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什么意思?是个地方吗?”

陆逸满脸疑惑。

就在这时,他注意到,孙大福的表情却是出现巨大的变化。

刷——

陆逸大步迈出,眨眼间来到孙大福身边,“告诉我,隋是什么地方?”

“不……不知道,你别问我!”孙大福连连摇头。

“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说不说很重要吗?百万里以外的世界,对于我们来说太遥远,知道那么多做什么。”孙大福嘟囔道。

陆逸倒也没有在意,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很对,一劫地仙在这个世界中,是最弱的修炼者,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你倒是看的很开嘛。”孙大福略显惊讶。

“不要废话了,这里快要塌了,跟在我身后不要离开半步。”陆逸指着头顶上快要坍塌的石柱,快速说道。

哗啦啦……

无数快碎石砸落,形成巨大的冲击力,整个祭坛广场都在剧烈的摇晃。

“小不点,助我开路!”陆逸沉声道。

噗哧!

冰蝉扇动翅膀,顿时,寒冷的气息释放而出,空气中的水分快速冰冻。

“好强的气息,这是神兽?”孙大福惊呼道。

“你的眼力倒是不错。”陆逸夸赞道。

“那是,不要小看本公子好不好,本公子的见识,岂是你这等下界修炼者能够媲美的?”孙大福得意洋洋。

冰蝉自苏醒之后,修为有了巨大的突破。

根据陆逸估计,此时的冰蝉,应该比他还要厉害一丝,差不多是人类修炼者,二劫地仙的实力。

此时寒冰之力爆发,将摇摇欲坠的祭坛广场冰封,暂时止住了崩毁的趋势。

“主人,出口在这里!”冰蝉兴奋的叫到。

跟着冰蝉的指路,陆逸和孙大福很快就冲出了祭坛广场。

在一条深邃黝黑的通道中,穿梭了很久,这才来到熟悉的地面。

“你这个小宠物好厉害呀,长的也十分可爱,只可惜等级有些低了,不过发展空间很大。”

孙大福蹦蹦跳跳,想要抓住冰蝉。

但她太低估了冰蝉的能力。

饶是施展出全力,也无法触及到冰蝉丝毫。

“小不点,回来吧!”陆逸对着冰蝉招了招手。

只看到冰蝉在陆逸周身快速饶了一圈,留下一道神光后,便进入了空间戒指中。

“喂,你也太小气了吧,我只是和它玩玩而已,又不会吃了它。”孙大福有些不开心。

陆逸却是严肃道:“我是为了你好。”

“你说什么?你不会以为,这个小不点会伤到我吧?别吹牛了!”

“不然你以为,把你从流沙里救出来的时候,我为什么不让它使用寒冰之力?你把手伸过来。”

“你,你干什么……”

孙大福心中有千百个不愿意,但不知道为什么,陆逸的声音有种让她不敢抗拒的感觉。

咻!

陆逸的指尖在孙大福的手腕快速一抹,只见到有几缕金光闪现。

刷刷刷!

一连七根金针刺入孙大福的几处穴位。

“你这是做什么?”孙大福满心疑惑。

“别乱动,保持这个姿势三分钟。”

“哦……”孙大福很认真的保持着伸手的动作,连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

三分钟过后,陆逸的指尖在孙大福的手腕上再次一抹。

七根金针眨眼间消失无踪。

最神奇的是,在孙大福的手腕上,连一个细微的针眼都没有留下。

正当孙大福疑惑不解的时候,一道寒流从她的鼻息间喷吐出来。

“阿嚏!”孙大福很大声地打了一个喷嚏。

“现在明白了吗?”陆逸笑着问道。

孙大福先是点了点头,跟着又猛地摇了摇头:“不对啊,我体内是什么时候有了寒毒的?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体内有寒毒的?”

“你的反应还能再慢一点吗?我之前就告诫过你,这点阅历和见识,就不要出来给家里人添麻烦,早点回家吧!”

“我呸!你不要以为你比我强多少,我只不过是在家里待久了而已,等我在这个世界上闯荡出一番成就了,定让你仰望惊叹!”

“你还是想想,寒毒是怎么入体的吧,这点都想不通,一品丹师的辟火袍也就别穿了。”

听到陆逸的话音中,多少有几分鄙视的意思,孙大福的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

几分钟后,孙大福终于想通。

她体内的寒毒,应该就是来自于冰蝉。

想不到看起来很可爱的小不点,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孙大福不禁暗暗后怕,幸好有陆逸帮她祛毒,不但日积月累,寒毒藏在体内会埋下更可怕的隐患。

本来想要对陆逸说一声谢谢,却不好意思开口。

不过陆逸似乎看出了她的这个想法。

“说谢谢就不必了,现在深夜不好辨认方向,等到天亮了你找条路自行离开吧!”

“你让我离开?那你呢?”

“我当然是去焱阁了。”陆逸轻声道

孙大福十分生气,怒道:“我可是刚刚救过你一次!”

“第一,你不跟着我,就不会遇到疾风狼,第二,不遇到疾风狼,就不会掉入那个坑里,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危险,你说你是救我还是害我呢?”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一起患难与共,经历生死,你居然……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无情冷血的人!”孙大福气得嘟起了最。

“无情也好,冷血也罢,随你怎么理解,你要是也想去焱阁,我不拦着你,但不要跟我走一条路就好。”

陆逸完全无视了孙大福的愤怒,躺在沙地上,静静的看着星空。

接着,又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继续说道:“我不知道有什么仇家在追杀我,但我知道肯定有高手也在追踪你,为了不给彼此添麻烦,我奉劝你还是早点回家吧!”

“我死也不会回去的,你别想了!”

“其实一个女孩子没有必要出来闯荡,你家里的背景一定很深,有这么好的条件,找个门当户对的嫁了不好吗?”

陆逸只是随便说了一个理由,却没想到,好像是戳中了孙大福的痛点一般。

孙大福勃然大怒,不惜拔剑相向。

“陆逸,你给我去死吧!”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