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物?

陆逸皱起了眉头。

“我问你,是不是只要在纸人背后写上谁的名字,谁就会死?”陆逸问道。

“是的。”老王点头。

“胖子,笔。”陆逸手一伸,庞大鸟就把笔递到了他手里。

“老大,你该不是想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吧?”庞大鸟脸色大变,说道:“这万万不可!”

“师父,我看此事要慎重。”哲卫道:“要不写我的名字吧!”

“不行。”庞大鸟道:“此事发生在我们新月饭店,你们是我请来的,要写也应该写我的名字。”

“怕什么!区区邪物,不值一提。我只是想见识一下,这小小的纸人是怎么杀人的。”陆逸说完,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纸人背后。

随后,陆逸把纸人放到了办公桌上。

渐渐地,原本白色的纸人上面飘起了黑雾。

“后退!小心!”

哲卫大声提醒。

陆逸站在原地没动,运起了九转金身决,全身散发出金光,护住己身。庞大鸟带着老王躲在了墙角。

纸人上面的黑雾越来越多,阴邪的气息也越来越重,整个办公室,都充斥着一股诡异的森冷。

“嚯!”

纸人忽然站了起来,就像一个真实的人似的,立在办公桌上,最让人感到毛骨悚然感的是,纸人的两只眼睛睁开了。

扫视一圈,纸人盯住了陆逸。

“哧!”

纸人朝陆逸猛扑而来,嘴里还发出“呲呲”的怪异声响,目标正是陆逸的脖子。

“轰!”

纸人被陆逸的护体金光弹飞,紧跟着,它又扑了过来,神态凶猛,一副不杀死陆逸不罢休的样子。

“鬼,鬼……”庞大鸟看到这一幕,吓得面无人色。

“师父,这纸人是什么东西?”哲卫问道。

“要是我猜的没错的话,这应该是有人利用某种邪术在控制纸人,可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陆逸陡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转头问老王道:“死去的那几个人,是不是被纸人咬死之后,吸干了血液?”

老王点头。

“我知道了,他收集人血是为了练邪功。”陆逸说完,弹指一挥,那个纸人瞬间被击成粉碎。

“老大,我有个疑问。”庞大鸟惊魂未定,说道:“既然那人收集人血是为了练邪功,那他为什么选择我们饭店的人下手?”

“我也不知道。”陆逸摇头。

哲卫猜测道:“会不会这是一种巧合?”

陆逸回头问老王,道:“你能不能给我说说,给你纸人的那个人是怎么跟你见面的?你为什么会找到他?”

“不是我找的他,是他找的我。”老王道:“我去上林寺烧香回来的路上,遇到了那个奇怪地人,他告诉我说,他能帮我报仇。”

“他为什么知道你女儿的事情?”陆逸问。

老王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按照常理推测,那个人极有可能知道当年的事情。胖子,你仔细回想一下,你们后厨是不是有谁知道当年的事情?”

庞大鸟想了好一阵,道:“应该不可能,因为连我都不知道。”

“这就奇怪了,他为什么清楚老王女儿的事情?”陆逸百思不得其解。

“对了。”老王道:“有一次我去上林寺烧香,我把女儿的遭遇告诉了佛祖,可我记得,当时佛堂空无一人,应该没有人会听到我对佛祖说的话。”

又是上林寺!

陆逸眸光一闪,对老王说道:“我虽然很同情你女儿的遭遇,但不管怎么说,你身上背负了命案,所以,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我知道。”老王如释重负,脸上反而出现了笑容,说道:“自从我女儿去了以后,我夜不能寐,我日日夜夜都在寻思给她报仇,现在仇报了,我也没有任何遗憾了。”

扑通!

老王突然跪在庞大鸟的面前,说道:“庞总,谢谢你对我的照顾,如果不是你,我这么个行将朽木的人只怕早就饿死街头了,来世有机会,我再来报你的大恩大德。”

“老王,快起来。”庞大鸟眼中含泪,很不忍心,问陆逸道:“老大,死的那几个人明明是凶手,他们逃脱了法律的制裁,老王为女儿报仇有什么错,为什么要抓他。”

“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陆逸心里同样感到悲痛,如果当时有人站出来主持正义,老王也不会想到自己亲手给女儿报仇,叹息一声,说道:“我会给相关部门打声招呼,争取给老王找个环境不错的地方,让他度过余生。”

“这件事情我来安排。”哲卫说完,叫了两个不死营外部队员进来,把老王带走了,接着问陆逸:“师父,那个操纵纸人的家伙怎么办?”

“查!”陆逸道:“先从上林寺查!”

“师父怀疑是上林寺的和尚所为?”

“不排除这种可能。”陆逸道:“老王刚才说了,他只有上林寺的佛堂像佛祖说过女儿的遭遇,他又是烧香回来的时候遇到的那个人,所以,那个操纵纸人的家伙极有可能在上林寺。”

“那我这就带人去查。”哲卫说完就要走。

“等等。”陆逸道:“那个人会邪术,你小心点,把赵飞宇叫上,有消息了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哲卫应了一声,快步离开。

陆逸坐在椅子上,紧皱眉头。

“老大,你在想什么呢?”庞大鸟问到。

“我总觉得,那个操纵纸人的家伙不简单是为了练邪术才杀人,我在想,他会不会是你或者是你父亲的仇人?”

“不可能吧!”庞大鸟道:“老大你也看到了,那家伙会操纵纸人,如果真想杀我和我父亲,早就可以对我们动手了。”

“是啊,为什么他没有这么做呢?”陆逸想了半天没想明白,最后揉了揉太阳穴,道:“也许是我想多了。”

就在此时,陆逸的眼皮飞快的跳了起来。

按理说,到了他如今的境界,已经不会发生这种生理反应,转头一看,只见庞大鸟眉心有一团黑气萦绕。

“不好,胖子有危险。”

陆逸心里一惊,当下悄无声息在办公室里布下了一道法阵,说道:“胖子,我去上个厕所,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不管出现什么事情,什么人叫你,你都不要走出这间办公室,知道吗?”

“怎么了老大?”庞大鸟问。

陆逸道:“有人要杀你!”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