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不惊人死不休。

陆逸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陆逸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说天府圣子是野种!”

“我看他就是在找死!”

“得罪天府圣子,就是跟天府圣地叫板,天府圣地肯定不会放过他!”

当然,也有人八卦。

“什么,天府圣子竟然是周家的野种,这可有意思了。”

“真是想不到,堂堂圣子竟然是野种。”

“……”

天府圣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身上有个秘密很少有人知道,那就是,他真是个野种。

他的母亲原本只是周家的一个丫鬟,和周家的人苟合之后,生下了他,所以从小在周家他就被人喊野种。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父亲才把他送到了天府圣地。

后来他学成归来之后,去过周家一次,杀了当年称呼他“野种”的那些人。

周家老祖当时不仅放他离开,没有为难他,还对他很好。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周家老祖发现,自己这个孙子天赋不凡,而且已经成为了天府圣地的圣子。

也是基于这一点,天府圣子在打算给周家老祖报仇。

天府圣地本来对于野种这两个字早已忘却,可是听到陆逸突然说起,他立刻想到了曾经的那些事儿,顿时杀机毕露。

“小子,你敢对我们圣子不敬,找死吗?”一个老头从天府圣子身子站出来,指着陆逸喝道。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死老头,滚一边去。”陆逸毫不留情。

“你——”

“你什么你!一条狗而已,叫什么!”

老头脸都气绿了。

天府圣地其他人也都大怒,陆逸如此骂老头,明显就是没把天府圣地放在眼里。

齐天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得意。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圣子,让我出手,给他一个教训,否则他还真以为没有人能收拾他了。”老头说道。

“退下!”天府圣子看着陆逸道:“在我面前还这么嚣张,你让我很意外,陆逸,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你要跟我打架?”陆逸摇了摇头,道:“我不想跟你打。”

“你怕了?”

“怕?我什么时候怕过?”陆逸笑道:“今天修真界各大门派都有人在,可谓风云际会,我要是把你打惨了,你以后还有脸在修真界行走吗?”

“就凭你也想打败圣子,做梦!”先前说话的老头喝道。

“你他妈再多说一句,信不信老子把你舌头割了?什么玩意儿,人族面临异族大军的时候你不出来叫嚣,现在出来叫什么!饿死狗啊!”陆逸没好气的骂道。

这时,周围也传来了声音。

“就是,嚣张个屁!既然那么了不起,为什么不抵御异族?”

“一群缩头乌龟!”

“如果我是准帝,我现在就冲上去抽他几下!”

“现在异族被击退了,他们敢出来耀武扬威了,之前异族大军来势汹汹的时候,他们在哪?”

“……”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都在发表对荒古势力的不满,毕竟,这群人刚刚经历了异族大军的侵犯,每个门派都伤亡惨重。

天府圣地的那些人自然也都听到,只是人家说的都是事实,他们虽然生气,也没法反驳。

“陆逸,我正式向你发出挑战,你敢不敢接受?”天府圣子紧盯着陆逸的眼睛。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挑战我,我就必须要接受?这是什么道理。”陆逸撇嘴。

“这么说你还是不敢接受我的挑战啰!”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敢接受挑战?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耳朵聋了?”陆逸道:“你想挑战我可以,不过,我不会平白无故的接受挑战。”

“那怎样你才能接受?”

“可以下点赌注啊!”陆逸笑嘻嘻的说道:“我看你们圣女长得还不错,胸/大/臀/翘,要不以她当赌注怎么样?我赢了的话,她就给我当暖床丫头如何?”

霎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天府圣女的身上。

天府圣女满脸羞红,忍着怒气,说道:“陆公子,请勿跟小女子开玩笑,小女已有婚约。”

“有婚约怕什么,反正你还没结婚吗?”陆逸笑道。

旁边齐天脸色也不好看,忍不住开口说道:“陆兄,你和圣子挑战何必拿一个女子做赌注,要不你们换个赌注如何?”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她又不是羽衣仙子。”陆逸说。

天府圣女立刻抬起头,看了齐天一眼,若有所思。

“陆兄,你可不要胡说,我和羽衣仙子只是朋友。”齐天赶紧转移话题,对天府圣子道:“圣子,要不你们换个赌注吧?”

天府圣子想了想,道:“我们赌命,如何?”

哄!

全场哗然。

“天府圣子竟然要跟陆逸赌命,这也太疯狂了吧!”

“这下可不好办啊!要是陆逸输了,咱们人族就少一尊准帝高手,可要是他赢了,天府圣地失去了一个圣子,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管他呢,反正我们看戏就行。”

齐天心里一跳,没想到天府圣子玩这么大,劝道:“圣子,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天府圣子道:“他杀了我的族人,我要为我族人报仇,我此举是我个人行为,与天府圣地无关。”

“师兄……”天府圣女也想劝。

“师妹你不必多说,我心意已决。”天府圣子目视陆逸,道:“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你真要跟我玩命?”

“还能有假吗?”

“这样吧,今天是苦竹斋上任掌教出殡之日,我们赌命好像对死者不太尊重,等吊唁仪式结束之后,你如果还要跟我赌命的话,咱们就让这在场的天下英雄为证,生死一战,如何?”

陆逸此话说的敞亮,让在场的人都会他心生敬佩,就连齐天,眼中也出现了感激。

“我觉得陆兄提议很好,圣子,就这么定吧!”齐天急忙说。

“这可是你说的!行,等吊唁仪式结束之后,我跟你生死一战,我们走!”天府圣子说完,带着一群人走近大殿。

齐天朝陆逸和顾源拱了拱手,也转身离开。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