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碧天败了!

这一败,便是身死道消,再无生还可能。

“怎么可能!陨落的竟然是海碧天!”

远方围观的强者,各个颤栗,看向战场中心,眼中露出深深的恐惧。

良久,陆逸和顾源等人离开了,这些人都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海家万年基业,威震四海八荒,家族强者无数,治下城池谁敢不服。

海碧天更是成名万年,有云雀圣鼎在手,万年来横击各路强者未尝一败。

可是在陆逸剑下,海家彻底覆灭,无一人幸存。

海碧天竭力一战,最终却是翼折身陨的下场。

一直到三天之后,二十六城中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还以为是一场梦幻故事,谁都不愿意相信陆逸这尊妖孽的崛起。

“陆逸先斩万墨老祖,再杀海家家主,此子崛起如同日月生辉不可阻挡啊!”

“四大家族已经连灭两家,听闻云端山庄和枫叶岛也曾招惹陆逸,不知道接下来……”

“三大圣地无人出手,风云两家必灭无疑!”

震撼人心的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播开来,陆逸的名字再一次震慑到所有隐世宗门。

其中云端山庄和枫叶岛,更是感到末日降临,浓郁的恐慌充斥着整个家族。

云端山庄与枫叶岛毗邻,整座山庄屹立云端,万里云海都是云家所属。

山庄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强大的法阵,处在虚空三千里之上,汲取日月精华,让云家强者饱受裨益。

而且云海之下,便是枫叶岛风家的地盘,说是一座岛,其实有数百万里宽广,地域宽广。

万年以来,风云两家相互扶持,在北海一隅称霸四方,风云齐动,无人不感到畏惧。

千年之前,风云两家更是急速发展,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吞并四方宗门,直到八百年前,北海境内,再无任何一方势力可以与风云抗衡。

如今。

陆逸接连覆灭万墨世家,狂狮城海家,初入半步大帝便有如此威势,令风云两家不得不感到震撼。

他们准备一共抗击陆逸。

……

北海某个小渔村,迎来空前盛况。

无数强者纷纭而至,更是不缺少成名几千年的昔日狠人。

准帝气息在虚空上络绎不绝,圣人王之下只敢在地面上行走。

时不时的,还有一些半步大帝强者从空中飞掠而过。

一时间,一座只是栖息普通百姓的渔村,变得人声鼎沸,聚集强者无数。

山雨欲来风满楼,北海境内充满了紧张,气氛十分沉闷。

比如,那些强者在一个小酒馆吃饭,都不敢大声说话。

就算是被人踩了脚背,被人撞了一下肩膀,都会笑脸相迎,不敢辱骂一句。

同行之人,但凡有谁扯着嗓门想要骂娘,必定会被同门师兄弟教训一番。

“找死不成!你怎么保证你骂的那人不是陆逸?”

“你想死不要牵连我们!”

被教训过后,那人比小宝宝都乖巧,再也不敢声张。

陆逸凶名远扬,已经和阎罗比肩,甚至是顽皮的孩童捣蛋,都不是以神鬼传说恐吓,而是说道:“再调皮陆逸就来抓你了!”

这一句话比什么都管用,不论孩童多么胆大包天,听了陆逸的名字,都会乖乖的不敢再乱来。

渔村中最大的酒馆,只能容纳不足百人。

但这小酒馆里的百人,无一不是当世称霸一方的强者。

修为最低都在准帝行列,更有几尊半步大帝隐匿气息,坐在某个角落。

“听说了么?这一次三大圣地都有人出动,不少闭关数年的天骄都出关,要来北海观战。”

“听说了,就连修罗殿和无极殿都有人前来,甚至会出现隐世神榜上的狠人!”

“话说,陆逸如今威震各方,他的名字应该也会出现在隐世神榜上了吧?依我看必定排名前列!”

议论到这里,酒馆里瞬间变的鸦雀无声,很多目光都落在说这句话的人身上。

与他同行的一位师兄,狠狠地拍了他的脑袋。

“你小子找死不成!隐世神榜上的狠人,岂是你能议论的?”

“对不起师兄,是我一时嘴快,我错了。”

被教训的师弟都快哭出来了,若是恰巧有神榜的狠人坐在酒馆里,他刚才一句话,可是会把人彻底得罪。

想要登上神榜,天赋资质,境界修为,根基前途缺一不可。

你实力强大不一定可以上榜,但是能够登上神榜,一定很强大!

不仅强大,更是前途无量!

有一个传说,登顶神榜的人,都是能够领悟命星,突破大帝之境的天骄。

平静只是持续了一小会儿,酒馆里边再次出现了稀碎的声音。

在二楼楼梯口的位置,一名穿着白衣的男子嘴角抽搐,将杯中酒一口饮尽,然后苦笑道:“陆兄,我认输。”

陆逸哈哈一声大笑,再为顾源续上一杯。

“输了就多喝点,哈哈哈。”

“不要了吧……”

“可以不喝,除非你承认自己不是男人。”

“算你狠!”顾源白了陆逸一眼,又连干三杯。

酒中参了陈醋,酸涩难忍,倒不是陆逸故意整顾源,不过是和他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公子,你们两个到底赌的什么啊?”七公主坐在一边,满脸茫然。

他们不是来酒馆里等李寒风么,怎么突然打起赌来?

“顾兄跟我说,门口坐的那个道姑,是一尊巅峰准帝,我说不是,所以他输了。”

“啊?人家都没有出手,更没有释放释放帝威,公子怎么知道她不是准帝呢?”七公主一脸疑惑。

“很简单,刚才有人在提到神榜的时候,那道姑明显有些怒气,虽然很微弱,而且一闪而逝,不过还是被我察觉到了,如此的话只有一个解释。”

陆逸留了半句话没说,以为七公主会领悟,可她眼底还是迷茫一片。

“她是神榜上的狠人,实力必定在准帝之上。”顾源解释道。

七公主再次摇头:“怎么可能呢,这里只是一个小酒馆而已,而且她看上去那么年轻。”

“是不是,试试不就知道了?”

陆逸挑了挑眉,举着一杯浊酒,佯装有几分醉意朝着道姑走了过去,轻佻的说道:“美女,陪酒吗?”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