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子眸子里陡然绽放出了神采,对6逸说道:“6公子,有一件事我想麻烦你。”

“请说。”

“多年前,我曾经收了一名弟子,我想请你帮我把这个给他,让他到稷下学宫来,担任掌教。”夫子说完,把随身的一枚玉牌解下,交到6逸手中说:“他姓顾,名源,家住平阳镇,是个书呆子。”

“平阳镇在哪里?”6逸接过玉牌,问道。

“从这里一直往东,只有千里路程。”夫子说道:“有顾源执掌稷下学宫,我也放心。”

“前辈放心,我一定会亲自把您的玉牌交给他。”6逸保证道。

宁震也冷静下来,神色复杂的看着夫子,问道:“前辈,您还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夫子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道:“黑暗将至,你们还是早做准备。”

“谢谢前辈提醒。”

“好了,6公子,送我上路吧!”夫子说完,闭目盘膝,神色平静。

“恭送前辈!”6逸给夫子行礼。

宁震等人也鞠躬。

面前这个人,哪怕他是死神,杀人如麻,作恶多端,可是,他也是稷下学宫的掌教,天下儒家之。

“谢谢!若有来世,我宁愿做一个普通人,也不愿背负这么重的罪孽。”夫子说完,再也不言语。

“噗!”

6逸出剑了,一剑刺穿夫子的头颅。

元神碎裂。

夫子陨落。

“轰!”

万里长空,雷鸣电闪,紧跟着,天上飘起了鹅毛大雪,很快,天地间就像是披上了一层银装。

“这个天气不应该下雪啊!”宁雨夕说。

“这是准帝强者陨落后的异像。”6逸说。

“准帝?”邢元青一惊,问道:“夫子是准帝强者?”

“嗯。”6逸点头,道:“无论是稷下学宫的掌教,还是刑天脑,都是龙虎榜靠前的人物,甚至,排名还在苦竹斋掌教之前。”

“这么说,夫子比苦竹斋掌教的修为还要高?”邢元青更加惊愕。

“是的。”

“既然夫子是准帝强者,那先前为什么不是6少你的对手?”邢元青不解的问道。

“夫子使用手段,把自己的修为压制到了圣人王巅峰,还有,他想死。”6逸道:“夫子也很痛苦,人前他是天下儒家之,人人崇敬,人后却是杀人如麻的恶魔,他在正邪之间相互交换,苦不堪言,只有死,他才能彻底解脱。”

“小6说的是,只有离开这个世界,才能真正的解脱。”宁震看着夫子的尸体,说道:“哪怕到现在,我都无法相信,名誉天下的夫子,会是刑天脑。”

“想必天下真正知道夫子是死神的人,应该只有我们几个,这件事,大家都烂在肚子里吧!还有,也不要对外宣传夫子已死的消息。”6逸这么做,是为了维护夫子的声誉。

毕竟,天下有很大一部分人视夫子为老师,若是他们知道夫子就是死神,肯定无法接受。

“6少,那夫子的尸体怎么办?”邢元青问。

“要不我把夫子尸体带回家,给他供奉灵牌。”宁震说。

6逸思索片刻,最终摇头,说道:“夫子求死,早就不想留在世间,还是让他随风消散吧!”

“嗡!”

6逸伸出右手,掌心释放出璀璨的金光,笼罩住夫子的尸体,很快,夫子的尸体就化成了粉末,随风飘向远方。

“姐夫,我们现在去哪?回家吗?”宁雨夕问6逸。

“还是先去平阳镇找顾源吧,完成夫子的嘱托后,我们再回家。”6逸说完,带着大家横渡虚空,前往平阳镇。

千里路程,以他

们的度,几息便到。

平阳镇在修真界是个很不起眼的小镇,这里民风淳朴,哪怕到了晚上,镇上的行人依旧不少,悠闲的散步,有说有笑,时不时见到一群小孩子,穿梭在街头巷尾,打打闹闹。

“老邢,找个人问问,看有没有人认识顾源。”6逸吩咐道。

“好。”邢元青连续找了四五个人,说也奇怪,竟没人认识顾源。

“夫子这弟子还真难找。”邢元青抱怨了一句,问一个卖鞋垫的盲人老太婆,问道:“大娘,你认识顾源吗?”

“顾源?你说那书呆子啊,我知道。”

“他家在哪里?”

“沿着街一直往前走,看到门口有一棵大柳树,那就是书呆子的家。”大娘笑道:“你们要是说找书呆子,街上的人都知道,可要是说顾源,只怕知道的人很少。”

“谢谢大娘。”邢元青道谢了一句,带着6逸等人沿着街道一直往前走,过了三四分钟,一棵大柳树出现在视线中。

大柳树的正对面,是一栋瓦房。

邢元青上前敲门。

等了一会儿,没人开门。

“砰!”

邢元青一巴掌打开了门,和6逸几人走进院子,顿时,一阵书声传了出来。

“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百姓日用不知;故君子之道鲜矣……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

寻声望去,只见屋前的台阶上,坐着一个衣着干净的男人,准确的说,是个个年纪不小的男人,满脸沧桑,头都白了。

“这就是顾源吗?年纪不小了啊!”

“而且是王者境。”宁震说。

“不会吧!”邢元青仔细看了一眼,惊叫道:“还真是个王者境,夫子的弟子怎么修为这么低?”

“先问问吧,看是不是顾源。”宁雨柔说。

6逸上前,说道:“打扰一下,你是顾源吗?”

白男人这才察觉到有人到来,抬头愣了一会儿,又看了大家一圈,这才点头。

“那这么说,你是夫子的弟子了?”6逸又问。

“对,我是夫子的弟子。”顾源起身,非常礼貌的问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夫子让我来找你的。”6逸说完,拿出玉牌,递到顾源面前,说道:“夫子让你去稷下学宫,出任掌教。”

顾源脸色猛变:“夫子他……”

“已经仙逝。”

“敢问,夫子是怎么死的?”顾源问。

“年岁已高,看破红尘,自寻解脱。”6逸说。

“我明白了。”顾源恭敬的从6逸手中接过令牌,然后朝稷下学宫的方向跪拜,说道:“师父,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随后,他站起身,一步迈到虚空。

紧跟着。

在6逸等人震惊的眼神中,顾源的修为从王者境,一路突破,到龙门境、通神境、圣人境,直至圣人王……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