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秀芬拨打电话,电话响了半分钟一直没有人接听,她继续打,一直把电话打到对方接通为止。

“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周秀芬开口便问。

“我在开会。”电话里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难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吗?”周秀芬冷笑。

“我现在没工夫跟你瞎扯,有事说事,没事我挂了。”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有些不耐烦。

“王中原,你有能耐了啊,升了官就把忘了我是吧?我告诉你,要不是我帮你,你能坐上现在这个位置吗?”周秀芬气道:“我如果完了,你也照样玩蛋。”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

那个男声不再像刚才那样不耐烦,而是讨好的说道:“秀芬,你别见怪,我真在开会,领导都在呢,如果你有事,就赶紧给我说,要是没事,我们晚上老地方见面。”

周秀芬怒气这才消了一点,说道:“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把我公司生产假药的事情给捅出去了,现在有关部门已经来公司调查了。”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对方似乎很惊讶。

“你不知道?”周秀芬更觉得奇怪,道:“你是主管药品的,难道他们行动之前没有通知你?”

“我没接到通知。”

“是不是下面人瞒着你干的?”周秀芬问。

“不可能。我们局里的人今天都在,没有行动。”

周秀芬心里一沉,道:“这么看来,只有一个可能了。”

“什么可能?”

“来的人比你职位要高。”

“什么!”电话那头的人又是一声惊叫,问道:“秀芬,为什么会针对你的公司,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你别管了,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的。”周秀芬说。

“那晚上咱们还见面吗?”电话那头的人说道:“最近我老婆去南方出差了,要半个月才回来。”

“你老婆一走,你就想偷腥?”周秀芬调侃了一句,道:“算了,这几天还是别见面了,要是被人看到我们在一起,只会让事情更麻烦。”

“好吧,我听你的。”

“我挂了。”周秀芬挂断电话,眼睛眯了起来,难道,这一切真的是陆逸在搞鬼?

嘟嘟嘟!

手机突然响起,是一个高管打来了,周秀芬刚一接听,那名高管就急道:“周董,大事不妙,有关部门的人把我们公司的实验室和仓库都给封了,相关负责人也带走了。”

周秀芬眉毛一扬,问道:“他们来了多少人?”

“来了很多。”高管道:“我刚才了解了一下,这个调查组来自好几个部门,而且是上面直接派来的。周董,来者不善,看他们的举动,这次不像是做做样子,你和周公子要是得罪了什么人,赶紧去求求情,不然等调查组把公司完全查封,我们都会判死刑。”

“公司的事情现在我委托给你,我没回来之前,你可以代我全权处理,我现在就去求人。”周秀芬说完,挂断了电话,然后提着包直奔陆逸的住处。

既然事情起因是因为陆逸,那么,只能求陆逸了。

……

家里。

陆逸和几个女人坐在沙发上,拿着平板和手机刷微博。

“光明生物真是太可恨了,以为把文章从热搜上面撤下来就没事了,真是异想天开!”

“他们做的事情伤天害理,丧尽天良,全国人民都不会放过他们。”萧韵云说。

“这样的人就该判死刑。”沈星儿也在刷微博,说:“我刚才看到一条爆料,好几年前,一个四岁的小孩子因为感冒,注射了光明生物的药剂,药剂还没打完,这个小朋友就闭上了眼睛。”

沈星儿红着眼睛,颤声道:“你们知道,这个小孩注射的药剂是什么吗?”

“是什么?”陆逸问。

“为了给儿子的死讨真相,这个孩子的父母拿着那瓶没打完的药剂去做了化验,报告出来竟然是开水兑药。”沈星儿眼眶含泪,道:“本来是救命的药,却成了害命的毒药,可怜那个四岁的小朋友,还没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就永远闭上了眼睛。”

张小蕾也道:“我也看到了一个荒唐的案例,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注射了防止乙型脑炎的药物,可笑的是,没过多久,这个孩子就患上了乙型脑炎,因此落下了终生残疾。”

萧韵云拿着平板,说道:“根据光明生物今年的财报,他们第一季度营业收入是十六亿元,第一季度的净利润为六亿元,这比我们公司生产水之莲的利润都还要高出两倍。”

“我刚才翻了新闻,今年他们因为违规生产,被有关部门罚款了两百万。”萧韵云冷笑道:“对于一季度就能净利润好几亿的上市集团来说,几百万的罚款,不过是‘罚酒三杯,醉笑一场’,如果不是这次有人在微博爆料,事情闹大了,只怕光明生物还会继续谋财害命。”

“这件事情虽然跟我们无关,但我们一定要站出来,绝不能让这些违法乱纪谋财害命的企业生存。”沈星儿满脸愤怒。

陆逸道:“我是一名医生,医生的存在就是救死扶伤,而药品,同样有救死扶伤的功效。这些年,我也听过不少医疗黑幕,但像光明生物这种丧心病狂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我绝对袖手旁观。”

“药品关生命,若是连这个行业都缺乏底线,人民就会失去对这个社会信任,不相信报道,不相信医院,不知道该相信谁,也不知道能相信谁。”

陆逸道:“我刚才在微博上看到了很多评论,其中点赞最多的一条就是有人问,药品能代购吗?”

“说实话,看到这条评论的时候,我很心痛。”陆逸道:“这些年,我们国家发展的越来越好,人民也越来越富裕,但是也存在不少问题。”

“那些弄出人命的企业,是处罚了,他们被罚了一点钱。而后,生产药品的,继续产药,污染的,还在污染。别看今天舆论很大,过几天后,舆论也就差不多结束了,看热闹的人散了,事情就被慢慢忘记了,四面八方又是花花绿绿的消息,一片歌舞升平,可是人们的心却不踏实了。”

“其实,我们老百姓想要的真的不多,不过是教育公平,食品安全,药品有效,可是,现在连他们最基本想要的都满足不了,究其原因,到底是谁的错?”陆逸长长叹了一口气。

大家都沉默了,都在思索陆逸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李寒风进来了,说道:“少主,周秀芬来了,她要见你。”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