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张大福,还有谁?”陆逸问。

“黄松、谭虎和朱元义。”哲卫道“我还查到,老王女儿死了不久,他的账户里面就多了两百万。”

“师父,你说都没错,老王有问题。”哲卫道“我现在怀疑,那几个人的死,跟老王有关。”

“我知道了,你回来吧!”陆逸挂断电话,对庞大鸟说道“派几个人带老王来你办公室,我要亲自问他。”

“老大,你们是不是查到了什么?”庞大鸟问。

陆逸点了点头。

“好,我这就去带老王,你先去办公室等我吧!”庞大鸟说完就就走。

陆逸到了办公室,等了一会儿,庞大鸟就跟两个保安把老王带到了办公室。

“好了,胖子你留下,叫他们出去吧!”陆逸指了指两个保安。

保安出去之后,老王战战兢兢的问道“你们找我什么事?该说的我都说了。”

“老王,你别害怕,坐下说话。”陆逸指了指沙发,然后亲自给老王倒了一杯开水,递给老王,道“喝口水吧!”

等老王喝了一口水,陆逸才说道“那几个人都是你杀的吧?”

“不是。”老王吓得站了起来,说道“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怎么可能杀人?再说,他们跟我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杀他们?”

“老王,我既然让胖子把你叫到这里来,就说明已经掌握了证据。”陆逸道。

“你掌握什么?”老王冷静的问道,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害怕了。

“我查到,你的女儿三年前死了。”

“没错,我家月月三年前因病走了。”

“在我面前,你就不要撒谎了,你女儿并不是病逝,而是自杀。”陆逸道“为什么自杀,你应该很清楚吧!”

“老大,你会不会搞错了,老王的女儿是病逝的,饭店里面很多人都知道。”庞大鸟说。

陆逸没理会他,而是看着老王。

老王的手在颤抖,过了一会儿,才对庞大鸟说“庞总,对不起,我骗你们,我家月月是自杀而死。”

“啊!”庞大鸟满脸震惊。

老王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说道“月月那个时候在上大学,时间比较充足,经常来饭店看我,一来二去,被张大福看到了。”

“张大福那时候已经是经理,位高权重,他找到我,表示想娶月月,可我怎么会同意。月月是大学生,他张大福小学都没毕业,而且,他比月月打了二十岁,月月也不喜欢他。”

“可我哪里知道,张大福那王八蛋贼心不死,把月月骗到房间,把她,把她,玷污了。”

老王额头冒起了青筋,双眼血红,说道“最可恨的是张大福那个王八蛋,玷污月月不说,还叫上了黄松、朱元义和谭虎,一起玷污月月。月月羞愤难当,回家之后就自杀了。”

“老王,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庞大鸟满脸怒气,说道“你要是告诉我,我一定替你杀了那几个王八蛋。”

“谢谢庞总,我知道你很正义,但月月已经死了,我不想再连累别人。”老王恨声道“是我没保护好月月,月月的仇,我要自己报。”

“你我同为父亲,我很能体会你当时的感受,那其他几个人呢,你为什么要杀他们?”陆逸问。

“其他几个人是帮凶。”老王道“出事当天,是吴山丘谎称我出了事,把月月骗到了饭店,在几人对月月施暴的时候,丁家华在门口望风,事后丁家华得到了一笔钱。”

“那李猛呢?”

“李猛是个老好人,胆子小,当时他知道这件事情,不敢站出来,任由那几个王八蛋欺负我女儿,所以他也该死。”老王道“当时饭店那么多人,只要李猛喊一嗓子,我家月月就不会出事,我……”

老王说不下去了,掩面痛哭。

庞大鸟拿了一张纸巾递给老王,安慰道“老王,对不起,我也有责任们,事情出了那么久,我都不知情。”

陆逸叹了一口气,问道“事后,张大福等人给了你一笔钱?”

“是的。”老王承认了,说道“张大福和黄松他们一起给了我两百万,不让我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并威胁我说,如果我敢说出去,他们就要弄死我。”

“你怎么没去报警?”陆逸问。

“去了,没人受理。”老王说道“他们说了,我女儿是自杀,而且,如果真是施暴,需要人证物证,当时一个都没有。后来我才知道,张大福有一个表哥,在局子里做事,是张大福特意打了招呼,让他们不受理。”

陆逸算是明白了,一个痛失女儿的老父亲,寻找正义无门,这才走上复仇之路。

“你为什么杀掉不死营的人?”陆逸问。

老王愣了一下,道“你说的是那个无辜的人?他不是我杀的。”

“不是你杀的?”

“嗯。”老王道“我跟他都不认识,自杀不会杀他。”

陆逸不仅有些疑惑,不是老王杀的,那是谁杀的?

随后,陆逸又问老王“为了把张大福几人都杀掉,你应该计划了很久吧?”

“是的,我整整计划了三年。”老王擦了一把眼泪,咬牙道“埋月月的那一天,我在月月坟前发过誓,一定要为她报仇。三年来,无论白天黑夜,我都在计划怎么报仇。”

“无奈,我年纪大了,体力不行,打不过他们,所以复仇计划一拖再拖,直到前些日子,我遇到了一个人,他说他有办法帮我报仇。”

老王说“刚开始我还不信,可后来试了一下,还真管用。我还要感谢他,要不是他,只怕我这辈子都无法帮我女儿报仇。”

“你说的那个人是谁?”陆逸问。

“我没见过他的真实面目,他交给我几个纸人,说只要我把想杀的人名字写在纸人的背后,那个人就会死掉。”老王说。

“纸人还有吗?”

老王点头“还有一个。”

“给我看看。”陆逸说。

老王从兜里掏出一个纸人递给了陆逸。

陆逸接过纸人,眉头就皱了起来,虽然是一个很普通的纸人,但是他却从上面嗅到了一丝阴邪的气息。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