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

天神战舰上的人一个个面无苍白,吓得浑身颤抖。

宁震也有些慌了,心想陆逸该不是真要把周家的人杀光吧?

这时,只见陆逸动了。

他提着剑,步伐很慢,登天而上,朝天神战舰走去。

“不好了,他来了!”

“完了,我们都要死了!”

“他是最年轻的圣人王,没有谁挡得住他!”

“老祖都被他杀了,现在怎么办啊?”

“我们一起打碎这座大阵,冲出去!”有人建议说,当下,十几个周家的圣人联手攻击大阵,可无论他们做,大阵都纹丝不动。

“这是圣人王的手段,我们破不开。”

“难道要在这里等死吗?”

“求饶吧!”

扑通!

天神战舰上有一尊圣人率先跪了下去,哭着向陆逸求饶道:“求你放我们一条生路,我是随老祖来增长见识的,我不想死啊!”

“隋海超,你给我起来!”有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圣人冲跪下的圣人喝道:“老祖和长老都是被他杀的,他是我们周家的仇人,你给他下跪干什么?”

“扑通!”

话音刚落,旁边跪下了一大片,全都是周家的弟子。

“你们——”

“我们不想死!”

“他虽然杀了老祖和长老们,可只要放了我,就是对我有恩。”

“我家里还有老母亲和刚过门的媳妇儿,我不想死。”

“我的孩子还等着我回去。”

说着说着,周家的人又开始抱怨。

“都怪我那个长老师父,我是不想来的,他偏偏要我来,说对我有莫大的好处,现在好处没见到,反而要死了。”

“我怎么就生在了周家!下辈子若是有机会投胎,我一定不要生在周家!”

“老祖刚愎自用,不听劝阻,付出了神灵水也没得到神药,还搭上了性命,真不知道他作何感想?”

陆逸距离天神战舰越来越近。

“公子,只要你不杀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哪怕是给宁家做看门狗都行。”一尊圣人急道。

另外一尊圣人跟着道:“我愿意跟随公子,永生永世给公子当仆人。”

“公子,饶了我们吧!”

“千错万错,都是老祖的错,希望你不要怪在我们身上。”

“……”

各种求饶的理由,地面上的宁震都被感动的差点流泪,犹豫了片刻,开口对陆逸说道:“要不,就算了吧!”

“他们都是一些年轻人,来这里也都是受周家老祖和那些长老的蛊惑,要是死在这里,只怕家里人会很痛苦。”

“周家已经付出了代价。况且,今天已经死了不少人,要是再死人的话,只怕有损阴德。毕竟我们修士都讲究因果。”

陆逸脚步一顿,“那你的意思是?”

“放了他们吧!”宁震说。

陆逸盯着周家的那些圣人看了好一阵,嘴里才吐出一个字。

“好!”

听到陆逸同意了宁震的话,顿时,天神战舰上的人一个个欣喜若狂,纷纷对宁震感恩戴德,感谢不已。

“谢谢宁家主!”

“谢谢宁家主宽宏大量,从今以后,我们周家永世不敢侵犯宁家。”

“若是宁家主不嫌弃,我们周家愿与宁家结世代之好!”

“宁家主……”

一片好话。

宁震脸上出现了笑容,大气的说道:“诸位,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是被逼无奈,要不是周家老祖抢神药,杀我家长老,结果也不会这样,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已经落幕了,希望你们回去之后,好好和家人在一起,少造杀戮,努力修炼,争取有一天争夺天命,名扬修真界。”

“谢谢宁家主!”周家众人起身,对着宁震九十度鞠躬。

“锵!”

一声杀意蓦然响起,如同天剑出鞘,威慑九天十地。

周家众人猛抬起头,看到陆逸举起剑,一个个吓得仓惶后退,有人还在质问宁震说:“宁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逸,你要干什么?”宁震急问。

“想要绝对的安全,只有灭掉隐患。他们这些人,虽然已经对宁家构不成威胁了,可你别忘了,他们骨子里流淌的还是周家的血脉。”

“他们一日不死,宁家就一日不得安宁!”

“你可以不计较放他们走,可我不行。”陆逸道:“我不希望有一天,这些人杀了你,雨柔心痛。你说他们有老有小,你怎么不想象你的家人?”

“我——”

“身为一家之主,要做的,就是不要让自己的家人生活在危险当中。”陆逸抬眼看着天神战舰的上的人,说道:“我说了,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逃,只有你们死了这件事情才会停止,我说到做到。”

“你们要怪,就怪周家老祖,你们不该是他的后人、弟子,不该跟他来到这里!”

“其实你们最应该埋怨的,就是命!”

“你们命里遇到了我,注定要死!”

锵!

剑光起,鲜血喷。

陆逸出剑,杀进了天神战舰,一时间,四处血液飞溅。

这注定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屠杀。

周家剩下的这群圣人,被陆逸一人全部解决,一个没剩,看着满地的尸体,陆逸没有任何怜悯,脸上还出现了笑容。

“这小子杀心太重了!简直就是一尊杀神!雨柔心地善良,怎么会找这么一个人!”宁震惊得不敢说话。

就在这时,他见到陆逸举起了剑,准备毁掉天神战舰。

“等等!”宁震忙开口道:“天神战舰是周家的至宝,可以抵御准帝强者的攻击,你别毁掉了。留下来有用。”

陆逸想了想也对,当场霸强势炼化天神战舰,随后,他又在天神战舰的外表布下了一座剑阵,最后才将天神战舰收进空间戒指。

“咕咕!”

药貂叫了起来。

“你个小家伙,在里面不好玩吗?”陆逸好笑,这段时间,他都没把药貂放出来。

“咕咕!”药貂摇头。

“那出来玩吧!”陆逸把它放了出来。

药貂跳到了陆逸的肩膀上,好奇的打量周围的环境。

宁震看到陆逸肩头突然出现了一只小动物,也没感觉奇怪,毕竟,修真界很多人都养神兽当宠物,笑着对陆逸说道:“陆公子,今天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

“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拿来!”陆逸的手伸到了宁震面前。

宁震好像明白了什么,笑道:“陆公子别着急,回头我就把雨柔的生辰八字给你……”

“说什么呢!”陆逸打断道:“把那本手札给我。”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