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站在原地,表情凝固。

绿萝颤声问道:“楼主,怎么会这样?”

凰舞抿着嘴,身躯颤抖,双眸中含着泪花,拳头紧握,手背上青筋冒起,可见她愤怒到了极点。

放眼望去。

血流成河,伏尸千里。

到处是断肢残臂,一片狼藉,看不到一个完整的人,也看不到一间完好的建筑。

烽烟袅袅,臭气熏天。

“呕!”

邢元青第一个忍不住,呕吐起来。

即便是世俗界杀手排行榜排名第一的杀手李寒风,此刻也脸色白,呼吸不畅。他见过各种残忍的现场,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

“呜呜……”绿萝再也忍不住,扑进凰舞怀里嚎头大哭。

凰舞咬着牙,悲痛的几欲昏厥。

小倩虽然一言不,但是身上散着可怕的杀意,她扭过头,看着6逸,清澈的眸子含着泪水,说道:“6逸哥哥,当年,我们妖族也是这样的场景,所有人都被杀了。”

6逸脸色冷峻,搂住凰舞,此时此景,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凰舞。

邢元青说道:“凰舞姑娘,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我们还是赶紧去找你师父吧!”

“对,还有师父。”凰舞身影一晃,掠了出去。

6逸紧随其后。

一路前行,所过之处,地上到处都是血迹和残肢,甚至,其中还有不少老弱妇幼。

“究竟是谁干的?怎么连老人和小孩子都不放过,真是太残忍了。”邢元青红着眼睛说道。

“无论是谁干的,我都不会放过他。”绿萝说。

凰舞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度飞快,大家跟着她,最后来到了一处高约五百米的山峰面前。

半山腰上本来有一座用竹子搭建的阁楼,高约五十丈,可是此刻,阁楼从中折断,碧绿的竹子上面沾满了鲜红的血迹。

“师父!”

凰舞一声惊呼,快冲向山上,沿着石径小道而上,地上血迹斑斑,全部干涸了。

可见,这里的事情生了有一段时间了。

到了阁楼,还没进去,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腐臭味。这种味道,大家都不陌生,一路过来一直都有。

不好!

6逸心里“咯噔”了一下。

阁楼大门紧闭。

凰舞和绿萝来到门前之后,谁都没有上前推开门,过了会儿,绿萝看了凰舞一眼,上前准备推开门,她的手刚放在门上,凰舞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我来!”

凰舞深吸一口气,上前推开了门。

咯吱!

当门打开之后,腐臭味更浓,接着,凰舞再也忍不住,无声泪流,至于绿萝,一句话都没说出来,悲痛过度直接昏迷。

6逸忙一把抱住绿萝,把她交给了小倩。

他这才看向里面。

入眼,全是尸体。

占地几百平米的大厅内,全是尸体,死者全都是女人,每一个都遍体鳞伤,满脸痛苦,可见死之前受尽了折磨。

6逸注意到,有不少人在死之前,遭受了侮辱,被人割掉了女人特有的器官,简直丧心病狂。

而且,这几百具尸体,被特意的堆积到了一地,仿佛在炫耀战果。

“该死!”6逸大骂。

“畜生!”李寒风也愤怒到了极点,握着剑的手都不由控制的颤抖。

“凰舞,你没事吧?”6逸关心问。

凰舞沉默,迈步走进了大厅,然后对着所有尸体,跪了下去,痛哭流涕的说道:“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接着,她起身,径直朝阁楼上走去,6逸紧紧跟在她的身边,怕她伤心过度受不了。

找遍整座阁楼,也不见她师父的身影,最后,在山上的一座木屋里面,终于见到一个盘膝坐地的老妇人。

她一动不动,眉心有一个血洞。

看到她,凰舞的情绪彻底失控。

“师父!”凰舞失声大喊,冲到老妇人的面前,跪了下来,眼泪如雨般滚落,背上到了极点。

6逸准备上前去安慰她,却被邢元青拦住了。

“这个时候,也许哭出来,凰舞姑娘才会好受一些。”邢元青小声说道。

6逸停下来脚步,看着凰舞痛苦的样子,他也很痛苦。

“太狠了!到底是什么人干的,竟然把明月楼满门都灭了,而且手段残忍到令人指的地步,这得多大的仇啊!”邢元青说。

“凰舞的师父是圣人,能杀掉圣人的一定是级高手。”6逸看了凰舞一眼,心里不禁担心。

有绝世强者灭掉了明月楼,现在凰舞回来了,那灭掉明月楼的人会不会杀凰舞?

李寒风深吸了一口气,走到6逸身边说道:“少主,我看我们要早做打算。”

“嗯。”6逸点了点头,他也有同样的心思,说道:“反正大家都注意点,行事要倍加小心。”

说完,他走上前,来到凰舞师父面前,跪了下来,恭敬地磕了三个响头,道:“前辈放心去吧,凰舞就交给我了,只要我不死,我就不会让她再受到一丁点伤害。”

“6逸,我……”凰舞扑进了6逸怀里痛哭。

一直哭到没有眼泪,凰舞都跪地不起,最终还是6逸强硬把她拉了起来,然后查探凰舞师父的致命伤。

6逸最终确定,凰舞的师父死于剑招之下,而且是一种极其歹毒的剑招,剑气洞穿眉心毁灭了元神。

“杀掉前辈的人,是一个用剑高手,而且手法很歹毒。”6逸说。

“用剑的高手?会不会是剑神殿的人?”凰舞问。

“不清楚。不过跟我据我的了解,剑神殿的招式一般都很大气,没有这么歹毒的剑招。”

“那会是谁干的?”

“不管是谁干的,我早晚会查出来,必要他血债血偿。”6逸冷声道。

“连老弱妇幼都不放过,这样的人罪该万死,等找到凶手,我也出一份力,决不能让那样的坏蛋活在世上。”邢元青怒道。

“我也可以帮忙。”小倩说。

李寒风也道:“算我一个。”

当天。

大家一起把明月楼所有死者的尸体都安葬在了这座山上,足足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将整座山都埋满了。

立下石碑,上了香,烧了纸钱,大家才离开,前往下一个地方,中州房家。

【作者题外话】:第七更!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