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煞宗主艰难的扭过头,只见任逍遥笑容灿烂看着他。

“为什么?”

天煞宗主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没有死在独孤无敌的手里,却被亲传弟子给了致命一击。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吗?”任逍遥肆意大笑,脸色逐渐变得狰狞起来,看着天煞宗主道:“我跟随你多少年来了,我把你当成师父,甚至是当着父亲一样伺候着,可你呢,竟然始终嫌弃我,从没有把你的绝学传给我。”

“我不是把天煞宗传给你了吗?”

“天煞掌算个屁!你看看齐天,萧无痕,他们从师门获得了多少资源,而我呢?我唯一存在的价值,就是不断地给你寻找童男童女,你说你,为了邪功,残害多少无辜的人?”

任逍遥情绪越来越激动,道:“甚至就在今天,你竟然还想收一个外人当弟子,你是不是想收了新弟子,然后把我废掉?”

“逍遥,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什么都不想听!老东西,我忍了你这么久,终于等到机会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任逍遥继续大笑,渐渐地,眼角有泪水滑落,说道:“师父,你没死在敌人手里,却死在我手里,是不是觉得很可笑?我也觉得可笑,可我有什么办法,只要你活着,我就永远只是天煞宗的弟子,永远不可能成为一方霸主。”

“我不甘心!知道我当年为什么要拜入你的门下吗?因为从小我就誓,要出人头地,要站在修真界的最顶峰!”任逍遥脸色变得冷漠,看着天煞宗主道:“你安心去吧,天煞宗在我手里不会覆灭的。”

“为了等到这个机会,所以,你就隐藏了自己的实力?”天煞宗主现自己这个弟子变得十分陌生。

“你知道了?”任逍遥一愣,接着笑道:“没错,我确实隐藏了实力,如果我先前拿出全部实力,那个通神境的小子根本就打不过我。”

说完,他手一挥,顿时,身边浮现出一层血色,瞬间腥味扑鼻,充斥着虚空。

“这是……”天煞宗主脸上布满了震惊。

“没错,这是你的功法。”任逍遥笑道:“是不是很震惊,我怎么会你的功法?谁叫我是你的弟子呢。要不是为了这门功法,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

“你、好狠!”

天煞宗主怎么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竟然会是自己的亲传弟子,转变太快了。

他怎么会如此歹毒?以前怎么就没现呢?

“任逍遥,你知不知道,弑师大逆不道,为天道所不容,你一定会遭报应的。”天煞宗主怒吼。

“别说的那么难听好吗,我这么做,是帮你解脱好不好?你元神遭到重创,修为跌落,今天我就算不这么做,改日,别人也会这么做,所以,死在别人手里,还不如此死在我手里,至少,我会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任逍遥,我虽死,但你想掌握天煞宗,那是不可能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任逍遥笑道:“我不会把你已经死了的消息公布出去,我会对外宣称,你要闭关,把宗门大小事务交给我处理,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了。等我彻底掌控了宗门,时机成熟,我再公布你的死讯,那时候,即便有人反对,也无疑是石子投进大海,荡不起丝毫风浪。”

天煞宗主目瞪口呆。

这还是自己徒弟吗?

手段狠毒,心思缜密,野心勃勃,太可怕了!

“原来,你把一切都计算好了,只在等这么一个机会,是吧?”天煞宗主有气无力的吐了一口气。

“聪明!”任逍遥用手擦脚嘴角的血迹,身上的伤势瞬间恢复,气息比之前更加强大,修为直逼圣人王。

这才是他的真实修为。

他之前一直在隐藏。

“师父,谢谢你这么多教导之恩,弟子永生难忘,你放心,每年的今天,我都会给你烧纸钱的。还有伤你的独孤无敌,我会杀掉他为你报仇,你安心上路吧!”任逍遥说完,整理衣衫,跪在天煞宗主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接着,他身影如同鬼魅,来到了天煞宗主的旁边,一掌将刺进天煞宗主后脑的含光刃拍了进去。

“噗!”

天煞宗主元神彻底碎裂,鲜血溅了任逍遥一身。

任逍遥神色冷漠,在杀掉天煞宗主之后,取出了含光刃,接着,将天煞宗的尸体收进了空间戒指。

随后,撕裂虚空,迈步走了进去。

“轰!”

天空陡然雷鸣电闪,风起云涌,各种异像交织,十分可怕,过了一会儿,血雨洒落。

修真界的每一寸土地,都被血雨浸湿,每一个人的心头,都被阴云笼罩,压抑到了极点。

6逸几人刚从虚空出来,头上就洒下了血雨,6逸不禁抬头看向天空,问道:“又有圣人陨落了?”

“如果只是圣人陨落,没有这么大的动静。”独孤无敌道。

6逸一惊,“难道是圣人王?”

阎王抬头看向天空,只见虚空破碎,出现了无数可怕的黑洞,就好像深渊似的,在吞噬这方世界,特别骇人。

“确实是圣人王陨落了。”阎王继而皱眉道:“好像是从苦竹斋的地界传来的,难道,苦竹斋有圣人王强者陨落?”

“苦竹斋的圣人王只有那么几个,会是谁呢?”凰舞皱眉沉思,突然,她又说道:“你们说,死的会不会是天煞宗主?”

嗯?

众人不约而同看向凰舞。

凰舞俏脸一红,说道:“我也是胡乱猜测的,天煞宗主是圣人王境界,刚刚又出现在了苦竹斋的地界。”

“听凰舞仙子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是天煞宗主,可是,孤独前辈好像没有杀死他吧?”邢元青说。

“没有。”孤独无敌道:“他的元神被我劈了一剑,遭到了重创,想要恢复,至少要几百年甚至千年。”

“如果真是天煞宗主,那会是谁杀了他?”邢元青又问。

“算了,我们还是先回去研究神药吧!”6逸说完,和众人回到地府,开始研究神药。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