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这名准帝说完,趁陆逸不注意,一下子挣脱了束缚,竟然想当场自尽。

他的举动,都在陆逸的意料之中。

也可以说,是陆逸故意为之,给他一个自尽的机会。

这个人已经没有了价值,继续杀他,陆逸只会觉得自己会脏了手。

好在这家伙没有自作聪明的想要逃走,没有让陆逸继续浪费力气。

“噗!”

这名准帝自爆。

看到陆逸这边已经解除了危险,荣宝阁的人在远处开始欢呼。

“陆公子果真厉害,三准准帝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啊!”

“那肯定,你根本不知道陆公子的强大,知道我们来时看到的剑域关吗?听闻那就是陆公子一剑斩出来的?”

“什么?陆公子竟然强大到这种地步,看那剑域关一次,我就心神震撼,想不到竟然是陆公子的手笔。”

这些人开始小声议论,其中更多的是对陆逸的仰望和羡慕。

“我们阁主能够与陆公子这样的天才强者相交,真是我荣宝阁的荣幸啊!”

“哎,也不好说,现在阁主重创,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与陆逸的关系越是紧密,是福是祸越是难讲。”

“嘘……不要议论了,陆公子过来了,看看他有什么办法。”

陆逸杀退三尊准帝,其余一些漏网小虾,也被荣宝阁其他人尽数斩杀,敌人的溃败之势已经无法挽回,完全不需要顾源和七公主出手。

“陆公子!”荣宝阁的一位长老,率先迎了过去。

这名长老是荣宝阁在此地位最高者,实力也不容小觑。

“陆公子,敢问我家阁主如何了?”这名长老十分紧张,问话的时候都小心翼翼。

看来,之前陆逸强大的实力和凶狠手段,也让他们心有忌惮。

“放心吧,木恩是我兄弟,既然我出手,那他就会安然无恙,我现在送他去一个安全的地方疗养,等他痊愈就会回到荣宝阁,这个地方不安全,你们快些离开吧。”

“谢谢陆公子的好意,不过阁主的事情,我们会尽心尽力做好,就不劳烦陆公子了,我们想要亲自保护阁主。”

“你们保护?如果你们能保护的了,还有之前的事情发生吗?”

“可是陆公子,之所以有前边的事情发生,原因为何,陆公子心里恐怕很清楚吧!”

这名长老说的很委婉,不过陆逸还是听出他话语中的意思。

陆逸冷笑一声说道:“你说的没错,荣宝阁是被我牵连了,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等下会有更多更强的强者出来围杀我,你们还是早一点离开吧!”

听到陆逸这么说,这名长老脸色一变,眼底出现一丝怒火。

“我们可以走,但请陆公子将阁主的元神交于我们,我们会自行

想办法帮助阁主痊愈恢复!”

这名长老语气也开始变得冰冷,听闻会有更多更强的人来围杀陆逸,便急切的想跟陆逸撇清关系。

“这个不可能,交给你们我不放心。”陆逸断然拒绝。

这名长老却是不乐意了,指着陆逸的鼻子说道:“陆逸,你休要欺人太甚!我们堂堂荣宝阁,难道还不比你一个人?难不成你是想要控制我们阁主,从而得到我们荣宝阁?”

这一刻,陆逸杀人的心都有了,但转念一想,因为有木胖子这层关系在,也就压抑住了杀意。

“趁我没有生气之前,滚!”

“好张狂的口气,我就不信你能杀我,有种你就动手,我荣宝阁可不是吃素的!”

这名长老一声暴怒,就要和陆逸动手。

这个时候,其他荣宝阁的人一部分跟着他要冲上来,还有一部分却是慌乱不知所措。

“柳长老息怒,万不可激动啊!陆公子和阁主交情匪浅,他只是想要让阁主痊愈而已。”

另一名荣宝阁长老站出来圆场,他对着陆逸深鞠一躬,歉意的说道:“实在对不起陆公子,柳长老保护阁主心切,还希望理解。”

这位长老又对荣宝阁众人说道:“阁主和陆公子交情匪浅,我相信陆公子!而且荣宝阁与陆公子的关系,任何都代表不了,柳长老说的只是他的意愿。”

这家伙做事情倒是有里有面,比起那个柳长老,至少不会让人觉得反感。

“希望陆公子能将这里的事情,告诉阁主,让他亲自拿一个主意。”

这一番话,不是没道理,陆逸稍微思索了一下,便将一道意念,传递道生命可空间之中。

很快,来自木恩的一道微弱意念,传递出来。

“段长老,你带大家先离开,我跟大哥在一起没事的,不用担心我,等我伤愈我会回去。”

这一下,荣宝阁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包括柳长老。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遵从阁主遗愿,阁主的事情,就拜托陆公子了。”

这个段长老做事滴水不漏,而且看上去比柳长老更年轻,前途更宽广。

陆逸还真有些欣赏。

陆逸道:“我说过,木恩是我兄弟,我会让他痊愈的。”

柳长老这个时候脸上出现了惭愧,连连对着陆逸鞠躬:“对不起陆公子,是老朽狭隘了,既然如此,那陆公子也多多保重吧!”

“放心,我陆逸的命没那么容易丢,你们先回荣宝阁吧!”

陆逸有些不放心,又让李寒风率人护送荣宝阁的人一段距离,确定没有危险后,这才撤回来。

顾源看到陆逸的眼神,有些莫名其妙的笑道:“看上去你很讨厌那个柳长老啊,怎么还这么保护他们?”

“讨厌谈不上,他们

一心为主的心思我能理解,而且有这样一帮人在木胖子身边,也是一件好事,所以我送他们一程没什么。”

“嘿,还以为陆兄你只对女人有情有义呢。”顾源打趣道,一时间让所有人都哄笑。

可这个玩笑没有持续多久,先前离开的荣宝阁那那位段长老又回来了,身上鲜血淋淋,伤的不轻,看起来很是狼狈。

“怎么回事?”陆逸眸光一冷,问道。

“死了,全死了,来了,他们来了!”段长老一声惨叫,肉身当场化作血雾。

(本章完)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