酆都是山城市下面的一个下县城。

6逸一行人从江州坐高铁到达山城,然后从山城转道。他们到达山城的后,与李天龙安排的人会合。

李天龙安排的是两个退伍的特种兵,他们是双胞胎,年级二十七八,一个叫小五,一个叫小六,这两个人都是山城人,水性很好,因为考虑到6逸找的是水下之城,所以李天龙就特意安排了这对兄弟。

6逸他们在山城转乘长途汽车。

山城钟灵秀,四面都是高大的山脉,小光从来没有见过上千米的高山,他坐在汽车靠窗的位置,兴奋地不得了。

“哥,那个山那么高,你说上面会不会有神仙?”小光兴奋的问6逸。

“不会有神仙,估计连活人都没有。”6逸好笑,几千米的高山,上去都难,交通不便,就算是神仙,也会感觉不方便啊。

“那你说上面会不会有道观或者是寺庙?西游记里的那个道观和寺庙不都是在山上么?”

小光满脸好奇。

小五笑道:“小兄弟,你是第一次来山城吧,我给你说啊,我们这边的山都是那么高,不是每座山上面都有道观或寺庙,因为寺庙要是建在山顶的话,会给上香的人带来不便,像有些年纪大的,根本就没力气爬上去。”

“说的好像是这么个理。”小光老气横秋的说。

老瞎子闭目养神,好像睡着了。

小光继续趴在窗子边上看风景。

这个时候,6逸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他身旁上的一个中年男人身上,那男人身材很瘦小,手里拿着一本皱巴巴《五行命相学》,书本遮住了他半边脸,一双小眼睛鬼鬼祟祟地打量着车内的人,等到确定没有异常的时候,他才把视线收回,盯在那本书上。

6逸望着窗外,眼神有些冷,本来他以为紫禁城一战,会彻底解决掉秦家,可是秦若白跑了,这让他很郁闷。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秦若白这小子很不简单。

只有解决了秦若白,才好解决秦纵横。

“哥哥,我困了,我先睡会儿,到了酆都叫我啊。”小光突然说,他毕竟是个小孩子,困得快。

听到“酆都”两个字,旁边拿着旧书的瘦小男人抬起了头,当看到6逸的瞬间,他拿开了书,赤-裸裸的盯着6逸,眼神火-热,就像是多年连母猪都没见过的单身汉突然见到一个花姑娘似的。

6逸察觉到了男人的眼神,也不做声。

6逸不做声,男人也不做声,过了半个钟头,终于,男人忍不住了,开口对6逸说道:“兄弟,你不简单啊。”

“怎么说?”6逸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

“古人常说,相由心生,我恰好懂点面相,出门相识便是缘分,在这里我不妨给你说一说,兄弟,你要是信我,我就说,你要是不信,我就不开这个口。”男人一本正经的说,使原本看起来有些苍老的脸上多了几条抬头纹。

“说说看。”6逸非常平静,对于命理风水之说,他一直都很相信,何况还有老瞎子这么一个天机神算,他之所以愿意跟这个男人搭腔,无非就是路上无聊,找个说闲话的人而已。

“要说命理风水学,那可是博大精深,从古至今,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都信这个。我呢,从小都对这个感兴趣,可惜啊,穷山恶水哪有什么厉害的先生,我不甘心,一心想学,终于,在我十五岁那年,在青城山遇到了一个老道士,他愿意教我。”

男人侃侃而谈,眉飞色舞,唾沫四溅,继续说道:“我这个师父啊,他很厉害,对命理风水非常精通,我手里这本《五行命相学》就是他送给我的。”

男人拿着手里的书,朝6逸得意的晃了晃。

“你会看相?”6逸问。

“略知一二。”

“那好,你给我看看。”6逸笑道。

“看相,是一个很严肃的事,如果一个人尖嘴猴腮,你就说他是小人,或者是一个人耳大贴面你就说他是富贵之命,这都是江湖术士骗人的把戏。”男人见6逸频频点头,又说道:“要是兄弟遇到他们那些人,他们一定会说你长命百岁,富贵非凡,可我是一个实在人,不会那么说。”

“是吗?”6逸嘴角有着淡淡的笑意。

“兄弟,我给你说啊,你命格不凡。”那人突然压低了声音,把脑袋伸到6逸面前,神秘兮兮地说道:“我看你的五官,分开看毫无非凡之处,但是组合在一起,就非常不得了,你的命相是传说中的紫薇命格。紫薇命格你知道么?”

嚯。

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的老瞎子突然坐直了身子,抬头看了一眼跟6逸说话的人,当看到那人面孔后,老瞎子面色变得古怪起来,继而又重新靠在了座椅上。

坐在老瞎子旁边的小六背脊出了一身冷汗,刚才老瞎子坐直身子的瞬间,他分明感觉到一股森然的杀机。

6逸问道:“紫微命格?这么说,岂不是还有小燕子命格,尔康命格?”

“不不不,兄弟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说的紫薇并非电视剧里面的那个紫薇,而是天上的紫微星。”男人指了指头顶,接着说道:“紫薇命格也有很多,但这东西不能说透,说透了就是泄露了天机,我要遭劫的。对了,你知道紫微命格有哪些人么?”

6逸摇摇头。

男人认真道:“汉高祖刘邦、光武帝刘秀、唐太宗李世民、周世宗柴荣、宋太祖赵匡胤、成吉思汗、朱元璋、爱新觉罗·玄烨,以及开国太祖,都是紫微命格。”

“这么厉害?”6逸吃了一惊。

“可不是嘛,所以说啊,兄弟你将来是有大成就的人啊。”男人小声说。

6逸心里好笑,说道:“我这次出来呢,就有人告诉我说,我会遇到贵人,我估计说的就是你,我身上带的钱也不多,就两万,你别嫌少。”

男人眼睛一亮,眉开眼笑,那叫一个激动。

6逸在兜里翻了翻,最终掏出一张十元钱的纸币,递给那人,歉意道:“不好意思,零钱就这么点,真对不住。”

卧槽!

男人傻眼了。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