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逸连续发出三问,声音颤抖,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这到底是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死神会是你!”

听到陆逸的话,邢元青等人非常震惊。

“看陆少的样子,他认识死神?”

“死神到底是谁?”

大家不由关心起来。

“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是死神?你可是名满修真界的稷下学宫掌教,天下儒家之首,为什么会是杀人不眨眼的刑天首脑?”

陆逸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什么,夫子就是死神?这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夫子堂堂正正,身怀浩然正气,怎么会是刑天的首脑!”

“陆逸,你是不是搞错了?”宁震忍不住出声问道。

“杀了我吧!”死神声音沙哑的说道。

陆逸并没有杀他,而是收回了剑,说道:“你既然是刑天的首脑,那就该死,不过死之前,我还想听听你的解释。”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全天下的修士都敬佩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陆逸吼道。他难以接受,名誉满天下的夫子,怎么会是刑天首脑。

“你真是夫子吗?”宁震颤声道:“死神,还请你取下面具,让我看一眼你的脸。”

“夫子前辈是个好人,绝对不会是刑天首脑,姐夫,你肯定搞错了。”宁雨夕说。

陆逸脸色肃然。

“唉……”

长叹一声,死神转过了身,然后,慢慢地取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大家都熟悉的脸庞。

“天啊,真是夫子前辈!”宁雨夕捂住了嘴。

“怎么会这样!”宁雨柔也满脸震惊。

宁震先是震惊,难以置信,接着,怒吼道:“夫子,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到了宁震这个境界,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一般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让他产生波动,而夫子是死神的事实,彻底让他情绪失控。

他小时候,就听说过很多夫子和稷下学宫的事迹,他梦想进入稷下学宫,拜入夫子门下,成为其弟子。

可稷下学宫销声匿迹,夫子不见踪影,最后,他靠着家族的培养,成了荒古宁家的家主。

虽事已至此,可夫子依然是他的精神偶像。

不仅是他,全天下的修士,其中有一大半人,可以说都是夫子的崇拜者,视夫子为自己的老师。至于另外一小部分人,则十分尊敬夫子。

夫子的修为、学识和为人处世的态度,令天下人仰慕。稷下学宫,也成了天下修士最向往的地方。

宁震之所以反应这么大,就是当看到夫子的另一面的时候,他难以接受,多年来的崇敬瞬间崩塌。

他觉得自己被欺骗了。

这就好比你很喜欢一个演员,他把每个角色都演得惟妙惟肖,在荧屏上,他是让人喜爱的绝世好男人,然而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他在现实生活中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

这种巨大的反差,会让人崩溃。

会把之前所有积累的好感彻底粉碎。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夫子!”宁震咆哮。

“我也不想是我,可事实就是我。”夫子坐在地上,平静地说道:“明月楼的事情是我做的,之前你们所了解的刑天所为,都是真的,也都是我做的。”

“前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宁雨昔问。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脑子里好像有一个声音,让我去做一些我不愿意做的事情,要是不做,我会很难受,可如果做了,我会觉得很畅快,前所未有的畅快。”夫子抬头看着陆逸,说道:“就好像今天,我知道我来找你,必死无疑,可我还是来了。”

“所以刚才交手中,你并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你在求死。”陆逸说。

“我作恶太多,早就不想活了,可我又没有勇气面对死亡。”夫子说:“世人眼中,我是稷下学宫掌教,天下儒家之首,可只有我知道,我是杀人不眨眼的死神。”

“很多年前,当我脑子里第一次响起那个声音,让我去杀人的时候,我很克制,我甚至尝试过很多方法,都没法消除掉那个声音,最后,我杀人了,只等杀人后,那个声音才消失了一阵子。”

“后来,杀的人越来越多,无奈之下,我只好把稷下学宫隐匿起来,不被世人找到,因为我知道,如果天下人不停地到学宫来,总有一天,我是死神的身份会暴露。”

“到那时候,天下人会怎么看我?”

“这些年,我也尝试过很多次,想要彻底消除脑子里的那个声音,可是我真的控制不住啊!”夫子痛苦的说道。

邢元青靠近陆逸,在他耳边道:“陆少,你是医生,夫子说的这种情况,是不是精神病?”

“准确的说,是精神分裂。”陆逸叹息一声,问道:“前辈,你是刑天首脑的首脑,那你的成员呢?”

夫子摇头:“没有成员,刑天就只有我一个人。”

“这怎么可能!修真界的人都知道,刑天是一个组织。夫子,该不是你的那些弟子就是刑天成员吧?”邢元青不相信夫子说的话。

“他们不是刑天,手上也没沾染过鲜血,之所以世人会认为刑天是一个组织,除了我刻意误导,还因为我会一门功法。”夫子说完,运转灵力。

“刷!”

瞬间,在夫子身边,出现了七八个跟夫子一模一样的人影。

“道身?”邢元青一惊。

“不是道身,是分身。”陆逸说。

“陆公子说的没错,是分身,道身的实力不弱于本尊实力,可分身的实力,达不到本尊百分之一。”夫子道:“身为稷下学宫掌教,手上却沾满鲜血,活着是一种罪孽,这种日子太煎熬了,我不想再过下去了。”

“陆公子,送我一程吧!”夫子恳求道。

陆逸沉默片刻,握紧了剑,说道:“你放心,你死后,我会告诉你的弟子们,你游历天下追求大道去了。”

“谢谢你帮我隐藏真相。”

“夫子,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陆逸问。

“没……等等,还有一件事。”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