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纸人仿佛有灵魂似的,从不同的方向,一起飞扑进来,与此同时,嘴里还发出“嘎嘎”的怪叫,令人毛骨悚然。

庞大鸟吓得坐在了椅子上。

“噗!”

一个纸人燃烧,紧跟着,其他纸人也燃烧起来,一刹那的功夫,十来个纸人都被焚烧干净。

“妈的,想弄这些鬼东西杀我,真是做梦!”庞大鸟大骂,“狗东西,不要让我找到你,否则弄死你!”

办公室里恢复了平静。

庞大鸟也不再害怕,等待陆逸回来。

转眼半个小时过去,还没见到陆逸回来,庞大鸟有些心慌,抓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陆逸的号码。

“老大,你在哪里?”

“干嘛?”

“刚才有纸人要杀我。”庞大鸟说:“你快回来,你不在这里我没安全感。”

“我要是回来了,凶手就不会出现。”陆逸说。

“什么意思?”

“你想啊,凶手没有杀到你,肯定会再出手,只要等他再出手,我就把他逮住。”陆逸道:“刚才你父亲也遇到了危险,幸好我去的及时,灭了纸人,不然你父亲死定了。”

“草,谁他妈要杀我们?”庞大鸟怒了,冲陆逸道:“老大,我请你无论如何帮我找到操纵纸人的那家伙,我要杀了他。”

“知道。你就继续呆在办公室吧!”陆逸跟着又道:“要是你实在无聊的话,可以偶尔把办公室的门打开透透气,记住,千万不要出去。”

“老大,你是想让我当诱饵?”

“不然呢?”

“好,我听老大的。”庞大鸟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家伙会邪术,不把他找出来,我寝食难安。”

“那就按我说的做。不用担心,我就在外面盯着,有任何异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陆逸说。

“谢谢老大,那我先挂了。”庞大鸟挂断电话,按照陆逸的吩咐,起身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而且还故意靠在门口抽了一直烟。

接着又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庞大鸟再次打开门,靠在门上抽烟,等抽完烟,他又关上了门。

饭店的很多工作人员都注意到了这一幕。

“今天庞总是怎么了?隔会儿就抽烟。”

“我听说饭店好像出事了。”

“出事了?出了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好像消息被封锁了,而且刚刚人事部发了通知,后厨集体去培训,你说奇不奇怪。”

“靠,后厨集体培训,那咱们吃什么?”

“上面说了,订外卖。咦,庞总又在抽烟。”

“看样子,庞总多半是遇到事了。”

“……”

庞大鸟在门口抽了四五支烟,然后关上门,悄悄给陆逸发了个短信,问道:“老大,你这个方法靠谱吗,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陆逸回复:“别急,若是真有人想杀你,总会出现的,再等等。”

“好!”

庞大鸟刚回复完毕,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

“谁啊?”庞大鸟心里一紧,问道。

“庞总,总监让我给您送咖啡。”

庞大鸟松了一口气,是饭店的服务员。

“进来吧!”

门开了,一个端着盘子的男服务员走了进来,把咖啡放在办公桌上,说道:“庞总,请慢用。”

“好的,谢谢。”

“那我先走了?”服务员说。

“嗯。”

服务员转身走到门口,突然把门关上了,然后转身,看着庞大鸟,脸上笑了起来。

“你怎么还不走?”庞大鸟疑惑。

“庞总,你认识我吗?”服务员问了一个奇怪地问题。

庞大鸟盯着服务员看了看,非常陌生,问道:“你是新来的服务员?叫什么名字?”

“黄易!”

“黄易?”庞大鸟瞳孔猛地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服务员,摇头道:“不可能!你不可能是黄易!黄易早死了!而且,你们长相根本就不一样!”

“是吗?”服务员在脸上揉了几下,容貌就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依然是个青年,最年有一颗黑痣。

庞大鸟瞳孔紧缩,震惊道:“你真是黄易!”

“庞总,是不是没想到我还活着?”黄易笑道:“我被你们父子俩沉进了黄浦江,也以为必死无疑,谁知道,我竟然有了奇遇。看来是老天爷不想让我死啊!”

“你怪不得我们,五年前的事情是你自找的,要不是你破坏规矩,杀害兄弟,我和我爸也不会按照帮规处理你。”

“你说的没错,五年前你们父子确实没有做错,只是,我没死,我还活着,所以,我就要来找你们报仇。”黄易咧嘴笑道:“庞总,最近几天睡觉不踏实吧!”

“你怎么知道?”庞大鸟问完,陡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大变,道:“你就是操纵纸人的那人?”

“没错。”黄易摘掉头上的帽子,摸了摸光头,说道:“五年前我被人救起来之后,就去了上林寺,跟着一位师父学习佛经,谁知道佛经太没意思了,恰逢我又在师父的房间里面发现了一本操纵纸人的笔记,随之,学了起来。”

“一直学了五年,都没什么长进,只等前些日子,也不知怎么了,忽然就开窍了,一下子就掌握了。”黄易笑道:“为了试试效果,所以,我给了老王几个纸人,没想到还真管用。”

“果然是你把纸人给老王的。”庞大鸟恨声道:“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饭店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了。”

“知道,知道。”黄易不以为意道:“他们都该死!”

“他们玷污了老王的女儿,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你们父子也没站出来伸张正义,老王报仇无门,我帮帮他,有什么错?”黄易笑道:“庞总,谢谢五年前你和你父亲那么对我,不然我也不可能学到这样通天的本事。”

“黄易,我奉劝你一句,及时收手吧!再这么下去,你会万劫不复的!”

“庞总,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我这次来,就是取你们父子狗命的!”黄易说完,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纸人。

纸人眼神无比幽冷,盯着庞大鸟。

“庞总,再见了!”黄易得意的挥了挥手,顿时,纸人朝庞大鸟扑了过去。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