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老爷子自杀,毫无征兆,这个消息就像是一颗原子弹爆炸,震动里整个燕京城,有人高兴,有人忧虑,有人害怕,但更多人是惶惶不安。

龙王不死营。

龙王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震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难以置信。

看到龙王时态,6无双问道:“出了什么事?”

“秦安自杀了。”

什么!

龙王眸子一凝,问道:“消息准确吗?”

“百分百准确。”

龙王惊讶,没想到一号长出手竟然这么有力,只见了一面,秦老爷子竟然就自杀了

龙王重新坐下,叹气道:“没想啊,我以为一号长还是会用他一贯的方法,循序渐进,然后慢慢图谋,没想到这次竟然这么直接,直接逼得秦安自尽了。”

“一号长已经不是以前的一号长了,他用了这么多年准备,现在时机合适了,他自然会用雷霆手段,强势打压家族势力。”6无双说。

老瞎子喝了一口茶,笑道:“其实,一号长本来并没有打算这么快动手,而是秦老东西在江州体育馆安置的炸弹被找出来之后,才让一号长下定决定。”

老瞎子笑道:“老龙,你不知道,秦老东西够狠啊,他在江州体育馆里面安装了十吨炸弹,幸好被小兔崽子他们找了出来,不然的话,体育管内十几万人都要死翘翘。”

“难怪一号长出手这么凌厉,原来是秦安那个老东西自己找死啊。”龙王笑道:“秦安一死,秦纵横和秦若白两兄弟肯定会争个你死我活,等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再来收拾他们。”

“你想的太好了,毋庸置疑,秦家两兄弟肯定会争斗,但是短时间内,不一定会两败俱伤。”老瞎子忧虑道:“你们别忘了,秦家除了双雄之外,还有一只虎呢。”

嗯?

龙王眸子一凝,盯着老瞎子道:“你是说秦天会回来?”

“秦老东西死了,现在是秦家最危难的时刻,秦天如果再不回来,秦家大厦顷刻间就会倒下。”老瞎子说的没错,如果现在没人镇得住秦纵横和秦若白这对兄弟,任凭他们两兄弟争斗,庞大的秦家肯定会倒下。

说到这里,老瞎子侧头看着6无双道:“无双,你要小心点,秦天这家伙不简单,当年离开燕京的时候就很猛,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会猛到什么程度。”

“无所谓。”6无双淡淡道:“一个厨子而已,能厉害到哪里去,当年能吊打他,现在依然能。”

6逸听到这话,一阵无语。

不过他心里对秦天非常好奇,能生出秦纵横和秦若白这样的儿子,那老子一定很不简单吧!

紧跟着,龙王对战天行说:“天行,这段时间把不死营所有队员集中一下,没有任务的时候就呆在基地待命,包括龙魂小队的人,也给我叫回来。不听话的就地革职,执行军法。”

“是!”

战天行应了一声。

6逸心里凛然,看来,龙王是准备给秦纵横压力了。也是,反正现在秦老爷子已经死了,给秦纵横施压也没什么,毕竟,落水狗不打白不打。

……

诸葛家。

诸葛老爷子今天心情不好,因为他请的杀手都没有干掉6逸,反而管家还暴露了,一大早起来,他在外面溜达了几圈,呼吸新鲜空气,回家后又拿着水壶浇花。

突然,一个中年人走进了院子。

“老爷。”

中年人躬身行礼。

诸葛老爷子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问道:“小黄,你来了。”

“嗯。”中年人看这诸葛老爷子,脸色严肃道:“老爷,秦老爷子死了。”

“你说什么?”诸葛老爷子猛然转头,盯着中年人道。

“秦老爷子死了。在3o1医院服毒自尽。”

啪!

诸葛老爷子手里的水壶掉在了地上,一脸呆滞,嘴里喃喃道:“老秦竟然死了,他死了,他为什么要服毒?”

“听说秦老爷子服毒之前,一号长去看望了他,而且,秦家的管家也被警卫局的人带走了。”中年人说。

诸葛老爷子的脸色刷的白了,一脸惊恐,额头渗出了冷汗,他已经明白了,一号长是对家族势力开始动手了。

过了好一阵,诸葛老爷子的脸色才恢复正常,从地上拾起水壶,一边浇花,一边冷笑道:“哼,他以为凭他一己之力就能打压家族势力,可笑。”

……

燕京。

某处高档会所里。

一个大腹便便,头上顶着地中海的中年男人正在玩乐,他的左右两边各依偎着两个年轻的美女,都是胸大脸好看的那种。中年男人左手放在美女高耸的胸脯上,右手则在另一个美女白嫩的大腿上摩擦。

两个美女一个帮他按摩,另一个在用香唇给他喂酒。

哐当!

房门开里,一个秘书模样的人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惊慌道:“贺局,不好了,出大事了。”

中年男人脸一沉,不悦道:“小张,我给你说过多少回了,做事不要毛毛躁躁的,你怎么就是不听?要不是看在你叔叔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你换了。”

“对不起贺局,这次真的出大事了。”小张擦着额头的汗水。

“出了什么事?”

中年男人这才问。

“贺局,秦家老爷子死了,就在刚刚,在医院服毒自尽了。”

什么!

中年男人吓得从沙上一跃而起,满脸惊慌的问秘书:“你别瞎说,老爷子好好的,怎么会自尽吗?”

“贺局,我真的没有瞎说,是真的。听说秦老爷子自尽之前,一号长去医院去看过他,让人奇怪的是,秦家的管家也不见了。”

听到秘书这话,中年男人更加惊慌,急道:“马上回去,马上回去。”

说完就要走,可是,他的一只手被一个美女拉住了,美女娇滴滴的看着中年男人,说道:“干爹,今天不陪我吗?”

“都捅破天了,哪还有时间陪你,好女儿,晚上洗白白了在家里等我,我争取早点回来。”中年男人狠狠捏里一把女人的胸部,然后转身离开包间。

于此同时,刚到金陵的秦纵横也接到了电话。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