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在潘教授和李老师的盛情邀请下,6逸他们来到了江州大学。

潘教授是中科院的院士,曾经还是江州大学的校长,李老师也是江州大学的教授,他们退休以后,一直住在学校当年给他们分配的家属院中。

家属院很老旧,当走进门,曹市长的脸就垮了。

房子不足七十平米,家里到处堆放的都是资料,连书房都是由阳台改造的,堆不下的资料就放在茶叶盒跟月饼盒里,当然,房间打扫的非常干净。

6逸也是一愣,潘教授是华夏当之无愧的科学泰斗,其研究成功的经济价值早已高达千亿,然而却跟李老师蜗居在这栋老房子里,这让人有点不可思议。

他看了曹市长一眼,只见曹市长黑着脸,显然,曹市长心里很不舒服。

进屋之后,潘教授就系上了围裙,钻进厨房忙活去了。

李老师则在客厅陪着大家聊天。

曹市长开口就问:“李老师,您和潘教授每月工资不少吧?”

李老师笑着点头:“嗯,我和老潘两人加起来一万有余。”

一万多?

曹市长的脸更黑了。

现在一个知名大学教授的工资都不止这点,可潘教授和李老师两个人合计在一起才一万出头,民政部门干什么去了?

李梦寒业也诧异:“李老师,现在物价涨的那么厉害,您们的工资是不是少了点?”

李老师摇头道:“以前单位上也说过,要给我们涨工资,给我们换房子,我们都没接受。”

“为什么?”

李老师笑道:“换房子干什么,能住就行。要高薪干什么,够生活就行了。我们这些人搞了一辈子的科研,目的不在钱,而是在搞新鲜的,搞创新。”

一句朴实无华的话,让6逸三人动容。

这就是老一辈科学家,无时无刻,都在想搞科研创新,而不是像现在那些所谓的科学家,一切都盯着钱看,向厚赚。潘教授和李老师这样的人,才是共和国真正的脊梁。

李老师转头,从电视台上拿过一个相册,轻轻抚摸起来,眼神极尽温柔。

“李老师,这是什么啊?”李梦寒好奇地问。

“这是我们钻石婚的时候,老潘亲手制作的相册,里面集放着我们从相识,相知,相恋这六十年时光的记忆。”李老师小心翼翼的摩挲着有些粗糙的相册,脸上有着幸福的形容。

而今白同偕老,朝朝暮暮永相濡。

这种幸福很容易感染身边的人。

李梦寒不自觉的抬头看了一眼6逸,眼里有着无限深情。

这个时候,6逸突然看到电视柜上有一张奇怪的照片。

那是一张合影。

上面有三个人,其中有两个人是潘教授和李老师,还有一个是个年轻人,看起来很年轻,只有二十出头,国字脸,脸上的笑容很灿烂。

“李老师,这张合照是?”听到6逸的话,大家都抬头去看电视柜上面的照片。

顿时,李老师脸色显得有些不平静了。

曹市长看到照片后,脸上出现了惊讶,继而快恢复了平静。

这个时候,厨房里面潘教授探出了头:“老李,来帮我洗一下青菜。”

“嗯。”

李老师忙起身。

目视李老师进了厨房,曹市长说道:“6逸,记住以后别问这张照片。”

“为什么?”

6逸不解,难道一张照片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唉。

曹市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人叫李鸿儒,跟李老师同性,他是潘老师最优秀的学生,也是个传奇人物,可惜啊,走上了歧途。”

“哦?”6逸来了兴趣:“市长,您给我讲讲呗,这个叫李鸿儒怎么传奇了?”

曹市长的眼神变得悠远,说道:“李鸿儒的智商非常高,曾经是江州大学的高材生,就是因为太聪明导致警察抓不到,所以他三番五次越狱之后开着警车到处招摇,最后被判了死刑。”

“死刑?”

李梦寒震惊。

曹市长又接着说:“本来已经是被判了死刑,但李鸿儒利用他的知识,在监狱里明了专利,获得了明博览会的金奖,又成功从死刑线上捡回了一条性命,变成了有期徒刑。”

靠,还有这样的事?

6逸惊诧极了。

唉。

曹市长又跟着叹气一声,说:“本来吧,他在监狱里呆个二十年就能出来,可是呢,李鸿儒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他闲来无事,帮监狱改良了放越狱的系统,再度减刑十年。”

6逸和李梦寒惊讶的面面相觑。

一次性减刑十年,这也太牛逼了吧?

