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恩牵着天府圣女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出来了出来了。”有人喊道。

木恩抬眼,就看到了齐天,无视齐天想要杀死他的眼神,而是对着在场一百多个天下各大门派的人拱了拱手,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昨晚吵到大家了。”

此言一出,天府圣女脸色“刷”的红了,羞涩不已。

这把齐天气得额头青筋冒起。

“现在我在这里要宣布一件事情。”木恩笑着说道:“昨天我和天府圣女第一次见面,我们就一见钟情,两情相悦,陷入了爱河,所以,从今以后,天府圣女就是我的女人了。”

牛B!

在场的人纷纷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真羡慕木阁主,竟然追到了天府圣女。”

“他们真是太般配了。”

“般配个屁!我看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有嫉妒的人骂道。

当然,也有和荣宝阁关系不错的门派开始恭喜木恩。

“木阁主,祝贺你找到真爱,恭喜恭喜!”

“木阁主,你们结婚的时候可要一定通知我,我来讨杯喜酒。”

“木阁主,我能冒昧的问一下吗,你准备什么时候和天府圣女举办婚礼?”有人问。

木恩笑了笑,道:“我准备过段时间就和嫣然成亲,不过这事我还没和嫣然商量,回头我得问问她,毕竟她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娘子了,所以我要尊重她。”

天府圣女的真名叫王嫣然。

“不过你们放心,我结婚的时候,肯定会给你们发请帖,请你们来喝喜酒。”木恩大声道。

“那就先恭喜木阁主,到时候我肯定会来。”一大群人当场表态,会参加木恩和天府圣女的婚礼。

至于齐天,气得浑身颤抖。

“再次跟大家说声抱歉,昨晚动静有些大,吵到大家了,等回头大家来荣宝阁,我亲自给你们赔罪。”木恩搂着天府圣女的细腰,道:“不过现在,我要陪我娘子好好睡一觉。”

说完,两人转身朝房间走去。

“木恩!”齐天终于再也忍不住,大喝一声,庞大的杀意疯狂的碾压出去。

木恩身上也散发出强大的气息,震散齐天的杀意,回过身看着齐天,问道:“齐天掌教,你这是为何?”

“为何?我……”齐天开口,一时语塞,总不能说这王八蛋睡了自己的未婚妻吧,当下怒道:“我们掌教刚刚离世,吊唁仪式期间,你竟然在我们苦竹斋的地盘上做出这等有辱斯文之事,难道你不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吗?”

“交代?”木恩不屑:“你想要什么交代?”

“我……”

“齐天,我来这里参加苦竹斋上任掌教的吊唁仪式,就是因为我尊重你们库苦竹斋。”木恩道。

“可是你昨晚做出这等事,太没把我们苦竹斋放在眼里了。”齐天眼神骇人,恨不能把木恩杀掉。

“齐天,你也是男人,怎么不知道激情所致?对,昨晚就是激情所致,如果你觉得我做得不对,让你不瞒,行,我在此给你道歉,并保证以后不再你们苦竹斋做这等事了。”

木恩知道,齐天之所以大怒,只要还是因为自己睡了他的未婚妻,给他戴了一顶绿帽子。

“木恩,你太过分了,如果不给你一点教训,我苦竹斋颜面何存?我颜面何存?”齐天杀气腾腾的逼近。

他的举动让其他门派的人感到很疑惑,因为大家不知情,还有不少人站出来替木恩说话。

“齐天掌教,此事木阁主确实做得不对,可他刚才不是也说了吗,激情所致,所以请你理解下吧!”

“是啊,不是常说吗,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

“而且木阁主刚才已经给你道歉了,身为掌教,你就宽容他吧!”

齐天听到这些话,险些一口血喷了出来。

“齐天,我来苦竹斋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别给脸不要脸,别以我会怕你。”木恩说完,松开天府圣女,手里光华闪动,一杆银色的长枪出现,爆发出圣人王的气息。

“你还有理?”齐天大怒,身上也出现了恐怖的杀意,毫不退缩,争锋相对。

看到事情要闹大了,有的人出来当和事佬。

“齐天掌教,木阁主,你们有话好好说,别打架啊!”

“是啊,现在吊唁仪式还没结束,还有这么多英雄好汉在场,你们打架不太好啊!”

“你们如果真想较量,换个时间,换个地方再较量吧,不然让大家看笑话了!”

“谁敢笑话我?”齐天目光扫视各大门派的人,吼道:“谁敢笑话我?站出来!”

全场寂静无声。

刚才那个劝齐天的人心里很郁闷,我就是劝劝你,你竟然把我好心当成驴肝肺。

齐天又盯着木恩,道:“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就给我滚出来!”

“我为什么要滚出来,走出来不行吗?还有,你眼瞎吗,老子早就走出来了。”木恩完全没有惧怕的意思。

“木恩,要不……”天府圣女刚开口就被木恩打断。

“娘子,不要担心我。”木恩看着齐天道:“如果他真想跟我打的话,我顺便可以让你见识一下他有多么废。”

“你——欺人太甚!”

轰!

齐天隔空一拳砸了过来,巨大的拳印带着可怕的风雷之声,像是一座巨山似的轰向木恩。

“咻!”

一道剑气凭空出现,将拳印击散。

众人扭头。

只见陆逸带着宁雨柔,顾源,还有独孤无敌走了过来。

“哎哟,什么情况,怎么大家都在?”陆逸说道:“齐天,你什么意思?趁我不在想欺负我兄弟?还是成了掌教想耍耍威风?我告诉你,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

“陆逸,你来的正好,你自己问问他,他昨晚干了什么!”齐天阴沉着脸指着木胖子。

“胖子,你昨晚干了什么?”陆逸假装问道。

“我没干什么啊,就在睡觉。”听到木恩这话,其他门派的人都偷笑。

“睡觉?你和谁睡觉?”陆逸指了指天府圣女,问木恩道:“你该不是和她在睡觉吧?”

“是啊!”

“我靠,你连她都敢睡?”陆逸表情夸张,说道:“难道你不知道她是齐天的未婚妻吗?”

什么!

全场哗然。

(求银票!有银票的朋友请记得投给神医,感谢!)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稍后。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