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逸差点一脚踹飞老瞎子。

“你个死瞎子,能不能说点好听的?明天就过年了,你丫的竟然说我大祸临头,你咒我啊!”

陆逸很不爽。

“我没骗你,你真的要大祸临头了。”老瞎子盯着陆逸看了看,道:“你印堂黑气缭绕,血光闪烁,你这次遇到的祸事,绝对不小。”

陆逸不禁想到了上次老瞎子说他有血光之灾,没过几天,周秀芬就找杀手在医院门口刺了他一刀。

虽然没受伤,但也是血光之灾。

他不禁重视起来。

“老瞎子,你给我说明白点,到底是什么祸事?”

老瞎子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瞎扯!你是天机神算,有你不知道的?赶紧的,给我算算。”陆逸吼道。

“行,贫道就给你算算。”老瞎子说完,手指掐了起来,忽然,脸色一白,嘴角溢出了血丝。

“你怎么了?”陆逸忙问。

“算不出来。”老瞎子严肃道:“小兔崽子,最近一个月你要注意点,最好深居简出。”

“我知道了。你要不要紧?”

“我没事。”

“神器的位置在哪里?”陆逸问。

“想知道啊?”老瞎子把左手伸到了陆逸面前,说道:“拿酒来,有酒我就告诉你。”

陆逸这回也没多说,直接拿出了两坛猴儿酒递给老瞎子,老瞎子眉开眼笑,打开一坛喝了一口,说道:“我推算到,神器的最后位置在西北,北纬三十度。”

“说具体点。”

“要是我没推测错的话,应该在神农架周围,但不一定在神农架,所以只有到了神农架,我才能推算最精准的位置。”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先到神农架?”陆逸问。

老瞎子点头。

“靠,这都没算出来,你丫的还把我叫过来。”陆逸扭头就走,“我先回去了,明天你们过来吃团圆饭。”

“有酒没?”老瞎子问。

“管够!”

“好勒。”老瞎子眉开眼笑,一直注视陆逸坐上车走了,他脸上的笑容才消失,说道:“元青,这段时间小心一点。”

“怎么了师伯?”

“小兔崽子命里有一劫,逃不掉的,他有难,我们也要小心。”老瞎子叮嘱道。

“那陆少能迈过去吗?”邢元青问。

“我刚才算了一下,小兔崽子很危险,仿佛是个死局。”

“死局!”邢元青面露惊色。

“但好像死局之中有隐隐暗藏着变数,我想这变数最终应该在小兔崽子自己身上。”老瞎子长叹一口气,接着道:“那么多磨难他都扛过来了,我们要相信他。”

“嗯,我相信陆少。”

第二天。

春节正式来临。

这一天,整个华夏大半的城市都在下雪,天地茫茫一片,好像披上了一层银色的外套。

陆逸家里一大群人,好不热闹。

晚上的时候。

大家出去放烟花。

凰舞也知道老瞎子的推演结果,再次找陆逸说,想去找玄灵镜,这次陆逸答应了。

初三过后,李天龙回东海,陆逸又带着一群女人,去东海度假了一个星期。

从东海回来,开始准备出发去寻找玄灵镜。

正月十五。

元宵节。

这天晚上,燕京城有灯会,到处灯火辉煌,陆逸、凰舞、绿萝,还有老瞎子和邢元青五人,正式启程。

他们先坐飞机从燕京感到三峡机场,然后从三峡机场乘坐大巴车前往神农架。

天亮的之后,一行人已经到达了神农顶。

神农顶被称之为华中屋脊,高达三千多米,峥嵘磅礴,破天而立,峰顶漫天飞雪,滂沱暴雨,沉沉云雾就像是一块厚厚的面纱。

绿萝深吸了一口气,惊叹道:“不可思议,这里竟然有灵气。”

灵气在修真界很寻常,可在世俗界,十分罕见。

“虽然这里的灵气有些稀薄,远远比不上修真界,但在世俗界还能保留一些灵气,可见是块风水宝地。”凰舞说。

“老瞎子,什么时候能推演出准确的位置?”陆逸问。

老瞎子看了一眼天色,道:“等一会儿,等雨雪停了之后,我就能开始推演了。”

“雨雪这么大,什么时候才会停啊?”邢元青问。

啪!

老瞎子一把抽在邢元青的脑门上,没好气道:“老子教你的天文知识你都忘了?”

邢元青委屈的捂着头。

老瞎子道:“根据我的推测,不出半个小时,就会风吹云散。”

“前辈,你别骗人哦。”绿萝说。

“相信我。”老瞎子十分自信。

当下,五人站在山顶,静静等待着,说也奇怪,那么大的雨雪,却没有一滴落到他们身上。雨雪到达他们头顶的时候,就仿佛被什么东西给隔开了,然后飘到了一边。

等到了大约十分钟,雨雪便越来越小,狂风骤起,又过了四五分钟,雨雪彻底消失。

茫茫云雾消失,雨过天晴。

五人立在峰顶,俯视四野,万千景象尽收眼底。

“天啊,太美了。”绿萝捂着嘴惊叹。

峰顶之上,石林矗立,没有树木,只有一层绿色的天然苔藓,铺在地上,呈现出一片原始森林的景象。

低头一看,山腰处,生长着茂密的箭竹,成块连片,排列有序,一阵风吹过,如同波涛浪涌,又好像是护卫山寨的坚实城墙。

再放眼远看,是一片巨大的冷杉。根根冷杉顶风冒雪,苍翠欲滴,犹如一个个耸立天地的勇士。

峰顶的灵气变得比先前更浓郁。

“这地方的风景真是太好了,比我们龙虎山都好看,要是在这里建一个道观多好。”邢元青感慨道。

“晚了。”老瞎子道;“千百年来,名山大川无数,每一座大山几乎都有一个门派,但真正能屹立千年不倒的,也是那么几个。”

“行了老瞎子,别废话了,赶紧推演玄灵镜在哪。”陆逸催促道。

“好,我这就推演。”老瞎子嘿嘿一笑,正要推演,忽然看着陆逸惊呼道:“小兔崽子,怎么你眉心的血光更浓了,不好,你的祸事马上就要来了。”

嗡!

陡然,天地陡然一震,只见虚空出现了一条裂缝,一股无边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