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逸身子从原地消失了。

他并没有使用九转金身决的匿杀,而是把度加快到了极致,所以观众凭肉眼,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嗖。

6逸瞬间就出现在龙九面前,可他并没有急着攻击,而是一改之前那种横冲直撞的攻击,用他绝伦的度围着龙九跑。

漫天都是6逸的影子。

龙九脸色变得凝重起来,6逸恐怖的度他已经领教过,可是现在,6逸的度比之前的更快,更让人防不胜防。

龙九在小心戒备,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那些6逸的影子,想找到6逸的真身,然后抢先动攻击。

不然的话,整场战斗的节奏被6逸掌握就麻烦了。

终于,龙九现了什么,右脚往旁边移开了一点点,然后,猛然一拳朝右边砸了过去。

轰!

拳头落空了。

啪!

拳头落空的瞬间,他的脸上却挨了一巴掌。

龙九又一拳朝左边挥了过去。

砰!

后背上又被砸了一拳。

紧跟着,龙九总是在原地打转,他的每一次攻击都落空了,完全从防守变成了挨打。他都快疯了。

他在前面攻击的时候,背后就会挨打,他转过身的时候,脸上又会挨打,而6逸也不客气,竟然抽了龙九好几巴掌。

脸上火辣辣的痛,龙九心里恨死了6逸。

这个狗-日的,下手还真不留情啊。

打到最后,龙九的招式变得莫名其妙,身子不停地转来转去,双手像疯子般的四处乱挥,可是脸上的掌印却越来越多。

台下。

观众们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龙九这是怎么呢,怎么像个小孩子似的,被人耍的团团转。

当然,更让他们震惊的是6逸。

此刻台上,根本就就看不到6逸的身影,只能看到台上到处都是6逸的影子,至于哪个是真正的6逸,没有一个人知道。

真是个变态,这样的度,要是参加奥运会跨栏,还有刘翔什么事啊。

6逸在龙九面前攻击了一招之后,快移形换位,又到了龙九的身后,然后,他像恶作剧似的,直接一脚踹在龙九的屁-股上。

砰!

龙九的身体被踢飞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地板上。

哐!

声音震天。

整个擂台都好像要轰塌一般。

6逸双手交织在一起活动,看着趴在地上,背对着他的龙九,嘴角有着淡淡的笑容。

龙九趴在地上,双眼猩红,两只拳头紧紧握在一起,指甲都陷进了肉里,他都感觉不到疼痛。

他心里一直在想,6逸怎么会那么强?

难道自己真的不如他?

不行。自己不能轻易认输,因为自己欠秦纵横的人情,秦纵横说了,这一场只要拼尽全力,才算还了人情。

可是,如果继续打的话,自己又不能拿出能够对付6逸的底牌,除非……

想到这里,龙九脸上出现了痛苦。

他是一个高手,也是一名军人,这是比赛,而不是战斗,如果用那个东西的话,就失去了公平。

怎么办?

龙九只好转头,去看秦纵横。

秦纵横也在看龙九,当两人的目光相遇的时候,秦纵横伸出了一根手指,同时眉宇间有着冷色。

他在用无声的话语命令龙九按照他的要求办。

龙魂小队的人也看到了龙九的目光,虽然他们不忍再看龙九在台上受伤,但是这种时候,如果龙九认输的话,龙魂小队这次大赛就会以惨败告终,因为无论接下来秦纵横会不会跟6逸打,这对于龙魂小队这个整体来说,都意义不大了。

“老九,起来!”

“老九,加油。”

“老九,你是无敌的。”

“老九,你是我们的战神,战神怎么败?”

“九哥,站起来。”

“老九——”

龙魂小队的成员一起大喊起来,在他们的带动下,其他小队的人也一起跟着叫喊起来。

“起来。”

“龙九,不认输。”

“龙九,快点起来。”

声音震得整个大厅嗡嗡响。

龙九没有起来,他趴在地上,脸上还是满脸痛苦之色,他想要依靠自己的实力来赢这一场战斗,可是现在,他的实力已经不在是6逸的对手。

难道真要那么做吗?

秦纵横见龙九半天没有反应,急了,站起身,从擂台上的龙九大声吼道:“龙九,你还是不是军人?如果是军人的话,就给我站起来。共和国的军人,可战死,绝不认输。”

听到这话,评委席上的战天行眼里出现了怒火,再打下去,龙九明显支撑不了多久了,可是秦纵横竟然还在给龙九鼓劲,这不是在把龙九往绝路上逼么?

果然,听到秦纵横的话后,龙九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转过身,看着6逸道:“你的确很强。”

“你现在还不认输吗?”6逸问。

“你知道的,我还没有还队长的人情。”龙九扭头看了一眼秦纵横,才对6逸说:“无论怎么样,今天我要把欠队长的人情还回去。”

“你还有能力吗?”6逸问,打到现在,6逸真有点后悔了,如果不是一心想着收服龙九这员猛将,让龙九彻底心服口服,他才懒得这么废话,早就把龙九扔出了擂台。

“我知道,我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对不起,6逸,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可我却让你失望了。”龙九脸上的痛苦之色一闪而逝,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特质的玻璃小瓶,拧开瓶盖,接着将里面蓝色的液体给吞了下去。

日,那是什么?

嗑药?

6逸脸上没有鄙视,他知道龙九也是为了还秦纵横的人情,迫不得已才这么做,但还是忍不住问道:“嗑药在大赛中不犯规?”

“他喝的是黄金一号,是我军研究所专门为特种兵研制的药物,并不算犯规。而且,规则中并没有说不能使用药物和任何激素。”

回答6逸的不是龙武,而是台下的一个药物学家。

我草你奶奶,这是什么狗屁规定,竟然还可以在比赛中嗑药,真是信了邪,陡然,6逸想到了什么,伸手从兜里也掏出一个小玻璃瓶,对龙九笑道:“不仅你有药,我也有。”

草,他怎么会有?

台下的秦纵横气得差点吐血。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