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真道人选择离开,陆逸可以理解。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修炼之路。

如果不早一点找到这条路,那么就会被同行的强者,远远甩在身后。

“陆逸,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冥王询问道。

紫灵和陈媛媛眨了眨美眸,也想知道答案。

“很久没见和尚他们三个人了,既然洗仙池那边有大动静,不如我们就到那里去。”陆逸眼底闪烁亮光。

冥王和紫灵互相看了一眼,神情中透着一丝担心。

“怎么了你们有什么顾虑”陆逸问。

冥王思考片刻后说道“洗仙池那边有九大超然势力聚集,他们都是南天门中最为强横的存在,历尽上古秘境杀伐,又争夺到诸多资源,如今的那里想必凶险无比。”

紫灵也说“没错,其中沐辰昆,魏无宁与你有血海深仇,在他们身后还有诸多势力支持,你可不能大意。”

“我知道你们这么说,是为了我好,不过我对自己的实力比任何人都了解,你们不用为我担心。”陆逸傲然道。

“你要去,我们自然陪你一起,刚才那么说只是给你提个醒。”冥王轻声道。

“恩,我明白。”陆逸点头,他根据纪永成所给的信息,一路朝着洗仙池所在的方向飞掠。

飞越过一片荒漠,又横跨几十座宏伟山脉,终于,在第十天的时候,陆逸闻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想不到上古秘境如此庞大,足足十天时间,我们才逼近战场中心。”陆逸看向远方一片赤红天际说道。

这一地方,是被九条大江环绕的一片深谷。

九条大江的布置很有规则,如同仙人手笔勾勒,划出一道玄妙的法阵。

不过跨过大江的时候,陆逸没有感觉到异样气息。

倒是在踏足深谷的时候,立即感觉到气氛开始变得诡异。

“感觉到了吗这里的空气中有血腥味。”陆逸道。

冥王柳眉一挑,说道“的确,是积累了无数岁月后,形成极为浓重的血腥味,这里恐怕有过不少血战。”

“看那边。”陆逸伸手一指。

只看到东方的虚空下,有无数道空间裂纹,久久没有愈合。

紫灵眼底充满震惊“这裂纹足有几十万年的历史”

“没错,这里被永久撕裂,连时间都无法治愈,撕裂它的力量太可怕了。”陆逸心中也充满惊骇。

“难道说,这里就是曾经南天门轰塌的源头”冥王震惊道。

“找找看不就知道了。”陆逸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找找看找什么

还未等冥王,紫灵想明白,陆逸在指尖凝聚一道剑芒。



金色剑芒轰斩大地,足有几百丈那么深。

一时间碎石飞溅,大地开始剧烈震动。

地表撕裂,埋藏在地下的,除了地下河流与岩浆,居然还出现密密麻麻的骨骸,以及很多断刀断剑。

令人震惊的是,这些骨骸拥有各色神辉,充满法则之力。

虽然已经彻底死亡,可骨骸仍旧散发出震人心神的威能。

还有那些闪烁各色奇光的兵刃,尽管断裂之后凶威不再。

可不知道它们在毁灭之前,斩下多少人的头颅,居然在无数岁月之后,还能释放出可怕的凶煞之气。

“这些是什么强者的骨骸我居然感觉到元神在震颤”

“这些骨骸和神兵,至少被埋葬了几十万年。”

冥王和紫灵再次被震惊到。

“果然,这里和秘境其他地方不同。”陆逸眼底也出现剧烈波动。

陈媛媛咬着手指头,已经愣神在原地,被无数法则之力影响,心神都差一点失守。

“媛媛”陆逸冷声一喝将陈媛媛唤醒。

“他们好可怕啊,这些强者生前到底是什么修为啊”陈媛媛灵动的美眸流露出惊骇。

就在众人惊叹,这一片被埋葬无数岁月的上古战场时,一道极为狂暴的气息爆发,朝着这里横扫而来。

“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敢在我烈阳宗的地盘撒野”一声怒喝劈天盖地的滚来。

恐怖的声波,在虚空中激起涟漪。

这强大的力量,连万里长空都被镇压出无数碎片。

很难想象,只是一句话就有如此震撼人心的实力。

“化境半步大帝,领悟到了天道神威。”陆逸快速做出判断。

果然,此人一步踏碎天穹,脚下绵延裂纹数万道。

风起云涌雷动,只是气息余波就可以引动可怕的异象。

当他完全出现在虚空之上时,身上如同圣光闪耀的银色战铠,爆发出恐怖的锋芒冲杀众人。



这强横的力量眨眼间就轰击到陆逸面前。

“碎”陆逸挥手猛压一掌,九天十地凝聚雄浑天雷。

轰隆

恐怖的轰鸣爆响,陆逸将所有的冲杀都挡了下来。

“咦还有两下子”对方惊疑一声,声音中充满意外。

此人的出现,令天地间的气氛变得压抑无比。

“尔等见到本座,为何不下跪”来人厉声质问。

他一开口,声音如同炸雷,再次在众人耳边响起轰鸣。

同时,在他的身上还无数神光萦绕,释放出极为可怕的气息,震荡到数万里之外。

“你算什么东西要我跪你”陆逸冷声说道。

只见陆逸屹立在虚空,自始至终都没有动弹分毫,不论对方释放多么强横的神威,陆逸都纹丝不动。

“呵呵,本座的名字如果说出来,怕是会吓得你尿裤子,我乃烈阳宗白皙剑尊。”男子满脸自傲。

听到这个名字后,陆逸面无表情,眼眸中涌动一股杀意。

烈阳宗和圣丹门曾经追杀过赵飞,在陆逸心中早已经上了生死簿。

“你不怕我”白皙剑尊见到陆逸面不改色,毫无反应,这让他十分生气,再次喝道“你难道没听说过本座的名字吗”

白白皙剑尊的样子并不年轻,至少有一万多岁。

按照常理而言,以他的修为,的确是人尽皆知的强者。

只可惜,他遇到的是刚来南天门没多久的陆逸。

陆逸冷声道“一个将死之人,我不需要知道他的名字”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