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

6逸一行人非常谨慎。

“大家小心一点,在不知道对方实力的情况下,别冒然出手,一切听我的指挥。”6逸提醒道。

邢元青拿着罗盘,在前面带路。

走着走着,突然。

有争吵的声音传了过来。

“6少,前面有人。”邢元青喊道。

“走!”

他们寻声过去,然后在一个小山包上趴了下来,抬眼看去,只见前面不远处有两对人马正在对峙。

“是剑神殿和苦竹斋的人。”6逸一眼就认出了那两队人马的来历。双方各有十几个人。修为基本上都是龙门境和化凡境。

只听剑神殿和苦竹斋的人在争执。

剑神殿的人说:“我劝你们苦竹斋最好识相点,把东西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苦竹斋的人毫不示弱,道:“这件东西本来就是我们苦竹斋先得到的,凭什么给你们?而且,这里是我们苦竹斋的地盘,你们这些东土神州的家伙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你们快交出来。”

“为了这件东西,我们苦竹斋损失了好些人手,断然不能给你们。”

锵!

剑神殿的人拔剑了,指着苦竹斋的人道:“为了这件东西,我们剑神殿也损失了不少人手,我劝你们最好识相点。”

“哎哟,想跟我们动手?”苦竹斋的人冷笑道:“也不睁大狗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们苦竹斋的地盘戚容你们撒野!”

“再不交出来,别怪我们无情了。”

“有本事你动手啊!”苦竹斋的人没好气道:“妈的,当年你们破我们苦竹斋的城池,袭杀了那么多师兄弟,早就看你们不爽了。”

“那不是我们剑神殿做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是6无双的弟子干的,你休得血口喷人。”

“你们剑神殿的人都他妈是一群伪君子,平时满口正义,背地里不知道多肮脏。”

“你给我闭嘴。我再说一遍,是6无双的弟子破了你们的城池,杀了你们的人。那个人叫6逸!”

听到这话,邢元青不禁瞟了旁边6逸一眼,问道:“6少,你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也没什么,就是当年跟一个兄弟挑了苦竹斋十几座城市,杀了他们不少高手。”6逸突然想起了秦叔宝,也不知道这个大黑个,现在在哪?

前面。

两队人马还在争执,越来越激烈,箭弩拔张。

“不跟你们动手,并非怕了你们,既然你们执意要跟我们动手,那就怪不得我们了。兄弟们,掏家伙。”苦竹斋的人拿出了武器。

彼此盯着地方。

寒光乍起。

天地间充满了肃然的气息,森冷的杀意蔓延开来。

大战一触即。

“好戏来了。”邢元青嘿嘿一笑,从兜里掏出了一把瓜子,咳了起来。

他的举动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你们看着我干嘛啊?我就是想当一个吃瓜群众,要不,你们也来点?”邢元青把瓜子递到众人面前。

“邢兄,现在不是嗑瓜子的时候,收起来,免得被他们现了。”6逸说道。

“没事,就他们那些人,现不了我们……”

轰!

邢元青话没说完,突然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息把整座山都笼罩住了,接着,快朝这边移了过来。

不好!

邢元青的脸色一变,正要说话,却见6逸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示意他不要出声。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

那股恐怖的气息从他们头顶上空一跃而过,然后落在了剑神殿那队人马面前。

6逸看了一眼,只见是个中年人,身穿紫袍,头上戴着金冠,十分威严,是个通神境强者。

他的手里还提着一个死去的年轻人。

看穿着,是剑神殿弟子。

看到他和死去的年轻人,剑神殿的弟子都炸开了锅。

“统领,寒江师弟怎么死了?”

“寒江师弟不是寻宝物去了吗?”

“统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年人“哐”的一下,把手中的年轻人扔在地上,抬眼看着苦竹斋的人,沉着脸冷漠说道:“我希望你们给我一个解释。”

苦竹斋的人面面相觑,觉得莫名其妙。

“前辈,请问你这话何意?”终于有人鼓足勇气问道。

“何意?”中年人眉毛一挑,眼神锋利如刀,落在那群苦竹斋弟子的脸上,说道:“我的弟子上山寻宝,却遭人毒手,你们难道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今天,你们要么把凶手交出来,要么,我就让你们为我弟子陪葬。”

“前辈,我们两方虽然有些旧怨,但也不至于下此狠手,我想其中必然有误会,还请前辈明察。”苦竹斋的人说道。

“这么说,你们是不承认杀了我弟子?”

“我们根本就没杀过剑神殿的人。”

中年人怒道:“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让你们吃点苦头,你们是不会说真话的。”

嗡!

中年人身上出现了庞大的杀气。

顿时,苦竹斋的弟子惊恐到了极点,他们其中修为最高的不过是龙门境,一但动起手来,根本就不是通神境强者的对手。

“前辈请息怒,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还请前辈宽容我们几天,好让我们找到真凶。”

“我弟子都死了,你还让我宽容你们几天,你们到底有何居心?”中年人怒道:“你们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把宝物交出来,否则别怪本统领对你们不客气。”

苦竹斋的人直到这个时候才明白,原来,对方根本不是为了找真凶,而是为了宝物。

“前辈,你是通神境强者,论修为比我们高,论年龄你是我们长辈,可是,你这般做法跟巧取豪夺有何区别?”苦竹斋的人道:“前辈,你应该明白,任何事情都要讲先来后到,这件宝物是我们苦竹斋先得到的,就应该属于我们苦竹斋。”

啪!

中年人突然出手,一巴掌抽飞了苦竹斋说话的人,不悦道:“一个后生晚辈也敢教训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们赶紧把宝物拿出来,否则,我这就送你们归西。”

苦竹斋的人惶恐不安。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辛子墨,在我们苦竹斋的地盘上撒野,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紧跟着,一道恐怖的气息笼罩住这里。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