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祭司眼神幽冷,嘴里念着咒语,双手在胸前结印,很快,他的指尖就出现了神秘的白色光芒,形成一个护盾,挡在他的面前。

“轰!”

陆逸使出的剑气瞬息就斩碎了护盾。

“你——”

大祭司吓得一跳,立刻后退。

“咻!”

剑气如同白虹贯日,凌厉而至。

“啪!”

大祭司躲不开,一掌拍了过去。

“噗!”

“啊……”大祭司一声惨叫,右臂当场被斩掉,鲜血飞溅,忙转身逃命。

“咻!”

剑气太快,刺穿虚空而来,很快就到了大祭司的头顶,如同一座山岳似的,压了下去。

“破!”

大祭司快速伸出手掌,想要推开剑气,可是,这一道剑气重愈千万斤,他的手臂刚接触,就“咔嚓”断裂。

轰!

剑气压在大祭司的背上。

大祭司沉受不住,“扑通”跪在了虚空中。

这让朝天教主和竹本家的领队脸色大变。

“都说凡尔赛的大祭司是位高手,看来也不过如此。”陆逸冷笑道。

“给我开!”大祭司大喝,运转全身力气,想要站起来,可是背上那道剑气,比泰山还重,稳稳的把他压在下面。

“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否则就送你去陪教皇之子。”陆逸道。

“小子,你想杀我,我是不会让你如愿的,要死一起死。”大祭司眸子里闪现出疯狂的杀意,接着,嘴里快速念着咒语,很快,他身上的斗篷绽放出璀璨的白光。

“哟,还是件宝贝啊!”陆逸淡淡笑道,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斗篷上面的光芒越来越亮,最后,似乎比太阳的光辉还要耀眼,大祭司一声怒吼“破!”

“轰!”

斗篷爆炸,大祭司横飞出去,终于摆脱了镇压在他背上的剑意。

“小子,我承认你很强,但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我,只能说你太天真了。”大祭司冷笑,嘴里继续念着咒语,很快,他身上的伤势就快速恢复。

“你毁掉了一件宝贝,才挣脱我的剑气,可惜,我的剑气并没有被毁掉。”陆逸说道。

“小心——”朝天教主急喊。

大祭司陡然察觉到了不对劲,抬头一看,一道剑气从高空落了下来。他认了出来,这道剑气,正是陆逸先前使出的那道剑气。

“什么!剑气怎么完好无缺?”大祭司陡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快速移形换位,盯着陆逸道“你到底是什么修为?”

“我是什么修为你并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今天,死定了!”陆逸手一划,那道剑气又出现在大祭司的头顶,无声无息。

“咻!”

剑气如山,镇压而下。

“快躲开!”朝天教主大喊。

然而。

大祭司速度虽然够快,但依然快不过陆逸的剑气,脚步还没来得及动,剑气由压在了他的背上。

“咔嚓!”

脊柱断裂。

“噗!”大祭司嘴里狂喷鲜血。

“你还有宝贝吗?或者说你还有绝招吗?有的话尽快使出来,否则你真的没有机会了。”陆逸说道。

“小子,你杀了教皇之子,杀了我们凡尔赛那么多兄弟,要是你连我也敢杀,那你得罪的不仅仅只是教皇,还有凡尔赛的十万教众。”大祭司阴狠的说道。

“十万教众?呵呵,你吓我啊!”陆逸不以为意道“你口中的十万教众,在我眼里,不过是一群垃圾。”

“你说你,好歹也是凡尔赛的大祭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为什么总要戴个面具示人呢?你是觉得戴个面具威武一些,还是你长得太丑见不得人?我突然对你面具下的真容有点感兴趣了。”

“你要干什么……”

“咻!”

大祭司话没说完,一道剑气就从他面颊而过,然后,他脸上的黄金面具掉进了海里。

大祭司的真容是个金发碧眼的中年人,高鼻梁,薄嘴唇,下巴上没有胡须,但是,他的眉心却长着一个漆黑的肉瘤子,足足有大拇指头那么大。

在场的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大祭司的面容,非常好奇。

“我就说嘛,你长得不好看,果然如此。”陆逸笑道“要是你不戴面具,只怕教皇看了你的面容都想吐。”

“你——”大祭司气急,大吼着想要挣脱剑气的镇压,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挣脱,不禁扭头看向朝天教主和竹本家的方向,喝道“两位,你们还在等什么?再不出来,咱们都要死!”

朝天教主和竹本家领队交换了一个眼神。

“出手!”竹本家的领队说完,大步迈出。

“杀!”朝天教主一声大吼,手中出现了一把细长的薄刀,冷光闪闪,凌空劈向陆逸,刀气有三四百米长,威势骇人。

“雕虫小技!”陆逸弹指一挥,一道剑气射了出去,斩碎刀气,径直向朝天教主斩来。

朝天教主脸色大变,身子快速冲向天际,因为陆逸强横的实力,让他看不到半点希望。

“先让你滚回去,你不回去,现在想跑,没用了。”

咻!

剑意凌空,把朝天教主镇压在了下方。

“扑通!”

朝天教主干脆放弃了反抗,自己跪了下去,对陆逸求饶道“陆公子,是我自不量力,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饶我一命。”

“你说你,呆在大东多好,偏偏要来我们东海闹事,不是找死是什么?”

“是是是,是我找死,陆公子,你大人有大量,求你放我一马,我保证,从今以后,大东永远不侵犯华夏,没有华夏的允许,我们以后绝不踏进华夏一步。”

“你们这种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这个世上,什么药都有,唯独没有后悔药,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的作为埋单。”

朝天教主从陆逸的语气中听出了杀意,忙道“陆公子,你不要杀我,我……”

“噗!”

陆逸没让他说完,就动手了,剑气镇压下去,朝天教主的身体瞬间化成了血雾,身死道消。

全场经若寒蝉,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我这辈子,最讨厌软骨头。”陆逸说完,目光扫了一眼,发现,竹本家的领队竟然回到了船上。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