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孩童大杀四方的时候,陆逸心中就已经极为震撼。

可是当看到那剑光残影的时候,更震惊到了极点,甚至找不到任何话语来形容。

“这剑光残影……”

“没错,这就是当年的您,我以为您这一剑会直接将我斩杀,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您让我活了下去。”

李哪吒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充满了复杂的心情。

陆逸感觉的出来,他对自己本来是充满恨意,但因为这一剑的留情,让他改变了想法。

“其实说来,当年那件事情也是我对不起您在先,那时候是我不懂事,冲动之下挑了那恶龙的龙筋,引发了一场大战,为您招来了大麻烦。”李哪吒的声音中充满悔意。

听到李哪吒的话,陆逸渐渐明白了一些。

可内心的疑惑也跟着变多。

曾经在墨天域见过李靖一面,当时李靖尊称他为大人。

此时再听李哪吒讲述,他们之前并不和睦。

那么当年的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起初我并不知道,您煞费苦心,处处避让是为了让我自己思过,可我不知道天高地厚,更是变本加厉,甚至胆大妄为到,要挑战您的地位……”

陆逸的内心如同重鼓敲击。

天书神卷上的描述,将李哪吒描述的十分可怕,然而他现在提到自己的身份时,居然用了“挑战”这个词语。

岂不是在说,曾经的自己,要比李哪吒强大很多?

“您的剑斩下那一瞬间,我以为彻底结束了,但没想到您竟然不计前嫌,非但救了我父母兄弟的性命,还收为心腹,又给我下凡历劫的机会思过悔改……”

因为震惊太多,陆逸已经有些麻木了。

陆逸只想听李哪吒讲完,他和李哪吒之间,到底还发生过什么。

“说实话,刚开始我对您的恨意,与日俱增,甚至在炼成炼化化身之后,第一时间想的是复仇!但刚才……”

李哪吒的语气,忽然变得十分悲伤。

不过后边的话,他没有继续下去说。

似乎不想让陆逸看轻他,认为他是一个只会哭鼻子的孩子。

“总之,现在我想告诉您的是,我后悔了!如果您不计较我曾经的背叛,今后我愿意用生命为您护道!”

“为我护道?”

“没错,但前提是您真的原谅我,愿意饶我一命。”李哪吒说道。

听到这些,陆逸内心震撼良久。

陆逸大致了解了曾经与李哪吒的故事。

可以看出来,曾经他拥有秒杀李哪吒的实力。

却一再选择,给李哪吒思过悔悟的机会。

这证明,陆逸一直都没有对李哪吒有过杀心。

再加上,眼下镇南王大敌在前,陆逸需要有效的帮助。

“好!我答应你,日后再见我定不计前嫌。”陆逸做出肯定的回答。

听到陆逸的回答后,李哪吒似乎喜极而泣。

“其实您是否原谅我,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的本体此时……算了,今天以真火本源为您献祭,也算是为您护道了!”

也不等陆逸去询问,李哪吒的本体到底遇到什么麻烦,空间戒指中就传来一丝火热的力量。

之前与李哪吒的交谈,虽然听上去故事很长,但这些,都是在陆逸脑海中眨眼就闪过的画面。

刷!

一簇赤红色的火焰,将陆逸的元神包裹。

这一刻,李哪吒的气息全然消失,只剩下最纯粹的真火本源,渐渐融入陆逸的元神之中。

“不管你的本体遇到什么麻烦,李哪吒,等着我!”陆逸心中暗道,全力催动九转金身决。

同时,三昧真火淬炼金身,陆逸也感觉到他的肉身强度,正在恐怖提升。

“陆逸,你可真是不知死活,如果你以元神遁入天门,还有几分逃生的机会,可你继续重铸肉身,只有死路一条了!”

镇南王看到陆逸肉身重铸,再次以魔掌镇压。

轰!

几万到魔光被镇南王扯动,撕裂星空的同时,也朝着陆逸狠狠的轰杀。

嘭!

魔掌狠狠地轰在陆逸的身上。

陆逸气血上涌,浑身剧痛无比,五脏六腑都移了位,一口鲜血忍不住喷涌而出。

“什么?竟然没碎!”镇南王眼神惊恐的注视着陆逸。

陆逸的肉身非但没碎,三昧真火包裹全身,与金色雷纹交织在一起。

嗡——

极为可怕的神威震荡,陆逸从一片血光中冲杀出来。

“是不是很意外?镇南王,你没有机会了!”陆逸怒吼一声。

锵!

轩辕剑光爆发出金色神采,无数道匹炼惊鸿迸发。

一片赤色红海蔓延开来,与神劫雷光撕扯在一起。

天剑九式和无双剑意同时施展,浩瀚威能在镇南王的头顶炸裂。

轰!

镇南王的魔躯瞬间炸裂大半。

“不可能!以你的力量,怎么可能摧毁本王的魔躯?”

“让你惊讶的还在后边呢,三昧真火给我烧!”

刷!

九条真火巨龙在星空翱翔。

陆逸彻底三枚真火所化的巨龙,以天悲掌和劈天血掌狠狠镇压。

镇南王剩下的半截魔躯,也跟着万缕魔光一同炸裂。

嗡——

极为可怕的波动,蔓延到修真界,所有见到这一幕的强者,无不感到震撼。

“陆逸大人轰碎了镇南王的肉身!”

“陆逸大人无敌,陆逸大人万岁!”

“杀,将镇南王彻底斩灭!”

这一刻苍穹下人声鼎沸,万众呼喊。

无数人的注视下,陆逸继续对镇南王出手。

哪怕魔威激荡,魔焰怒焚,也无法与陆逸抗衡。

“三昧真火淬炼天道圣体,太恐怖了……相信此时的陆逸,距离引动神劫也只差一步吧!”太真道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听到他的话,冥王,紫灵和顾源等人,也都人人振奋。

“师尊说的没错,他离开之后,只有陆逸有资格与镇南王一战。”莫问离的语气中,没有任何嫉妒和眼红,有的只是钦佩,甚至是骄傲。

天门前,轰杀声此起彼伏,神音阵阵,威能浩瀚。

镇南王的气息越来越弱,几乎已经微不可察。

陆逸看到机会来临,将紫金仙葫召唤出来,准备一举斩杀镇南王。

“宝贝,请出剑!”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