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之后,大家便赶往广场。

天下风云榜还在角逐阶段。

6逸几人去抽签。

“大哥,你这次对手是谁?”木恩问。

6逸打开抽欠条,上面写着一个人名:夷陵公子!

“咦,是他!”拓跋轮回惊咦。

“你认识?”6逸问。

拓跋轮回道:“我以前见过夷陵公子,他在江陵一带很有名气,也算是个天才,修为很高,估计这回你遇到了劲敌。”

“比空虚和尚如何?”6逸问。

“夷陵公子的修为不弱于空虚和尚,你想赢他,只怕也要打一阵子。”拓跋轮回说。

6逸笑道:“正好,这几天遇到的都是废物,正要找个人切磋一下。”

这个时候,裁判走了过来,说道:“几位公子,因为时间关系,今天赛程安排的比较紧张,你们赢了第一场之后,还要来抽签,今天要比试三场。”

“你怎么知道我们会赢?”木恩问。

“几位都是天才中天才,不赢才奇怪。”裁判笑着说道。

“多谢。”6逸道了一声谢。

裁判转身离去。

几人来到台下,观看比试。

片刻,一阵兰花香味从身后传来,6逸没有回头,就知道是宁家姐妹来了,说道:“宁姑娘也来观战吗?”

“6公子怎么知道是我?”

6逸回头,只见宁雨柔脸上有着疑惑,微微一笑,说道:“因为我记得仙子身上的香味。”

刷!

宁雨柔脸色通红,就像是熟透的苹果。

听到6逸的话,宁雨夕急着问宁雨柔:“姐姐,那天晚上你去找他,你们到底干了什么?他怎么知道你身上的香味?”

“我……”

“姐姐,我不管你和他之间生了什么,但总之我要提醒你,你的男人必定是修真界最杰出的人,绝对不是他。”

6逸听力何等灵敏,虽然宁雨夕把声音压得很低,可他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笑着问宁雨夕道:“不知道,哪种人在你眼中才算是修真界最杰出的人?”

“落尘那种。”宁雨夕脱口而出,接着又道:“即便没有落尘优秀,起码也得像齐天和姜若飞那样。”

“我承认,落尘确实是很厉害,不过并不代表他就是修真界最杰出的人,至于齐天和姜若飞嘛,呵呵。”6逸好笑。

“你什么意思?”宁雨夕不悦。

“呵呵。”6逸再笑。

宁雨夕都快抓狂了,问道:“你呵呵到底是什么意思?”

“呵呵。”

“……”

宁雨夕起得脸色涨红。

“好了妹妹,不要无理取闹了。”宁雨柔瞪了自己妹妹一眼,对6逸说道:“不好意思,让6公子见笑了。”

“没关系。”6逸瞥了一眼宁雨夕,笑着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跟小姑娘一般见识。”

“你说谁小呢?”宁雨夕很不满。

”难道不是么?”6逸瞟了宁雨夕胸前一眼,一对a,你不小谁小?

宁雨夕注意到6逸的眼神,耳根刷的红了。

“流氓!”宁雨夕骂了一句,躲在了宁雨柔的背后,生气的说道:“姐姐,他欺负我。”

“好了。”宁雨柔忙转移话题,问道:“6公子,不知道你今天的对手是谁?”

“夷陵公子!”

“是他!”宁雨柔忙道:“6公子可要小心了,夷陵公子来自江陵,也是年轻一辈中的天才,修为比姜若流还要高深。”

“希望夷陵公子打死你。”宁雨夕挥舞着小拳头,诅咒道。

6逸不以为意,道:“我会注意的。”

宁雨柔见6逸云淡风轻,看不出丝毫压力,再联想到九转金身决和6逸杀姜若流的手段,顿时看6逸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等了不到十分钟,就到6逸了。

他还没上去,一道人影就飞掠出现在台上。

那是一个年轻人。

容貌俊秀,留着长,穿着一件华贵青衫,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一股世家公子的气质,引得在场的女修士倾慕不已。

“天啊,是夷陵公子!”

“太帅了!”

“要是能嫁给他就好了。”

“不知道夷陵公子的对手是谁?”

“不管是谁,只要遇到夷陵公子,肯定必败无疑。”

“是啊,夷陵公子可是天才!”

“宁仙子,我先上去了。”6逸拱手说道。

“小心。”宁雨柔再次提醒。

6逸点点头,转身上台。

“哼,最好被夷陵公子打死。”宁雨夕在后面小声道。

6逸听见了,也没理会,慢悠悠的登台。

“是6逸!”

“夷陵公子的对手是6逸。”

“这下有好戏看了。”

“别看6逸只是个通神镜,可狠了,连姜若流都敢杀。”

“不知道夷陵公子会不会和他开启生死台?”

“夷陵公子确实很帅,可是你们现了吗,其实6逸也很帅的。”有女修士说道。

“帅有什么用,他又不是天才。”宁雨夕说。

“可姜若流是天才,还不是被6逸杀了。”

宁雨夕顿时语塞。

旁边的女修士含情脉脉的看着登台的6逸,春心荡漾,说道:“我现我越来越喜欢6公子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婚配,好想被他抱在怀里宠溺。”

宁雨夕气不打一处来,骂道:“小骚蹄子!”

“你说谁呢?”

“就说你怎么了!”宁雨夕道:“6逸是我姐姐的男人,你还想跟我姐姐抢吗?”

女修士看了一眼宁雨柔,畏惧的退开。

“闭嘴!”宁雨柔气的满脸通红,呵斥道:“大庭广众,成何体统,以后不混胡说八道,否则下次出来我就不带你了。”

6逸终于走到了台上。

“在下6逸。”6逸先自我介绍,接着拱手笑着说道:“早就听闻了夷陵公子是当世天才,百闻不如一见,幸会幸会。”

“我听说你很嚣张,这两天赢了好几场,就连姜家四子的老三姜若流都被你杀了,你胆子不小啊!”夷陵公子的声音很冷。

6逸笑道:“我这个人没什么本事,就是胆子大。”

“是吗?那这一场,你是想赢我,还是想杀我?”夷陵公子说完,身上就释放出冰冷的气息,瞬间,天地之间气温骤降,仿佛到了寒冬腊月,充满了肃杀。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