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来到了玉床面前,看了一眼睡姿安详的冥王,然后凝神静气,慢慢地抬起双手,在胸前交叉结各种繁杂的手印。

渐渐地。

一团青气从阎王的天灵盖中飘了出来,刚开始还只有一缕丝那么细,慢慢越来越粗。

虽然最后看起来也只有手指那么粗,可是,磅礴的生命精气充斥着整个大殿,连角落里早已凋谢的花朵,也瞬间绽放。

大家脸上都出现了惊奇,邢元青更是忍不住惊叹道:“好厉害!”

倒是独孤无敌,此刻眸子浑浊,站在6逸身后眼皮都没抬一下,仿佛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

6逸紧紧盯着阎王。

阎王双手继续结印,慢慢地引导从天灵盖中飘出的精气覆盖住玉床,最后,精气把冥王整个人都笼罩其中。

大约持续了十分钟。

阎王天灵盖中的精气消失了,这个时候,他脸色苍白,额头上已是汗珠密布,来不及擦汗,他打开了装太一生水的灵玉瓶。

当瓶盖解开的瞬间,太一生水就从瓶中冲了出来,化成一缕青烟,想要逃走。

阎王似乎早有准备,长袖一甩,一道黑气扩散,形成一个圆圈,把太一生水困在中间。

嚯!

太一生水立刻变成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娇嫩的脸庞上挂着泪珠,楚楚可怜,双眸看着阎王,无限委屈。

“也太神奇了吧,一滴水竟然还能变化成人的模样。”绿萝震惊。

“太一生水是神物,自然不凡。”凰舞说。

“这女子好漂亮,我见犹怜,也不知道阎王舍不舍得下手。”邢元青幽幽说道。

谁知道,阎王面对太一生水变化的女子,目光坚定,一点波动都没有,仿若未见,伸指一弹。

“叮!”

女子身影轰然碎裂,又变成了一滴绿油油的水滴,接着,他手指一点,轻喝道:“去!”

刷!

水滴没入笼罩冥王的那层黑雾之中。

阎王闭上眼睛,双手一边结印,一边念着常人听不懂的咒语,他汗如雨下,脸色越来越苍白。

黑雾上面闪现出了绿色的光芒,传出了无比精纯的生命精气,如果说,先从阎王天灵盖中传出来的精气是溪流,那么这一刻,黑雾之中传出的精气就是**大海。

建造大殿的木材,已经枯死好几千年了,可这会儿,有不少木材竟然生长出了新芽。

“枯木逢春!”孤独无敌的眼皮终于抬了起来,眸子中出现了震惊。

众人静静地感受着这一切。

阎王念咒语的度越来越快,刹那,整个大殿被神秘的咒语震得嗡嗡响,仿佛随时会散架。

这时。

秦叔宝拿出了他的黑色神锏,嘴里也念咒语,很快,大殿四周闪烁著璀璨的白光,将大殿给稳住了。

护殿法阵!

6逸有些意外,没想到秦叔宝竟然掌握着护殿法阵,可见,阎王对秦叔宝非常信任。

阎王一边结印,一边念着咒语,到了最后,他的身体都在颤抖,摇摇欲坠,但他还在拼命坚持。

又过了半个小时。

大殿中的生命精气越来越少,全部被黑雾笼罩的冥王吸收。

“噗!”阎王终于承受不住,嘴里喷出一大口血,身子轰然向后倒去。

“阎王!”秦叔宝惊叫,飞冲过去,扶住了阎王。

6逸也飞过去,快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片生命之树叶子,塞进了阎王嘴里。

阎王服用之后,神色稍微好转了一点,可整个人看起来还是萎靡不振,仿佛受了重伤一般。

“阎王,你怎么样?”秦叔宝关心问道。

“没事,死了不。”阎王看着6逸道:“谢谢你的神药。”

“客气。”

阎王看向玉床的方向,说道:“只要冥王把太一生水的精气彻底吸收,就能醒过来。”

“大约要多久?”秦叔宝问。

阎王想了一下,道:“一刻钟吧!”

当下。

大家都静静地等待。

一刻钟转眼到了,可是,笼罩在玉床上的黑雾并没有消失。

“阎王,冥王还没醒来。”秦叔宝说。

“难道出了差错?”阎王眸子变得深邃起来,盯着黑雾,仿佛日月星辰幻灭,十分可怕。

6逸在旁边清晰看到了这一幕,心里一惊,这尊绝世高手看起来气质非凡,可认真起来,非常恐怖。

刚才他只看了阎王眼神一眼,就感觉自己元神颤抖了一下,仿佛受到了极大地威胁,他立刻移开了目光。

“生了什么,怎么看不透了?”阎王朝玉床靠近。

轰!

被黑雾笼罩的玉床之中,猛然伸出了一只可怕的爪子,上面常满了长长的白毛,指甲有一尺多长,黑漆漆的,犹如妖怪。

“怎么回事?”秦叔宝惊问。

阎王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

独孤无敌在这一刻马上挡在了6逸身前,原本浑浊的眸中剑光闪动,一缕剑气径直劈了出去。

“锵!”

剑气劈在那只长满白毛的爪子上,火星四溅,就好像斩在极品真金上一般,并没有伤之分毫。

那只爪子从黑雾中缓缓伸了出去,伴随的,还有一股恐怖的杀意,哪怕是秦叔宝,身为圣人都抵挡不住,皮肤当即裂开了。

幸好有阎王和独孤无敌挡在前面,众人才没事。

“到底生了什么?”

“那只手是怎么回事?”

“孤独兄,今天只怕还需要请你助我一臂之力。”阎王沉声说道。

孤独无敌微微点了下头。

“轰!”

滔天杀意弥漫,笼罩玉床上的黑雾陡然消失,只见冥王睡在玉床上神色安详,可是,玉床上面多了一个人。

她跟冥王长得一模一样,唯一区别的是,她脸色狰狞,手背上长着长长的白毛,指甲漆黑,有一尺多长。

6逸眸光一凝,感觉复活冥王的过程中出了问题,不仅是他,其他人也大感不妙。

“阎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她跟冥王长得一模一样?”秦叔宝急问道。

“我没想到冥王躺了这么年,生出了怨念,当太一生水磅礴的精气突然进入她身体后,她体内的怨气凝聚成了实质。”阎王说。

“怨气?怨念?”秦叔宝惊呼道:“这是怨灵?”

“嗯。”

秦叔宝脸色顿时变得无比凝重。

【作者题外话】:外出参加培训学习,时间很紧凑,月底会稳定更新,请大家见谅!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