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逸皱起了眉头。

怎么会是这样?

“陆少,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邢元青问道。

“不会。”陆逸摇头,说道:“天机子前辈给我绘制的位置,就在这里。”

“可怎么是一片湖,不见稷下学宫?”

宁雨夕也说道:“是不是天机子前辈搞错了?毕竟,他是人,并不是洞悉一切的神。”

“胡说。”宁震道:“天机子前辈纵横修真界这么多年,推演天机无数,还没有一次弄错过。”

“那为什么我们没见到稷下学宫,也没有见到夫子?”

对于宁雨夕的这个问题,宁震也无法回答。

“要不,我们在四周找找吧!”宁雨柔说道:“说不定夫子就在这里。”

“嗯,找找看。”陆逸同意了宁雨柔的提议,毕竟,现在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

当下,一群人沿湖寻找,大约走了几公里,终于,视线中出现了一个垂钓的老人。

老人面色蜡黄,坐在岸边垂钓,身上披着一件蓑衣,脚上穿着草鞋,俨然就是一个老农民装扮。

宁雨柔走了过去,轻声问道:“老人家,请问您一下,您是住在附近吗?”

老人抬头,看了看宁雨柔,木然的点头。

“那您知道稷下学宫吗?”宁雨柔又问。

“当然知道。”

宁雨柔神色一喜,又问道:“那您知道夫子吗?”

“知道。”老人笑道:“小姑娘你考我是不是?这个你可难不住我。夫子是稷下学宫的掌教,是天下儒道之首,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那您知道夫子在哪里吗?”

“当然是在稷下学宫。”

问题又回到了原点。

宁雨柔一愣,敢情自己问了那么多,白问了。

“我来问。”邢元青道:“老人家,据我所知,稷下学宫就在附近,您知道吗?”

“什么,你说稷下学宫在附近?”老人哈哈大笑,道:“这不可能。我天天在此垂钓,如果稷下学宫在附近的话,我早就见到了。”

“这么说,稷下学宫不在这里?”

“肯定不在这里。”老人道:“我已经在这里垂钓了数十年,若是稷下学宫在的话,早就见到了。”

邢元青扭头问陆逸:“陆少,现在怎么办?”

“继续找。”陆逸这次目的很明确,就是找到夫子,拿到那张通往不死山的地图,顺便,找刑天首脑死神问问,明月楼的惨案是不是他做的,如果是,也要解决死神,帮凰舞报仇。

宁震也不禁疑惑起来,说道:“莫非,天机子前辈真的算错了?”

“天机子前辈为了帮我推演天机,已经付出了生命,他应该不会骗我,更不会算错,我有种直觉,稷下学宫就在此地。”陆逸道。

“可是,在哪呢?”宁雨夕秀眉微蹙。

“我们再找找看,就围着这个湖周边找。”陆逸说完,转身准备离开,可突然,他又回过了头,看了看老人垂钓的鱼竿。

“怎么了?”宁雨柔注意到他的动作,问道。

陆逸没有说话,悄然开启了天眼通,顺着鱼竿前端的鱼线往下一看,发现,鱼钩竟然是直的。

再盯着垂钓的老人看了看,陆逸发现,在天眼通之下,老人家竟然变得有些缥缈起来。

“陆少,我们走吧,去找夫子。”邢元青道。

“不用找了。”陆逸说。

“为什么?”邢元青一愣。

“是啊姐夫,为什么不找了?”宁雨夕歪着头,疑惑的看着陆逸。

“夫子钓鱼,愿者上钩。我们要找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陆逸对着垂钓的老者微微鞠躬,行礼说道:“晚辈陆逸,见过夫子。”

众人一愣。

纷纷看向垂钓老人,只见老人一动不动。

“陆少,你会不会搞错了?就他那个样子,怎么可能是名震天下的夫子?”邢元青根本不信。

“是啊,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宁雨夕说。

“我也觉得有些不像。”宁震道。

宁雨柔觉得也不像,可见陆逸神色认真,只好对垂钓的老人说道:“老人家,我们不远千里迢迢来此,就是为了寻找夫子,如果您是,还请您表明身份。”

“哎呀,老夫悠闲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还是被人找到了。”老人扭头,看着陆逸等人笑道:“修真界能找到我的人,不会超过三个,要是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天机子帮的你们吧!不错,老夫正是稷下学宫的掌教。”

“见过夫子!”

“晚辈荒古宁家,宁震见过夫子。”

众人行礼。

“无需客气。你们等我一会儿。”夫子说完,继续垂钓。

大家在一旁静静等候。

过了会儿,陆逸感觉后腰被人掐了一下,回头一看,只见宁雨夕俏生生的看着他,小声问道:“姐夫,你是怎么发现他是夫子的?”

陆逸说:“我看到鱼钩是直的,所以觉得他不是普通人。”

“鱼钩是直的?”宁雨夕小嘴微张,问道:“那岂不是钓不到鱼?那还叫我们等他。”

“雨夕,你可别小看的夫子。”陆逸道:“夫子钓鱼,愿者上钩!”

夫子听到了陆逸这句话,嘴角微微勾起,出现了一抹笑容。

继续等待。

三分钟不到,突然听到夫子一声大叫。

“鱼上钩了。”

然后,众人就见到夫子钓起了一条大鱼,少说有七八斤,把鱼竿都给压弯了。

“好大一条鱼。”宁雨夕惊讶。

“看来你们来得是时候,待会儿可以喝新鲜的鱼汤了。”夫子说完,把鱼放进了背篓,收起了钓具。

“夫子前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稷下学宫应该就在附近吧?”宁雨柔试探着问。

“聪明!”夫子笑道:“稷下学宫就在这里。”

“那为什么我们没有看到?”宁雨夕问道。

“因为我把它藏起来了。”夫子问宁雨夕,“想看看稷下学宫吗?”

宁雨夕猛点头,说道:“想!”

“那好,我带你们去看看。”夫子起身,对着面前的湖泊低声喝道:“天门开!”

哗啦啦……

顿时,只见湖泊水朝两边分开,出现了一条进入湖底的通道。

“随我来吧!”夫子背上背篓,然后在前面带路,沿着通道走了下去。陆逸几人快步跟了上去。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