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6逸直接一步落在地面上,浑身散着滔天的杀气。

他想杀了秦纵横。

“制怒!”

突然,一个猛喝从天而降,在6逸耳边炸响。

6逸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眼里的猩红瞬间消失,恢复了平静,转过头,看着6无双,艰难的开口道:“师父——”

“每临大事有静气。要制怒。”6无双看了6逸一眼,道:“跟我走!”

“去哪?”

6无双不语,转身就走。

6逸跟了上去。

秋圆水月担心6逸,也跟了上去。

6无双带着6逸和秋圆水月,离开体育馆,来到了距离体育馆三百米地一处公园里。

这个时候,公园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6逸疑惑,不知道6无双带他来这里干什么?

突然,走在前面的6无双停下了脚步,看着树林深处,淡淡的开口道:“既然来了,就不要躲躲藏藏了,出来吧!”

“哈哈哈。”

树林里传来一个声音洪亮的笑声。

笑声之中,夹杂着一股肃杀之气。

6逸眉毛一扬,盯着树林深处,如临大敌,秋圆水月也是一样,不自觉的握紧了秋水无痕剑。

很快,一道人影从树林深处走了出来。那是一个中年男人,看年纪也就在四五十岁左右,国字脸,鹰钩鼻,他穿着一身青衫,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朝这边走了过来。

他的步伐看起来很慢,但是一步迈出,瞬间就到了6无双对面。

6逸瞳孔紧缩。

高手。

决定高手。

同时,6逸心里还有一个疑问:“他是什么人?”

“6无双,天下无双,你可真让我好找。”中年男人开口,语气中夹带着一丝不满,还有高傲。

那股高傲与生俱来。

“我还以为你不敢应战呢。”

中年男人眉毛一挑:冷笑道:“我东方无心什么时候怯战过?别说你只是天榜第九,就算是天榜前五那就怎样,难道真的还比我这个天榜第三还要厉害?”

什么,天榜!

6逸震惊的无以复加。

也就是说,这个叫东方无心的中年男人来自古武界,而且是天榜第三的高手。不过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还是6无双挑战的他,6逸不禁看向了6无双。

6逸很担心。

虽然他知道,他师父自从出道以来,几乎一直就是无敌,可是今天的状况不同了,他师父的对手是来自古武界的级高手,能不能赢,还真是未知数。

“师父——”

6逸忍不住开口。

6无双摆了摆衣袖,示意6逸不要开口。

6逸闭嘴不出声。

东方无心看到这一幕,不屑道:“怎么,还带了两个小帮手,不是我说,这两个小帮手根本就上不了台面,6无双,既然是你挑战我,那就动手吧,让我见识一下,天下无双是不是浪得虚名?”

“是秦安请你出山的?”

6无双突然问。

此话一出,6逸顿时盯住了东方无心。

难道,这个家伙跟秦家还有关联?

东方无心笑道:“是谁请我出来了都无所谓了,我这次出来的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你。如果你怕死的话,带上你身后两个小帮手一起上,也是可以的。”

“不用。杀你,一人足矣!”

6无双懒得废话,拔出了背后帝剑赤霄。

6逸注意到,6无双拔剑的度很慢,并不是直接让长剑出鞘,由此说明,这一战6无双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不然的话,在拔剑的时候,6无双就会动手。

“师父——”

6逸刚开口,就听6无双说道:“退后!”

6逸和秋圆水月退后了二十米。

6无双手持帝剑赤霄,轻声说道:“今日一战,是我自出道以来挑战的最厉害的高手,小逸,水月,你们好好看着,相信对你们会所有帮助。”

哼!

东方无心一声冷哼:“狂妄!”

6无双的举动让东方无心生气,他没想到,6无双竟然是想借着挑战他的机会,让6逸他们领悟,以作突破。

呛!

一道银光亮起,东方无心的手心也出现了一柄剑。

那是一柄奇怪的剑。

剑身非常细,只有小拇指那么粗,呈圆柱形,只有在剑尖,才有锋芒。

东方无心拔剑横在胸前,盯着剑身,说道:“此剑名曰无心,是百年寒铁所铸,吹毛断,剑锋三尺三,净重六斤四两。跟随我到今天,整整四十年。”

呛!

一声龙吟,剑气冲霄。

6无双手中的长剑一划,说:“此剑赤霄,跟随我三十年整,华夏十大名剑之一。”

“好剑。”

东方无心夸赞了一声,然后收回目光,盯着自己的剑,轻飘飘地说了一个字。

“请!”

说话的时候,东方无心并没有去看6无双,他没看6无双的表情,别看6无双手里的剑,更没有去看6无双的眼睛。

这是剑法的大忌。

高手相争,正如两军决战,只有知彼知己,才能百战百胜。

所以,对方每一个轻微的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表情,甚至每一次呼吸,都应该观察得仔仔细细,连一点都不能错过。

特别是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的高手。

更是要小心翼翼,十万分对待,因为胜负往往只是在一线之间。

东方无心在古武界不仅是天榜第三的高手,更是用剑的高手,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这种错误,按常理根本就不会在他身上出现。

6无双目光锐利如剑锋,深深看了东方无心一眼,索然无味道:“你输了!”

东方无心又说了一遍:“请!”

“你输了!”

“还没开始,怎么会输?”东方无心淡淡一笑,身子猛然蹿了出去,度极快,眨眼之间,就出现在6无双的面前。

银光一闪,剑锋已经到了6无双的咽喉

好快的剑!

好快的出手!

6逸和秋圆水月眼里都出现了惊骇。特别是秋圆水月,她从小就练剑,对剑道领悟很深,所以心里更加惊骇,因为她现,东方无心出剑的度,连她的师父都做不到。

他是怎么做到的?

秋圆水月额头冒出了细密的冷汗。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