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管家一愣。

“老爷,您要给少爷打电话?”

秦老爷子点了点头,道:“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跟纵横通话了。”

咯噔。

老管家心里一跳,担忧地看了秦老爷子一眼,默默地把手机递给了秦老爷子。

秦老爷子拨通了秦纵横电话。

秦纵横正在看演唱会,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只见来电显示是秦老爷子,秦纵横的眉头皱了起来。

“谁的电话?”龙一问。

“老东西打来的。”秦纵横犹豫了一下,说:“我出去接个电话。”

秦纵横起身,离开了体育馆,只等走到外面,才按下接听键:“爷爷——”

“纵横,你在哪啊?”秦老爷子问。

“我在江州,在看演唱会。”

“嗯,年轻人嘛,就是要多点娱乐,好好观看,可惜爷爷身体有病,不能亲自陪你看演唱会,对不起啊。”秦老爷子充满歉意地说。

秦纵横心里冷笑,假惺惺,都放弃我了,还说的冠冕堂皇,真是不要脸。

不过秦纵横并不想插穿秦老爷子,而是关心的说道:“爷爷,您要保重身体,等我回燕京了,就来医院看您。”

“嗯。纵横,见到清思了吗?”

“见到了。”

“清思什么态度?”秦老爷子问。

“清思态度比较好。”

“哦。”秦老爷子也知道秦纵横在撒谎,淡淡哦了一声,又说道:“江州是6逸的大本营,纵横你要小心点,千万不能大意,要随时堤防6逸。”

“我明白。”

秦老爷子沉默了一下,继而声音低沉道:“纵横,这么多年来,爷爷为了家,对不起你,做过很多伤害你的事,希望看在爷爷时日不多的份上,你能原谅爷爷。以后的日子,你自己要努力,若白那边我会告诉他,让他不要再跟你争斗了,等我走了,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若白两个人,你们两兄弟要同心,兄弟同心,齐力断金,记住爷爷的话。”

“嗯。”

秦纵横根本就没听进秦老爷子的话,因为从得知秦老爷子放弃他的时候,秦纵横就对秦老爷子彻底失去了信任,他现在宁愿信任外人,也不愿信任秦老爷子。

这个老东西太狡诈了,根本不知道哪句是真话,还是假话。

“那就这样,我先挂了。”

秦老爷子挂断了电话。

咳咳——

刚挂断电话,秦老爷子连续一阵咳嗽,嘴角出现了血丝。

“老爷,我叫医生——”老管家说着,准备去按床头上的呼叫器。

“不用。”

秦老爷子制止了老管家,然后又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这个电话他是打给秦若白的。

电话刚接通,秦老爷子还没开口,电话里面就传来秦若白冷淡的声音:“找我干什么?”

一句话,把秦老爷子想说的话全部堵在了嘴里。

“若白,爷爷给你打这个电话,是因为我的时日不多了,我希望你能放下过去的种种仇恨,和纵横和平相处,常言道,兄弟同心,齐力断金,爷爷真不希望我走了之后,你和纵横兄弟相残。”

“说完了?说完了我就挂了。”

秦老爷子差点被气得吐血:“等等——”

“你还要说什么?”秦若白语气冷漠。

“若白,爷爷自知,这么多年对不起你,希望你能原谅我……”

秦老爷子的话没说完,就被秦若白抢了过去,秦若白冷哼道:“你也知道对不起我啊,既然知道对不起我,你还有脸要我原谅你。你上次离开紫禁城的时候,我给你说了什么,我要你帮我把那批货看住,我要你把我女人看住,你倒好,一点用都没有,我现在都怀疑是不是你把消息透露给了秦纵横。”

“我没有——”

“不是你,呵呵,如果不是你,为什么你刚从紫禁城出来,我的那批货就被秦纵横的人找到了,为什么我的女人被战天行带走了?秦安,我不想听你解释,如果你真的心怀愧疚的话,自己多反省一下吧!”

啪!

秦若白直接挂断了电话。

“咳咳咳——”

秦老爷子剧烈的咳嗽,差点没缓过气。

老管家忙拍的秦老爷子的后背,过了好一阵,秦老爷子才缓过气,无比失望道:“若白终究是不肯原谅我啊。”

“老爷,别想多了。”

“看来我想让纵横若白化解仇恨是不可能了。”想到这里,秦老爷子犹豫了一阵,颤颤巍巍地在手机上按下了一长串号码,按下了接听键。

嘟嘟嘟。

电话响了好几声,终于,那边有人接通了。

“找我干什么?我在炒菜呢。”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秦老爷子再也控制不出,气得一口血喷了出来。

“老爷——”

管家惊呼,想呼叫医生,却见秦老爷子摆了摆手。

秦老爷子把嘴里的血咽了回去,对着电话说道:“秦天,我的日子不多了,我死了你可以回来了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

过了好一阵,里面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老而不死是为贼,你活了这么多年,是该死了。”

“我死了你回来吧?”

“那得看心情。”

秦老爷子道:“纵横和若白两兄弟现在势如水火,有我在还勉强能镇得住他们,我怕我死了他们会立刻自相残杀。秦天,自从这两个孩子出生后,你就没有养过他们,教育过他们,我希望,我死后你能肩负起一个父亲的责任。”

“父亲的责任?”电话里传来一阵冷笑:“你跟我谈父亲的责任,你不就得可笑吗?当年要不是你,我会离开秦家,离开燕京?在外面漂泊这么多年?这一切,都是你这个父亲逼的。现在你竟然跟我谈父亲的责任,哈哈,可笑。”

秦老爷子语气低沉:“我承认,是我对不起你,但是秦天,不管怎么说,纵横和若白始终是你的骨肉,你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兄弟俩自相残杀吧,我希望你能回燕京,也许看在你的面子上,他们兄弟俩还能忍一忍。”

“行了,我知道了,等你死了再说吧!”

说完,秦天就挂断了电话。

噗。

这边,秦老爷子终于控制不住,嘴里不停地往外喷血。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