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开锁匠说到监狱的时候,6逸就想到了李鸿儒。

也许,李鸿儒能打开那道铁门。

殊不知,电话那头,战天行开骂了。

“草,你要李鸿儒,你找那个妖孽干什么?”战天行问。

6逸说:“我这边遇到了一点麻烦,想请李鸿儒帮帮忙。”

“这小子是个变态,一旦出了秦城监狱,天知道他会不会跑掉?他要是跑掉了,那就麻烦了。”战天行担心道。当年抓捕李鸿儒的时候,可是耗费了巨大的人力财力。

6逸笑道:“战神你就放心吧,只要他能到江州,我就不会让他跑掉。”

“对了,我还没问你,你从哪里知道李鸿儒的?”战天行问。

“我今天去了潘教授的家里。曹市长也在。”

6逸一句话,就让战天行彻底明白了。

“战神,赶紧帮忙,我这边等着李鸿儒帮忙呢。”6逸催促道。

“6逸,这件事我估计帮不上你的忙。”战天行声音变得严肃起来,说:“李鸿儒当年犯的事虽然不是什么杀人放火,但是一次又一次,搞得上面不厌其烦,所以当时把李鸿儒关进秦城监狱的时候放了话,任何人都不得擅自让李鸿儒离开秦城监狱。”

“还有这事?”

6逸皱起了眉头,难道找一个犯人帮忙,还要他亲自给一号长打电话?

“不过6逸你别着急,我马上去见龙王,也许长有办法,二十分钟我给你回电话。”战天行说。

“好!”

挂断电话,回到原地,李天龙问6逸:“情况怎么样?”

“等电话。”

6逸挥手,让开锁匠离开,这才问赵信:“赵兄,你觉得唐海燕会躲在哪里?”

“我觉得他就在附近。”

赵信坦诚道。

“哦?”6逸有些惊异。

赵信笑道:“我了解唐海燕,他是一个自信狂妄的人,唐家遭遇灭顶之灾,他应该不会离开,何况唐老爷子还没跑路。还有,他一直喜欢铤而走险,唐海燕极有可能还在附近。”

赵信的猜测与6逸的想法不谋而合。

6逸点头:“是啊,我也觉得死燕子不会跑得太远,可是,他究竟在哪里呢?”

“也许就在那扇铁门后面呢。”李天龙说。

6逸紧皱眉头。

就在刚才给战天行打电话的时候,他忽然现,那扇铁门也许藏不住人。

因为那个藏宝室是在地下三十米的地方,那里空气稀薄,在下面待一会儿还可以,但要长期呆在下面,呼吸不到新鲜空气,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最关键的是那扇铁门太封闭了,呆在那么严实的铁门后面,呼吸更是问题。

“妈的,死燕子还真会藏。”

6逸骂了一句。

“奇怪,都这个季节了,荷花还绽放的这么艳丽,这唐家有点意思啊。”赵信忽然盯着池塘中间一朵盛开的荷花说道。

顿时,6逸和李天龙也看向了那朵荷花。

荷花很大,比常见的荷花大了一倍不止。

“是有点奇怪,按理说,荷花早就凋零了。”李天龙也觉得奇怪。现在都快九月了,按理说,荷花应该早就凋零。只是那朵荷花,缺绽放的非常艳丽。

6逸眸光死死地盯着荷花,问赵信和李天龙:“是不是稀有品种?”

“不会。”

赵信很肯定地说:“我爷爷就是个荷花迷,他移栽了很多稀奇古怪的荷花,唯独没有这个季节开花的荷花,待会儿我把这株荷花弄回去,让老爷子瞅瞅。”

“可惜了,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长在唐家,还绽放的这么艳丽,真是难为它了。”

嗯?

李天龙随口一说,却让6逸警惕起来。

6逸的眼神紧紧盯着荷花,突然,他的眼里两点金星流转,在悄然之间,他开启了天眼通,犀利的目光直接盯在了荷花上面,一瞬间,他就笑了起来。

顺着花枝,他的目光往下移了移。

咦?

6逸嘴里突然出了一声惊咦。

“怎么呢?”李天龙问。

6逸收回目光,笑道:“那朵荷花是假的。”

“假的?”赵信满脸意外。

李天龙也说:“不会吧,那朵荷花跟真的就没什么区别,怎么会是假的呢?再说了,谁没事会去做一株假花呢?还把它移栽到了池塘中央。”

“这株荷花本来就是假的,只是从外形看,非常逼真,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株荷花本来是放在室内作为观赏用的,只是出现了突然状况,所以他才会出现在池塘中。”

“突状况?什么突状况?”赵信问。

李天龙看了赵信一眼:“你说今天能有什么突状况?”

“难道是——”

赵信目光一缩。

“在这个季节,有这么艳丽的花,的确罕见,赵兄,龙哥,你们把眼睛睁大了,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6逸笑着说完,弯腰从地上抓起一把碎土,然后手腕猛然用劲。

噗!

碎土准确的落在了荷花花瓣上。

一点变化都没有。

赵信笑道:“6兄,这就是你让我门看得奇迹?”

“别着急,等等就好了。”

6逸笑眯眯地说。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十秒。

二十秒。

三十秒。

三十五秒。

哗啦啦。

突然,池塘中央的荷花像边上一倒,然后只见一个黑乎乎的脑袋从水里面冒了起来,冲着6逸破口大骂:“6逸,我草你妈,竟然用阴招坑我。”

砰!

说话的同时,枪声陡然响起。

哼!

6逸一声冷哼,手一伸,顺势将子弹抓在了手里,然后盯着池塘中央的那个人,笑道:“死燕子,你的智商让我很意外啊,我以为你会躲在其他地方,没想到你竟然会躲在水里面。”

李天龙和赵信也看清了,那个人的确是唐海燕。

唐海燕所站立的地方水不深,当唐海燕整个人站立之后,水只到他的腰部。

“靠,他竟然躲在睡里。”

“妈的,差点让他跑了。”看到唐海燕,李天龙嘴角出现了冷笑。

6逸对唐海燕勾了勾手指,笑道:“死燕子,你是自己过来,还是我拉你过你?”

“不用你拉。”

唐海燕说着,直接朝这边游了过来。

他刚到了池塘边缘,6逸猛然出手,一把揪住唐海燕的头,手臂猛然用力,将唐海燕甩了出去,砸在了地上。

李天龙跟着拔出枪,对住了唐海燕的脑袋,森然道:“唐海燕,你的死期到了!”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