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瞎子突然打电话告诉陆逸,说他找到了神器的位置,这着实让陆逸有些吃惊。

“神器的位置在哪?”陆逸问。

“西北方,距离燕京有几千公里。”老瞎子道:“我还只推算出了一个大概的方位,至于具体的详细位置我还要推算。”

“那你说个屁!”陆逸说完就要挂电话。

“别挂,我还有话跟你说。”老瞎子吞吞吐吐道:“那个,我没有酒了。”

“没酒找我干什么?”

“小兔崽子,再给我两坛酒吧!你不知道,推演天机真的很耗费心神。求求你了。”

“你过来拿吧!”

“我让元青过来拿。”

“行。”

陆逸挂断电话,萧韵云从楼上下来,问道:“谁的电话?”

“老瞎子。没酒了,找我要酒喝。”陆逸笑道:“这瞎子爱酒如命,再这么下去,我这点酒早晚会被他喝光。”

“那你为什么不多酿造一点呢?”萧韵云疑惑。

“我没有配方。”

“你有成品在手里,从成品中找出配方不就行了吗?”

听到这话,陆逸顿时呆在了原地。

“你怎么了?”萧韵云见陆逸半天没有反应,问道。

“云姐,你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陆逸有些激动,说:“只要我把配方研究出来,那我们就可以注册酒厂,从此之后,我们公司又多了一个业务,一年能赚不少钱。”

“你个财迷。”萧韵云翻白眼,从陆逸手中接过了小蒹葭,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说道:“有个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

“我准备让清漪教我一些打坐修炼的方法。”萧韵云说:“反正为在家也闲着没事。”

“你应该不是突然想要修炼的吧?”

被陆逸看出了心思,萧韵云也不隐瞒,说道:“我听清漪和凰舞她们说,修炼之人寿命可以活得长久一些,我想陪你久一些。”

“那她们告诉你没有,修炼一途十分辛苦,而且还要面对天劫,稍有不慎就会身死道消?”

“这么可怕?”萧韵云摇头,道:“她们没说。”

陆逸搂住萧韵云,说道:“云姐,虽然踏入修真的确能使人长寿,但是太危险了,我不想你们以身犯险,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我不教你和天心她们修炼的原因。”

“不过我可以让清漪和凰舞教你们一些基本的打坐功法,让你们学习,这对身心很有益处。”陆逸道:“等我修炼到至高境界,我就炼制丹药让你们青春永驻。”

“还青春,我都三十多岁了,已经是老女人了。”萧韵云笑道。

“在我心里,你永远不老。”

“是吗?”萧韵云双眸含水。

陆逸心里一荡,忙移开眼神。

萧韵云把头靠在陆逸肩膀上,凑到他的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道:“老公,今晚跟我睡,我让你舒服舒服。”

陆逸只感觉身体某一处瞬间有了反应,差点控制不住。

“怎么样,晚上要不要跟我睡?”萧韵云察觉到陆逸的反应,语气更显温柔。

“好,晚上我陪你。”

“不是你陪我,是我睡你。”萧韵云白了陆逸一眼,然后抱着小蒹葭上楼去了。

这时。

李寒风从门外进来了,说道:“少主,战神来了。”

陆逸抬头,只见战天心从外面起来了,笑道:“今天什么日子,你怎么有空来了?”

“给你说点正事。”战天心眉宇有些兴奋。

“过来坐。”陆逸招手。

战天行坐下之后,李寒风帮他泡了一杯茶,然后识趣的出去了。

“嫂子在家还好吧?”陆逸问。就在前几天,苏青生了个男孩,当时陆逸和叶天心他们都去看望了。

“好着呢,等她修养几天,我让她带孩子过来玩。”战天行说。

“行啊,正好陪陪云姐。”陆逸看了战天行一眼,道:“我看你脸带喜庆,肯定是好事。”

“你什么时候学会看相了?”

“这不叫看相,这是察言观色。”陆逸笑问:“什么好事?说来听听。”

战天行喝了一口水,说:“这事说起来,还跟秦家有关。”

“秦家?”陆逸脸上出现了疑惑。秦家被他灭了很久了,他一时想不通什么事情跟秦家有关。

“对,就是秦家。”战天行道:“这事说起来,跟刚刚出事的光明生物也有关系。”

“秦家怎么跟光明生物扯上关系了?战神,你把我绕糊涂了,到底是什么事?”陆逸疑惑道。

“还记得很久之前,我们在西北遇到的生化战士吗?那是秦家培育的,那些超级战士服用基因药物之后,战力比一般的人不知道强多少,那次在西北,要不是你,我们恐怕都栽了。”

战天行道:“秦家灭了之后,超级战士也没有踪迹,可就在前不久,光明生物被查之后,我们发现,他们竟然跟秦家有联系。”

“光明生物在国外投资了一家生物研究所,当时调查小组发现情况有些棘手,就交给了我们调查,我们深入调查之后,意外发现,这个研究所专门生产基因药物,而且生产之后,专门供应给秦家制造超级战士。”

战天行继续说:“我们顺藤摸瓜,将余下不多的超级战士毁掉了,那个生物研究所也被我们连根拔起。”

“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这种联系,真是没想到。”陆逸感慨万千。

他本是想为社会伸张正义,所以才决心搞掉光明生物,可哪曾想到,光明生物竟然和秦家还有这种联系。

“多行不义必自毙。无论是当年的秦家,还是光明生物,都危害多年,死不足惜。”战天行道:“光明生物的事情龙王也听说了,他还表扬你做的好呢。”

陆逸微微一笑,突然,手中的茶杯轰然碎裂。

茶水溅了一手。

“你怎么了?”战天行惊讶的看着陆逸。

陆逸看着被茶水烫红的手背,皱着眉头道:“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一瞬间,我心里很慌,就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战天行心里一紧,到了他和陆逸这种境界,对于外部的事物非常敏感,一般危险来临之前,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征兆,他忙提醒陆逸道:“回头你请教一下老瞎子,总之,这段时间小心一点。”

“我会的。”

陆逸在说这三个字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又剧烈跳动了一下,不安的感觉更重,仿佛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即将来临。

【作者题外话】:今天四章,补昨天一章。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