,好好睡一觉。”

6逸笑道:“行,到了月牙泉啊,我请大家吃饭。”

“对了6总,我看了报道,说您医术非常高明,还治疗好了癌症,这是真的吗?”徐毅好奇道。

两个司机也都好奇的看着6逸,在他们看来,癌症是绝症,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治疗的疾病,应该没人能治得好。

“是的,我治好了。”6逸道。

“太厉害了,连绝症都能治好,您的医术拿个诺贝尔奖没问题。”

“是啊是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治好癌症。”

“太了不起了。”

在徐毅和两个危机恭维6逸的时候,邢元青起身,悄悄溜到了一边,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拿出罗盘,研究了起来。

看了看罗盘,又抬头看了看星象,邢元青皱眉道:“不应该啊,按照星象所示,大漠有大墓啊,怎么走到这里了,还没现一点端倪……”

啪!

话没说完,脑袋上突然被人拍了一巴掌。

邢元青吓得一跳,赶紧把罗盘塞进了兜里,回头,只见老瞎子瞪着两只泛白的眼神正盯着他。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