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又惊又怒。&1t;/p>

没想到凌空老祖这么强势,举手之间就杀了一尊圣人,而且,是在苦竹斋的议事大厅中,当着所有高层的面。&1t;/p>

“凌空老祖,你未免太没把我们苦竹斋放在眼里了吧?”&1t;/p>

“这里是议事大厅,根据我们苦竹斋的规矩,任何人不得在这里动手。”&1t;/p>

“你好歹也是剑神殿的席长老,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斩杀我宗圣人,太过分了。”&1t;/p>

凌空老祖眼睛一瞪,盯着说话的那人道:“你要是觉得我过分的话,尽管出手试试。”&1t;/p>

“你——”那人气极,他只一尊圣人,不是凌空老祖的对手,若是冒然出手,结局肯定也是死。&1t;/p>

“好了。”大长老终于出声,看着凌空老祖道:“凌空,我们苦竹斋再怎么说也是修真界的一派大势力,你若是再敢当着我的面杀我们苦竹斋的人,别怪我不客气。”&1t;/p>

“不客气?你要跟我动手?好啊,正好借此机会,一较高下。”凌空老祖脸上有着怒意,道:“杀了你,为我弟子报仇。”&1t;/p>

“你当我怕你?”大长老手中的拐杖重重朝地上一拄,顿时,一股庞大的气息从大长老的身上升起,接着,整座大殿像被天罗地网给封锁了一般,森冷的杀机无处不在。&1t;/p>

“圣人王!”凌空老祖眼睛眯了一下,接着道:“我说你怎么有底气敢跟我叫板了,原来你不仅晋升了圣人王,而且还掌握了失传已久的十大杀阵之一。”&1t;/p>

相传,万年前,有一尊非常强大的盖世强者,放弃了得道飞升的机会,耗尽毕生心血,精研阵法,最后刻下了十大杀阵,流传后世。&1t;/p>

这么多年来,十大杀阵偶有出现,只是很少人见到。&1t;/p>

而今天,看到苦竹斋大长老手里竟然掌握着一座杀阵,凌空老祖心里一紧。&1t;/p>

“不愧是剑神殿席长老,一眼就认出了杀阵,没错,此阵在十大杀阵中排名最末,但是,想杀一尊圣人王应该不成问题。”大长老脸上带着笑,语气很轻,绵里藏针。&1t;/p>

“你以为我会怕你?”凌空老祖身上陡然响起了剑啸之音,接着,无穷无尽的剑气缠绕起身,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剑人。&1t;/p>

大长老瞳孔微缩,道:“我并没有说你怕我,我只是觉得,我们要好好坐下来聊一聊。”&1t;/p>

“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1t;/p>

大长老道:“其实,凌空兄你要不来找我,我也准备马上去剑神殿找你。今天之前,我们苦竹斋死了几百个龙门境弟子,还有无数通神境的弟子和三尊圣人,他们都是被剑招刺穿元神而死。”&1t;/p>

嗯?&1t;/p>

凌空老祖一愣,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1t;/p>

大长老道:“我没说跟你有关系,我只是想知道,修真界哪个门派精通剑道,而且,敢对我们苦竹斋动手?”&1t;/p>

“你是说我们剑神殿干的?”凌空老祖气急,道:“我们剑神殿要是动手,你认为你们苦竹斋只会死三尊圣人?”&1t;/p>

他这句话遭到了苦竹斋其他人的不满。&1t;/p>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苦竹斋不如你们剑神殿吗?”&1t;/p>

“太目中无人了,我告诉你,没有剑神的剑神殿,就是个空架子。”&1t;/p>

“狂妄!”&1t;/p>

凌空老祖听到这些话,扫了一眼在场的圣人,道:“信不信我一个人灭掉你们全部?”&1t;/p>

强大的威压吓得众人纷纷闭嘴。&1t;/p>

“凌空兄不用跟他们一般计较,当然,我得提醒你一句,这里是苦竹斋的议事大厅,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太放肆了,要是惹得掌教不满,哪怕我跟你有交情,也保不住你的性命,毕竟,准帝强者的威压,不是你我能抵挡的。”&1t;/p>

听到大长老这话,凌空老祖不得不压制住怒气,因为他得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苦竹斋的掌教晋升准帝了。&1t;/p>

虽然只是准帝,还不是真正的大帝,但只要沾染上一个帝字,也不是他能抗衡的。&1t;/p>

大长老继续道:“凌空兄,我总觉得最近的事情有些蹊跷,先是我们苦竹斋的圣人死了,接着,你的弟子又死了,怎么我感觉是一场阴谋呢。”&1t;/p>

“阴谋?什么阴谋?”&1t;/p>

“凌空兄稍安勿躁,咱们坐下来慢慢聊。”大长老请凌空老祖坐下,说道:“凌空兄,不瞒你说,当时我得知门下死了那么多人的时候,也无比愤怒,也有很多人说,是你们剑神殿做的,可是,我并没有冲动,也没有去找你兴师问罪,而是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件事情有古怪。”&1t;/p>

“有何古怪?”凌空老祖问。&1t;/p>

大长老回答道:“其一,据我所知,你们剑神殿的剑招恢弘大气,而我门下弟子的致命伤,都很歹毒。其二,行凶之人来无影去无踪,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找到一个凶手。”&1t;/p>

