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头版,是一行醒目的大字。

“瑞典皇家医学院连胜五场,华夏医学界全面溃败!”

陆逸阅读下去。

原来。

瑞典皇家医院来了一个医学考察团,以交流为名,实则是与华夏医生比试,半个月来,他们连胜五场,出尽风头。

“你看看这份报纸。”萧韵云递给陆逸一份医院专题报纸。

陆逸扫了一眼,眉头皱的更紧了,一条条新闻,让他非常不舒服。

“华夏医生全面溃败,究竟是医生不行?还是技术不过关?”

“论华夏医学没落!”

“华夏医生浪得虚名,瑞典医学世界第一!”

甚至,上面还有些评论员写的文章,更是令人生气,一个个把国外医学吹捧上天,把华夏医学和医生贬低,恨不得把每个病人的死亡都怪在医生身上。

“胡说八道!”陆逸一声冷哼,报纸在他手里化成了粉末,问在场的几个女人道:“梦寒这么忙,是因为这个事情?”

“嗯。”萧韵云点头。

沈星儿插话道:“梦寒姐毕业于燕京医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同时,她还是瑞典皇家医学院聘用的第一位华人教授。”

陆逸这才想起来,李梦寒曾经在瑞典皇家医学院工作过。

“听说这次带队的人,是瑞典皇家医学院一名很厉害的教授,好像培养的几个学生,都拿到了诺贝尔医学奖,总之很厉害。”

韩雪补充道:“这个事情在医学界掀起了很大的震动,瑞典皇家医学院考察团连胜五场,我们国家的医生一场都没胜利。”

“其实在输了两场之后,就有老专家坐不住了,亲自出手,然而,还是败了。”

“知道是怎么败的吗?”陆逸问。

韩雪摇头。

叶天心解释道:“连输五场,说出去丢人,所以具体细节就没有对外公布,不过梦寒这几天一直跟着考察团,她应该了解。”

萧韵云叹气道:“这个事情这两天在微博上也发酵了,国内医生连败五场,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被网友骂惨了,还有一些自媒体故似乎有意在带节奏,搞得网友义愤填膺,对国内医生的职业素养,专业能力产生了质疑。”

“我这几天也让小雪收集了一些资料,发现,自从这个事情出了以后,各大医院几乎每天都会发生医患矛盾,甚至,还有病人家属不相信医生的技术,拔刀刺伤了医生。”叶天心说。

韩雪又道:“外媒现在也在也在大肆宣传这个事情,都在看我们的笑话。”

陆逸疑惑道:“按理说不应该啊,我们国家的医学院,还有那些三家医院,甚至是保健局,有很多医术精湛的专家教授,他们怎么会输?”

“的确有很多厉害的医生,但是我听梦寒说,她去拜访了不少人,那些老专家老教授都不愿意出手,怕输给了外国人,毁掉一世英名。”

“迂腐!”陆逸骂道:“要是整个医学界颜面无存,他们还有什么英名?”

“现在瑞典皇家医学院考察团大放厥词,说要连胜十场再回国。”叶天心道:“还有五场,未必我们国家的医生赢不了。”

“下一场比试什么时候?”陆逸问。

“今天。”赵清思道:“因为连输了五场,今天跟瑞典皇家医学院考察团比试的是国医圣手胡青牛。”

“老胡?”陆逸诧异了一下,对于胡青牛的医术他很了解,现在胡青牛就出手,可见,是逼得没有退路了。

“知道比试时间和地点吗?”陆逸问。

“上午八点钟,在首都协和医院。”赵清思回答道。

陆逸看了一眼时间,还有时间,当下一边吃早餐一边说:“我吃完早餐就去首都协和医院看看。”

“你要出手?”萧韵云问。

“看吧,若是他们欺人太甚,那就只能我出手了。”陆逸说。

吃完饭。

陆逸开车来到协和医院。

正式比试的地方在五楼,整个楼道都被封锁了,没有专家证不能进去,陆逸拿出了不死营的证件,保安没敢阻拦。

会议室里,放着一张巨大的放行长桌,华夏医生对面坐着七八个外国人,居中一人年纪五十出头,头发微卷,打着领结,看起来非常绅士,留着络腮胡,满脸笑容。

他身边的人,一个个神态倨傲,根本没把华夏的医生放在眼里。

除此之外,还有医疗系统的领导和一些医生。

硕大的会议室几乎坐满了。

陆逸扫了一眼,没看到胡青牛和李梦寒,便在最后排的角落里坐了下来。

等了不到半分钟,胡青牛和李梦寒就进来了,身后跟着几个医生。

“胡,终于见到你了。”络腮胡外国人站了起来,亲自迎接胡青牛,笑容非常热情。

“卡尔先生,百闻不如一见,我也终于见到你了,欢迎你来华夏。”胡青牛和络腮胡亲切握手,笑着说道:“刚才路上堵车,我迟到了,在此向你道歉,还望你不要见怪。”

“理解理解,毕竟你们国家的交通比你们国家的医术还烂。”卡尔此话一说来,在场的华夏人脸色纷纷变了。

这明显就是在侮辱华夏。

胡青牛笑着说道:“卡尔先生有所不知,华夏地大物博,人杰地灵,我们要是出国考察,一般都是几百人的团队。”

虽然他说的是汉语,但现场有翻译,坐在那里的考察团几名成员顿时怒目看向胡青牛,神色不善。

他们也听了出来,胡青牛是在讽刺他们国家小,人少。

卡尔反击道:“地大并非国强,人少并非实力弱。胡,我看我们就不要废话了,直接开始吧!”

“好!”胡青牛点头。

根据今天的安排,这一场是比试治疗风湿病人,双方各出一名医生,各自治疗一名风湿病人,谁的治疗速度快,效果好,谁就胜利。

规则非常简单。

很快。

两个病人就被送到了会议室。都是因为膝关节风湿,无法站立的病人,年纪都差不多。

“卡尔先生,很乐意跟你切磋,交流医术。”胡青牛笑道。

“胡,你误会了,今天你的对手是他。”卡尔指了指一个很年轻的医生,说道:“他叫西蒙,是我的学生。”

闻言,在场的华夏人脸色又变得难看起来,因为胡青牛是大名鼎鼎的国医圣手,卡尔让他学生跟胡青牛比试,不仅是在侮辱胡青牛,也在侮辱华夏所有的医生。

“胡老,要不我来吧?”李梦寒说。

胡青牛摇了摇头,低声道:“这一场,不能再败了。还是我来吧!”

“胡,敢跟我学生比吗?”卡尔笑问。

“有何不敢?”胡青牛笑道:“医学不分国界,医术不分年龄,能跟卡尔先生的高徒比试,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

“很好,那开始吧!”

胡青牛和西蒙分别走到两个病人的面前,开始治疗。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