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古之地。

有一片连绵的峡谷,险峻非常。

从峡谷口往里面延伸数十里,是一片庞大的木屋,气势恢宏,紫气萦绕,四周全是绿竹和灵药,仿佛一片仙境。

此时。

一座大殿中。

站着一群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坐在位的是一个中年人,国字脸,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长袍,非常有气势,不怒自威。

大殿中央,停放着两具尸体。

这两具尸体正是跟随天府圣子去苦竹斋的两尊准帝。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两位长老为什么会死?”高居位的紫袍中年人问道。

“启禀圣主,两位长老的尸体是苦竹斋送来的,听说死的不仅有他们,周浩也死了。”一个年轻人汇报道。

听闻此言,大殿中一片哗然。

“什么人这么大胆,敢杀我们天府圣地的圣子!”

“真是太嚣张了!”

“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敢不把我们天府圣地放在眼里?”

天府圣主脸色也不好看,沉声问刚才说话的年轻人:“知道是谁干的吗?”

“我问了苦竹斋那人,可他没有说,只交给我一封信,说让我把这封信交给圣主,圣主看了之后自然就会明白。”年轻人回答道。

“信呢?”天府圣主问。

“在这。”年轻人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上前恭敬地交给天府圣主。

天府圣主查看了信封,现信封并没有开启的痕迹,可见没有人看过里面的内容,然后才撕开。

拿出信件看了看,天府圣主的脸色变了,又惊又怒,接着一掌重重的拍在座椅扶手上,怒道:“6逸真是太过分了!”

“圣主,这跟6逸有什么关系?难道两位长老是6逸杀的?”一个白老头问道。

“6逸不仅杀了我们两位长老,还杀了周浩。”天府圣主满脸怒容,道:“不仅如此,6逸的那个兄弟,荣宝阁的阁主木恩,竟然把嫣然也给抢走了,还生米煮成熟饭,破坏了我们和苦竹斋的联姻。”

什么!

在场人脸色大变。

“6逸为什么要杀我们圣地的人?我们跟他无冤无仇啊!”

“是啊,我们和6逸之间并没有过节。”

“6逸以为击退了异族,就能惟我独尊,竟然敢杀我们圣地的人,真是太张狂了。”

“圣主,既然周浩也被杀,为什么送回来的只有两位长老的尸体?”一个人问道。

天府圣主道:“周浩的身体被6逸打爆了!”

在场的人只感觉一阵毛骨悚然。

他们都知道,周浩是圣子,准帝修为,可这样的高手竟然被6逸打爆了,那6逸到底有多强?

“圣主,消息可信否?”那个白老头问道。

天府圣主扬起手中的信,说道:“这封信是苦竹斋新任掌教齐天写给我的亲笔信。”

“那齐天会不会在信中添油加醋,想挑起我们和6逸的矛盾?”白老头又问。

“不会。”天府圣主道:“我仔细看了信件,齐天说的很客观,说是周浩为了周家老祖报仇,所以跟6逸赌命,才被6逸打爆。至于两位长老,则是见周浩抵抗不住,出手帮忙,被6逸斩杀。”

“原来周浩是为了周家老祖,难怪会跟6逸生冲突。”

“我就说嘛,6逸再怎么蠢,也不会跟我们圣地叫板!”

“圣主,这件事情您准备怎么办?是低调处理,还是让我们去找6逸要一个说法?”

“这件事情不能低调处理。”天府圣主道:“不管怎么说,周浩都是我们天府圣地的圣地,6逸不管任何原因杀他,都是对我们圣地不敬。而且,两位长老也死在6逸手里。”

“圣主,那6逸是准帝强者,他一人能杀掉周浩和两位长老,可见身手非常恐怖,这次您准备派谁去见他?”有人问。

“虽然我们圣地还有不少准帝强者,但是单打独斗,估计没有几个是6逸的对手,所以,这一次我准备亲自去找他。”

天府圣主道:“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四长老,你们跟我一去,还有,叫上几个圣子圣女,带他们出去看看。”

“是!”

下面几个老头拱手答应。

“圣主,嫣然师妹的事情怎么处理?”一个女子问道。

天府圣主还没开口,大殿中几个老头就说话了。

“王嫣然竟然跟荣宝阁的阁主生米煮成熟饭,真是丢尽了我们圣地的脸面。”

“可不是嘛,她明明知道,圣主已经答应和苦竹斋联姻,并且把她许配给了齐天,她竟然还跟一个野男人跑了,简直是奇耻大辱。”

“作风如此不检点,愧为圣女!圣主,我建议,把王嫣然抓回来,处以极刑。”

天府圣主沉吟片刻,说道:“嫣然这一次确实闯了大祸,让我们和苦竹斋联姻的事情黄了,还败坏了我们天府圣地的名声,我这次出去,肯定要把她带回来。”

“至于怎么处置她,我现在还没想好,反正先把她带回来再说。”天府圣主道。

“那圣主,荣宝阁的阁主我们怎么处理?”又有人问。

“他竟然敢拐走嫣然,罪不容诛。”天府圣主怒道:“抓住他,然后把他千刀万剐。”

“是!”

一个长老问道:“圣主,我们什么时候出?”

天府圣主想了想,道:“事不宜迟,你们准备一下,我们下午就直奔中州,先去找6逸。”

“既然6逸是木恩的兄弟,那杀了6逸之后,杀木恩就没有任何阻力了。”

天府圣主道:“我还要借着这次机会,让修真界各大门派看看,我们天府圣地,虽然隐居不出,但不惧任何人。无论什么人,敢挑衅我们圣地,格杀勿论!”

“圣主英明!”

一群人跪在地上膜拜。

“报!”

就在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

接着,一个弟子快跑了进来,跪在地上汇报道:“启禀圣主,外面来了一个年轻人,自称是稷下学宫的掌教,说要面见圣主。”

“稷下学宫的顾源?”天府圣主皱起眉头,问道:“顾源有说见我干什么吗?”

“他说要为荣宝阁阁主木恩提亲。”那名弟子汇报道。

“哼!”天府圣主冷哼一声,吩咐一个老头说:“大长老,你安排一下,告诉顾源,如果他想见我,那就自己闯关进来。”

“是!”老头领命,带着几个人转身离去。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