凌空老祖脸上出现了异色。&1t;/p>

“怎么,凌空兄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大长老问。&1t;/p>

凌空老祖道:“杀我弟子的凶手也没抓到,仿佛凭空消失了。对了,他还说齐天是他大师兄。”&1t;/p>

“那我问一句,凶手是什么修为?”大长老道。&1t;/p>

“根据先前目击者的汇报,凶手是圣人强者。”凌空老祖说。&1t;/p>

大长老笑了起来。&1t;/p>

“你笑什么?”凌空老祖问。&1t;/p>

大长老道:“凌空兄应该清楚,齐天是我的大弟子,如今,他都没有晋升圣人境界,你说,其他弟子怎么可能会是圣人。”&1t;/p>

凌空老祖顿时明白,自己冲动了。&1t;/p>

“所以,依我之见,这个行凶之人不仅修为不弱,甚至,他想以此挑起苦竹斋和剑神殿之间的矛盾,引修真界的大**,从中获取利益。”大长老说。&1t;/p>

“大长老,你认为凶手会是什么人?”凌空老祖问。&1t;/p>

大长老道:“说起来,这个凶手狡猾得很,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找到丝毫有用的线索,不过正是因为如此,我隐隐觉得,他们极有可能是消失已久的刑天。”&1t;/p>

“刑天?”凌空老祖霍然起身,震惊道:“大长老,刑天已经多年没有出世了,你怎么会猜测是他们?”&1t;/p>

“因为纵观修真界,只有刑天行事歹毒,毫不顾忌,也没把任何一个门派放在眼里。”大长老道:“除了他们,我实在想不到其他人了。”&1t;/p>

“如果真是刑天的话,那修真界只怕会出大乱子……”&1t;/p>

“报!”&1t;/p>

凌空老祖话没说完,外面传来一个嘹亮的声音。&1t;/p>

“什么事?”大长老问道。&1t;/p>

“禀报大长老,千里加急。”&1t;/p>

大长老脸上一变,道:“进来。”&1t;/p>

门外跑进来一个弟子,跪在地上说道:“禀报大长老,刚刚收消息,明月楼满门被灭,没留下一个活口,甚至,连明月楼管辖之地的百姓都惨遭杀害,无一幸免。”&1t;/p>

“什么,怎么会这样?”大长老震惊。&1t;/p>

其他人也震惊不已。&1t;/p>

“明月楼不与任何一个势力结怨,到底是谁怎么丧心病狂?”&1t;/p>

“太可恨了!”&1t;/p>

“连普通百姓都不放过,这种手段,只有刑天那种没有人性的人才能做出来。”&1t;/p>

“大长老,我现在同意你的猜测,多半是刑天杀了王七王八他们,所以我们一定要多加提防。刑天既然出现,极有可能还会对我们下手。”有人建议道。&1t;/p>

大长老点了点头,吩咐道:“你们听令,马上传达下去,让门下弟子从现在开始打起十二分精神,每座城市二十四小时不间歇巡逻,一旦现有可疑人员,可以先擒住再审,如果查出跟刑天有关系,必须汇报到我这里来。”&1t;/p>

“是!”&1t;/p>

众人躬身答应,快提出大殿。&1t;/p>

很快。&1t;/p>

大殿里就只剩下大长老和凌空老祖。&1t;/p>

“你就没想过,有可能你的这种猜测是错误的,也许行凶之人不是刑天呢?”凌空老祖说。&1t;/p>

“不管凶手是谁,我相信我早晚会找到。”大长老道:“刑天丧心病狂,人人得而诛之,不管他们是不是凶手,杀了他们,也算是替天行道。”&1t;/p>

凌空老祖深深看了大长老一眼,只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大长老的用意。&1t;/p>

刑天在修真界臭名远扬,谁杀了刑天,等于就替修真界办了一件大好事,会受到众人的礼遇。&1t;/p>

“看来,我也得回去,吩咐门下弟子不竭余力寻找刑天的踪迹。”凌空老祖想到这里,便起身告辞,说道:“大长老,既然是刑天所为,那我就先回去了。”&1t;/p>

“凌空兄别急,我还有点事情跟你商量一下。”大长老说。&1t;/p>

【31小说网更新快】“什么事?”&1t;/p>

大长老微微一笑,道:“我苦竹斋愿与你剑神殿共谋天下。”&1t;/p>

凌空老祖脸上泛起了笑意,重新坐下。&1t;/p>

……&1t;/p>

话说6逸他们乘坐级传送阵,来到了剑神殿总部所在的城池——天下城!&1t;/p>

整座城池四四方方,占地至少有几千万公里,硕大无比,人口过亿万,十分繁华。&1t;/p>

街道两边,红墙绿瓦,雕梁画栋,鳞次栉比,金碧辉煌。街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擦肩接踵,欢声笑语,一副四海升平的景象。&1t;/p>

随处可见身着剑神殿服装的弟子,而且各个修为不弱,基本上都是龙门境以上修为。&1t;/p>

一路所过,奇珍异兽让人眼花缭乱。&1t;/p>

6逸感慨不已,这是他见过最繁华的城池,比之前见过的任何一座城池都要宏伟壮观。&1t;/p>

远远地,只见城池最东面,斜插着一柄巨大的神剑,高约万丈,直刺苍穹,给人一种天地独尊的气势。&1t;/p>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