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呢?

听到痛呼声,众人脸色大变。

“那是6神医的声音?”

李老师面色一变。

曹市长心里猛沉,他也听出了那是6逸的声音。

“6神医怎么呢?”潘教授问。

“不太清楚。”曹市长说完,率先朝病房走去,当看到李梦寒守在门口,曹市长急问:“梦寒,6逸怎么了?”

“他在疗伤。”

“疗伤?他自己给自己治病?”曹市长讶异。

李梦寒点了点头,说:“6逸身上的伤很重,他要自己治疗。”

“这不是胡闹嘛,自古以来,神医都不给自己治病,他自己给自己治疗,这行吗?”曹市长黑着脸,心里十分担心的6逸的安危,要是6逸出现意外,他也会有大麻烦。

李梦寒看了曹市长一眼,说:“市长您就放心吧,6逸既然选择那么做,他肯定更是有把握。”

“他能有什么把握——”曹市长话没说完,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忽然想到,自从认识6逸以来,好像6逸每办一件事都是有把握再出手。

难道这小子真有把握?

这个时候,潘教授和李老师也走了过来,问曹市长道:“市长,6神医怎么呢?”

“他受了很重的伤,他自己再给自己治病。”

什么!

潘教授脸色一变。

唉!

李老师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6神医是个好医生啊,为了救老潘,不顾自己的生命,在这个年代,像6神医这样的医生太难得了。”

“都怪我,要不是我这个糟老头子,6神医也不会受伤。”潘教授一脸懊悔。

李梦寒见状,忙安慰道:“潘教授,这不怪你,别说是您,就是换作其他人,6逸也会这么做的。”

潘教授看着李梦寒,问道:“这位姑娘,你是?”

“潘教授,我给您介绍一下,她是李梦寒,江州医院的副院长,也是6逸的未婚妻。”曹市长向潘教授介绍道。

潘教授一愣,看李梦寒的眼神生了变化。

年纪轻轻已经是副院长,这说明她的专业能力非常出众,加上又有6逸这层关系,潘教授对李梦寒的印象极好,笑着说道:“李院长,谢谢你和6逸,多亏了你们。”

“潘教授您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李老师一直在观察李梦寒,见李梦寒不卑不亢,气质出众,笑着赞美道:“真是一个标致的姑娘。”

李梦寒笑了笑。

啊——

猛然,病房里面又传来了6逸的痛呼。

外面的人顿时停止了说话,都盯着门口。

6逸的通呼声不绝于耳,一直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彻底停止下来,可是接下来大家更焦急了,因为屋里面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这让大家更加揪心。

“怎么没音了?”潘教授问。

曹市长更是焦急不安:“我要进去看看小6,可不能让他出了意外。”

说完,他刚要推门,却被李梦寒挡在了面前,李梦寒严肃地说道:“市长,6逸叮嘱我了,说他没叫我们进去之前,不准让任何进去。”

“可是——”

“市长,对6逸多点信心吧!”

曹市长深深看了李梦寒,头一扭,深深叹了口气。

一旁,潘教授对李老师说:“老李,你去食堂看看,看还有没有鸡汤,买点上来,带回儿给6神医补补。”

“好!”

李老师点了点下头,转身就走。

“李老,让我去吧。”曹市长忙道。

李梦寒也说道:“李老师,不用麻烦了,我带回儿让人送上来就好。”

“那怎么能行么,6神医是为了救老潘才受的伤,不管怎么说,我都得略表心意。”李老师一脸固执,说完,径直下楼。

这让李梦寒和曹市长在无奈的同时,又多了份敬佩。

老一辈人都这样,讲究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虽然只是一碗鸡汤,但却代表了潘教授和李老师的心意。看到这一幕,曹市长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个年代,老一辈人都知道知恩图报,可有一部分年轻人,却把老祖宗传下来的美德抛之脑后,忘恩负义。这是巨大的讽刺,也是时代的悲哀。

很快,李老师就打包了一大碗鸡汤上来。

随后,大家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三十分钟。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等待时间越长,大家的心里就越沉重。

就连一直云淡风轻的李老师,脸色也开始变得肃然起来。

转瞬间,三个小时过了。

“不行,我一定要进去看看6逸。”曹市长终于忍不住,站起身说道。

“可是6逸交代了——”

李梦寒刚开口,曹市长就打断她的话,说:“我不管6逸怎么交代的,现在都过去几个小时了,里面都没半点消息,无论怎么样,我要进去看一眼,万一6逸有个三长两短,我——”

李梦寒的心也沉到了谷底。

“市长,要不这样,我先进去看看?”李梦寒提议道。

“也好。你先进去看看情况。”

“嗯。”

李梦寒站起身,朝病房门口走去,突听“咯吱”一声,房门开了,6逸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戴着和煦的笑容,更神奇的是,在6逸开门的刹那,他的头顶上竟然有一层金光。

这层金光很微薄,眨眼消失。

“6逸,你怎么样了?”李梦寒一脸惊喜地问。

“好了。”6逸笑道。

刚才他才里面,自己给自己治疗,把金针绝技和太乙神针融合了,他不仅把伤治好了,同时还破釜沉舟,终于突破了九转金身决第五转的境界。

“6逸,你的伤真的好了?”曹市长惊问。

6逸点点头:“好了。”

“6神医,谢谢你,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老头子这条命今天就算是撂了。”潘教授跑过来抓住6逸的手感激道。

6逸笑道:“潘教授,您客气了,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本职工作,您要是感谢的话,应该感谢曹市长,要不是曹市长给我打电话,我也不知道您生病住院了。”

“是是,市长我也要感谢。这样,6神医,市长,今天你们都到我家里去,我给你们做大餐。”潘教授开心的说。

“这——”

6逸和曹市长面面相觑。

七八十岁的人,还能做饭吗?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