“这个李鸿儒是个天才啊。”6逸赞叹。

“是啊,如果不是天才,他怎么可能获得一百多项明专利,其中还不乏省级一等奖和博览会金奖这种高水准的奖项。”曹市长看了厨房一眼,见李老师和潘教授还在忙活,便跟着说道:“只可惜,就是天才毁了他。”

“难道出现了什么变故?”

“他当时想搞研究,找提升实验室的设备,遭到了监狱领导的距离,一气之下,他把自己亲手制作的监狱防越狱系统给破了,成功越狱。”

草!

6逸惊的眼珠子都掉下来了。

尼玛,这哥们儿够猛啊。

曹市长无奈道:“你猜李鸿儒越狱之后干什么?”

“干了什么?”

“他并没有立刻开始亡命天涯,而是慢慢地回到老家,路上还帮邻居老奶奶拧了东西回家,然后拿了一本化学书,爬上了自家的房顶,一边抽烟一边等待。”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刺耳的警笛声就来了,十来个公安民警迅进入李鸿儒家里,开始进行搜捕。在警察一无所获离开后,这家伙才慢吞吞的掐灭了手中的烟,然后乘坐火车离开江州,到了金陵。”

“在金陵饭店门口,停放着当时全市唯一的一辆劳斯莱斯,李鸿儒看上了那辆车,观察了几天,现车主任每天早上出去,晚上回家,劳斯莱斯就一直停放在饭店门口。终于,他找准了时机,车主晚上回来的时候,李鸿儒就径直走向车主,手中拿着一把劳斯劳斯的毛坯钥匙,用自己精湛的演技骗过了车主的智商,让对方大方的把自己的车钥匙掏出来给他看,而就在那短短几秒钟内,他已经记住了车钥匙的结构,当天晚上就制作出了一把一模一样的钥匙,大摇大摆的开车劳斯劳斯去了燕京。”

曹市长就跟讲故事似的,听得6逸和李梦寒目瞪口呆。

“估计是觉得开劳斯莱斯没意思,他又在燕京一家酒店门口,现警车的防盗措施不过如此,于是果断偷了一辆警车,一路狂奔又去了南粤,这段逃亡的时间,他还交了一个女朋友,人家姑娘还是南粤大学的高材生,就这样,逍遥了三个月,终于被公安机关在大学校园里将他抓获。”

曹市长说:“这次抓捕之后的李鸿儒,开始觉得逃亡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他打算老老实实的坐几年牢,于是就把自己的犯罪经理老老实实的告诉了办案人员。”

“办案人员是不是不相信他的话?”6逸笑问。

“嗯。”曹市长继续道:“办案人员对于李鸿儒的夸张描述,表示完全不信,于是开始了暗中调查,而这一调查,就让李鸿儒在收审所里面熬了四五个月,他开始又觉得无聊了,每天他都会问工作人员,我什么时候才能被判刑?”

“到后来忍无可忍的李鸿儒,直接威胁办案人员,如果三个月你们还不审判我,我就从这个鬼地方逃跑。犯人威胁警察快点把自己判刑,反而让经办人员觉得,这个李鸿儒估计多半是疯了,对此不屑一顾。”

“可没想到,李鸿儒策反了另外两名犯人当苦力,三个人花了几天时间,用自制的工具挖通了收审所的墙壁,然后李鸿儒又轻松自制了一把监室的钥匙,三人就这么从监室逃了出来。”

曹市长看着6逸:“你猜李鸿儒这次怎么出来的?”

“怎么出来了?”

“这次,李鸿儒还是决定和以前一样,偷了一辆警车,然后大摇大摆的从收审所出去,可是在车库时不小心惊动了守卫,李鸿儒很自然的就向守卫走去,走路自信的态度成功骗过了守卫,又用精湛的演技让剩下的两个人目瞪口呆,只能留在车库里看着李鸿儒爬过收审所的大门。”

日。

6逸彻底无语。

“从收审所出来的李鸿儒,第一件事就给经办人员打了电话,告诉办案人员,他已经从他们的眼皮下又跑了,经办人员被狠狠地打了脸,却还是抓不到他。”

“那市长,他最后是怎么被抓住的?”李梦寒好奇道。

曹市长嘴角出现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最后上面派来了一队刑侦专家,经过四十九天的艰苦奋战,终于把他逮住了,你猜,是在哪里逮住他的?”

“哪里?”

“他江州的老家里。”

卧槽,这小子还真是不怕死啊。

“那现在这个李鸿儒被枪毙了吗?”6逸问。

“没有。”曹市长道:“他在秦城监狱!”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