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福倒也聪明,想要转移话题和陆逸拉近关系。  “追杀你的那些人是谁呀?”  陆逸没有做声,孙大福也不死心。  “你还有什么仇家吗?”  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孙大福耐着性子继续说道“就算有仇家也无妨,有本公子在你身边,谁也没机会杀你的!”  可陆逸不仅一字不发,反而冷哼一声,脸上挂着不屑的神色。  这副样子,完全把孙大福当做了空气。  孙大福气极,双手握着拳头,指节发白咯咯作响。  从家里出来之前,谁敢这么对他?  眼前这个土包子,人又穷,实力又低,凭什么敢这么放肆!  难道就因为长得好看吗?  可是好看有什么了解,我也很……  “陆逸!你太过分了,我好歹救过你一命,不就是睡了你的床而已,一个大男人至于这么叽叽歪歪,生气到现在吗?就权当我和你开一个玩笑不行吗?”  听到这句话,陆逸扭过了头,终于开口“我只和朋友开玩笑。”  “那你就当我是你的朋友呗!”  “你没有资格做我的朋友。”  陆逸平静的声音,落入孙大福的耳中,孙大福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你你你……你凭什么这么说,你这个土包子,能和我做朋友,是你的荣幸好吗?我可是一品丹师唉,你知不知道丹师是多么尊贵的职业!”  “区区一品而已。”陆逸声音中的不屑,让孙大福抓狂。  如果是换做别人,以孙大福往日刁蛮任性的作风,绝对会将陆逸暴揍一顿。  可眼前这个家伙,实力强得可怕。  从与两名二劫地仙杀手的激战中,便可以看出。  孙大福虽然胜的比较轻松,但那名手持长弓的杀手却死的更惨。  陆逸所用的时间,比孙大福短了好几倍。  而且在这之前,陆逸可是一己之力,硬抗着两名杀手十几回合进攻害。  这份实力,别说孙大福自己做不到,就算是在那个地方,恐怕也没有人会有如此可怕的天赋。  “好吧,我服你了,你就说要我怎么做,你才肯跟我聊天吧,就算做不成朋友,简简单单说几句话总不难吧?”孙大福居然做出了让步。  如果让孙大福的师父,或者其他师兄弟看到,一定会瞠目结舌。  任性无比的家伙,居然也会有低头服气的一天。  若是被孙大福的父亲知道,一定会重金聘请陆逸做老师,好好管教管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让孙大福能本本分分待在家里,不再出去乱惹麻烦。  “做我的朋友,和身份实力没有关系。”陆逸说道。  “那和什么有关系?”  “品行。诚意。”  孙大福一听,当即表示“我品行端正,诚意十足,我也经常救济穷人啊,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孙大福瞪着一双灵动的眼睛,的确没有杂色,也没有其他的邪念。  可陆逸要的不是这些。  “眼睛挺好看,不过还是没有诚意。”陆逸淡淡道。  听到被陆逸夸赞好看,孙大福竟然露出一丝娇羞,不过很快就反驳道“我怎么就没有诚意啦?”  “如果你有诚意的话,就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露出你本来的样子。”  “这不行!”孙大福无比激动。  不过很快,孙大福发现有些不对劲,瞪着陆逸怒气冲冲道“好啊,你竟然套我的话!”  “如果你真的诚意十足,又何必存在套话一说。”  “你这家伙……”孙大福原地跳脚,被陆逸气到无语。  在遇到陆逸之前,孙大福从来没有吃过瘪。  “除了这两个条件,你可以随便提任何的要求,不管是什么,我都尽力满足你,但唯独这两个不行。”孙大福又说道。  陆逸耸了耸肩膀,道“看来我们之间,注定没有做朋友的缘分。”  “你怎么就笃定,我用的不是真名字呢?”  “废话,你听说过哪个女孩子,有叫孙大福这么难听的名字吗?”  “孙大福是难听,可我真的是男子汉!”  “哦,你说是就是了。”  陆逸不再搭理孙大福,继续朝前方赶路。  这一路上,不论孙大福再说什么,陆逸都闭口不言,连一个正视的眼神都没有。  十天之后,陆逸走进了一片荒漠。  空气越来越干燥,身边能看到的植物也越来越少。  孙大福很生气,自己明明可以找到更好走的路,舒舒服服的找一辆马车,然后优哉游哉的去焱城。  为什么非要跟着这个土包子受气!  荒漠中白天炽热,一到晚上就变得苦寒无比。  太过惊人的温差,很快就让孙大福变得虚弱起来。  “阿嚏!可恶……如果没有那道该死的禁制,区区冷风又能奈我何?”孙大福气愤无比。  荒漠的环境,十分恶劣。  别说孙大福,就连陆逸也要催动九转金身决,用仙元力护体,才不会被刺骨的寒风侵袭。  陆逸能够感觉到,荒漠中的寒风十分诡异。  有着一丝阴邪的力量夹杂在其中,如果修为不足的人贸然闯入,会被这可怕的阴毒重创。  甚至,三日之内就会阴毒病发,死在荒漠中。  这天晚上,孙大福终于受不了了。  “我说你能不能有点爱心啊?我都要病了,你就不能管管我吗?”孙大福可怜巴巴道。  孙大福心中也奇怪,他已经是一品丹师,有圣火护体,还是会受到寒风的摧残,可陆逸看上去,居然毫发无伤。  陆逸没有去看孙大福,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你现在原路返回还不晚,以你的实力,炼制一颗灵丹恢复体力并不难。”  “陆逸,你的心也太毒了,我现在受的这些罪,不都是因为你么?”  “我没逼你跟着我,是你自愿的。”  “对,是我自作自受,自讨苦吃,是我不要脸的去救你一命,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我算是看透了,你才没有资格跟我做朋友呢!”  孙大福彻底生气,眼眶涌出泪花,彻底对陆逸失去了耐心,转身就要离开。  可是脚下忽然一软,不知踩到了什么地方,孙大福的半截身子忽然滑了下去。  “啊——”  。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