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了!

听到秦纵横的话,6逸心里乐开了花,他非常了解秦若白,别看秦若白心机非常深,但是也非常容易暴怒,特备是来自秦纵横的藐视。

他知道,秦若白要爆了。

果然,在听到秦纵横的话后,秦若白身上瞬间爆出强大的杀气,眸子里的火焰燃烧了起来,盯着秦纵横道:“秦纵横,你不是想知道我在紫禁城长了多少能耐吗,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完,秦若白拔腿朝秦纵横跑了过去。

他的度极快。

快的就像一阵风似的,一下就出现在秦纵横的面前,然后一巴掌拍向秦纵横的胸口。

哼!

秦纵横大也怒了,在他看来,秦若白用这样的招式完全是在藐视他。

轰!

秦纵横一拳砸向秦若白的手掌。

轰。

在拳头快要接接近秦若白手掌的时候,秦纵横手掌的力量猛然加大,他准备用强横的力量击断秦若白的手掌,只有这样,他的怒火才能稍微缓解。

嚯。

就在秦纵横的拳头快要砸在秦若白手掌上的时候,只见秦若白的手掌突然微微下沉,绕过秦纵横的拳头,一掌印在秦纵横左边的肩膀上。

啪!

手掌排实,秦纵横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一脸震惊的看着秦若白:“你刚才用的什么招式?”

“你不是想知道我在紫禁城学到了什么东西么,这就是我在紫禁城学到的。”秦若白说着,身子又动了。

砰!

秦若白快出现在秦纵横面前,一拳轰出,夹带着风雷之声。

气势排山倒海。

秦纵横脸色凝重,他已经察觉秦若白的招式很古怪,不敢跟秦若白硬碰硬,便使用敏捷的身法,避开了秦若白的拳头,可是,秦若白也在这一刻提了,欺身而上。

他不想给秦纵横喘息的机会。

幸好,秦纵横的师父是南山子,南山子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度,秦纵横显然是获得了南山子的传承,一个滑步,拉开了与秦若白的距离,然后,从侧面一脚踢向秦若白。

嚯。

秦若白往后退开,躲开了秦纵横的脚。

秦纵横一脚落空,脚尖刚刚落地,秦若白又冲了上来,对着秦纵横的脚腕一拳砸了下去。

砰!

秦纵横顺势一脚踢了起来。

秦若白冷冷一笑,拿开了拳头。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身闷响,秦纵横只感觉腹部一痛,踉跄着往后退了好几部,才将喉咙里的鲜血给压了下去。

怎么回事?

他明明攻击的是我的脚腕,为什么拳头又突然出现在我的腹部?

秦若白的手臂就像突然拉长了似的。

怎么回事?

秦纵横惊疑不定,皱起了眉头。

看到他这个样子,秦若白嘴角出现了笑容,他并没有给秦纵横思考的时间,紧跟着,右手抡起拳头朝秦纵横的脸上砸去,左手同时一掌拍向秦天的胸口。

秦纵横身子往后退,躲开了秦若白的拳头,然后身子一侧,避开了秦若白的手掌。

可是,秦若白并没有因此放弃,身子微微有倾,左手整条手臂往前伸,就像是没有骨头似的,竟然出现在秦天的背心,狠狠一掌拍了过去。

啪!

秦纵横身法虽快,但依然被拍了一巴掌。

还好,他躲得够及时,伤的并不重。

秦纵横站稳身子,看着秦若白,问道:“你这是什么功夫?”

他是真的震惊了。

他自以为自己很了解秦若白,对秦若白的身手也有个大概了解,可是只等今天动手之后,他才震惊的现,秦若白比他想象的更要可怕。

可也正因为这样,秦纵横心里的杀机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不杀秦若白,他永远睡不着觉。

秦若白默不作声,懒得理秦纵横,眼睛死死盯着秦纵横,眼里的杀意越来越浓烈。

“秦纵横,你也不要藏着掖着了,我知道你还有底牌没有使出来,快点使出来吧,不然的话,我现在就送你去阎王殿报到。”秦若白狂妄道。

秦纵横眉毛一扬,身上的气息突然攀升,一瞬间,他就出现在秦若白的面前,一拳轰了出去。

轰。

顿时,漫天都是秦纵横的拳影,至少有几百个拳影,砸向秦若白,根本就分不清哪只拳头是拳影,哪只拳头是真实的拳头。

秦纵横终于使用了底牌。

秦若白瞳孔一缩,身子猛往后退,可是秦纵横追了上去,拳头砸中了秦若白的胸口。

砰!

秦若白像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去,直接砸在秦老爷子遗体的面前。

噗。

秦若白当场吐出一口血。

抬头,看了一眼躺在鲜花翠柏丛中的秦老爷子,秦若白冷冷道:“老东西,看到了吧,这就是你挑选的继承人,趁你尸骨未寒,他就想杀我,既然如此,你在下面也别怨我不留请。”

啪!

秦若白一掌拍在地上,身子一下就站直了。

轰!

就在这个时候,天象突然出手了。

他快朝秦天掠了过去。

划。

他出手就是一刀,从后面斩向秦纵横的后颈。

轰!

秦纵横猛然转身,身子一侧,躲开天象的刀锋,紧跟着快一步跨出,轰然一拳砸在天象的胸口上。

噗。

天象被击飞出去。

趁天象身子还在半空的时候,秦纵横度极快的追了上去,对着下坠的天象再次一拳砸上去,击中天象的脊椎。

咔擦!

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传遍整个大厅。

唉!

战天行叹了一声,天象废了。

6逸嘴角的笑容更浓了,他就喜欢看到这样的场景,只有打的越狠,下手越重,秦家两兄弟的矛盾才会更深,冲突爆的时候才会更有力。

哐当!

天象重重砸在了地上,身子不停的抽出,嘴角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废了。

战天行摇头。

天象的身手其实并没有这么弱,只是他以前被战天行斩掉了一条手臂,所以身手打了折扣,加上他刚才偷袭秦纵横的时候,秦纵横正在爆状态,所以下场才这么凄惨。

天象现在的状态,就算不死,下半辈子也只能躺在床上度日了,看到他的样子,秦若白眼睛红了。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