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到洛阳龙门,只需要两个小时,下飞机的时候,叶天心好奇问道:“那么多风景名胜,你怎么选择了这里?”

“我在地图上一点,就点到了Щщш..lā”陆逸轻描淡写。

其实他之所以最后选择洛阳龙门,是因为洛阳是四大古都之一,另外龙门,暗合龙门境,所以陆逸才决定来这里看看。

叶天心扶着陆逸刚走出机场,就有一辆奔驰等候多时,一个身穿职业装的女司机打开车门,对叶天心说道:“叶总,请上车。”

“谢谢。”叶天心扶着陆逸坐进了车里。

“你安排的?”上车后陆逸问道。

“嗯。”叶天心点了下头,问司机:“我让你安排的事情安排好了吗?”

“已经安排好了。”女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叶天心一眼,心想,还是叶总面子大,竟然连那地方都能住进去。

叶天心这才对陆逸说道:“住的地方我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先去住的地方。”

“好。”陆逸笑着点头。

“车速可以慢一点。”叶天心叮嘱道。

“是!”女司机应了一声,放慢了车速,半个小时后,车子进入龙门风景区。

只见这里风光秀丽,东西两边各有青山对峙,伊水缓缓北流,远远望去,犹如一座天然门阙。

陆逸扭头,透过车窗,看向伊水东边的峭壁上,只见石窟遍布,佛洞万千,游人很多。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东门石窟名气很大,它和敦煌莫高窟,大同云冈石窟齐名,而且这里还有香山寺,碑刻题记等风景名胜,每年来这里的游人很多。”

陆逸微微点头。

车子从桥上过了伊河,在一处院子的大门口停了下来,女司机说道:“叶总,我们到了。”

“下车吧!”叶天心扶着陆逸下车。

陆逸走下车,抬头看了一眼院子大门,只见门口上方写着“白园”两个字,他眼睛一亮,问道:“当年白居易的住所?”

“是的。”叶天心笑道:“昨晚你说要来这里,我便让人安排好了,本来先安排的是香山别墅,只是我觉得那地方你未必喜欢,所以就自作主张,让你住在这里。”

“还是老婆你懂我。”陆逸嘻嘻一笑,拉着叶天心走进大门,直行一小段路程之后,但见峰回路转,树木茂盛,山泉叮咚,池水清澈,幽静至极。

踏着石阶而上,远远地,就看到山腰上有一座凉亭,上面刻着两个古朴大字:听伊。

“据说,白居易老了以后,经常与好友元稹、刘禹锡在这里下棋品茶,饮酒论诗。”叶天心说。

“确实一个好地方。”陆逸赞叹。

两人从听伊亭而上,又看到在苍松翠柏间有一间古朴典雅的阁庐,名叫乐天堂。

陆逸和叶天心走进堂内,只见有一个白居易的塑像,用汉白玉雕刻的,栩栩如生,有飘然欲仙的姿态。

两人从堂内出来后,继续迈着石阶而上,到了山峰,在翠柏丛中,有一个由砖砌的圆形墓丘。墓的面前,有一块高大的石碑,上面刻着“唐少傅白公墓”六个大字。

陆逸和叶天心对着墓丘鞠躬行礼。

叶天心说道:“因为白居易生前写了《琵琶行》一诗,所以这里也被称之为琵琶山。”

两人从墓道向左,下至峰腰平缓处,便是古雅的九曲回廊,墙壁上镶嵌着无数诗人墨客的佳作和白居士《琵琶行》的全文石刻。

陆逸站在石刻面前,凝神静气,双眼一直注视着石刻上的诗句,发现笔走龙蛇之间气象万千。

叶天心静静地站立在一旁,如同临世仙子,美得不可方物。

陆逸看了一个多小时,叶天心陪着他站了一个多小时。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陆逸收回目光,歉意的说道。

“没事。”叶天心早已疲乏,不过脸上笑容依旧。

陆逸牵着她的手,悄然把一道内劲注入到叶天心的掌心,瞬间,叶天心的疲倦一扫而空。

她看了陆逸一眼。

“我们住的地方就在那里吧?”陆逸指着山下几间建筑问道。

“是的,我带你下去看看。”叶天心带着陆逸下山。

踏着石阶下去,来到了一处峡谷中间,只见瀑布飞泻,池水荡漾,竹林清风,白莲飘香,使人心旷神怡。

旁边有几间古朴的建筑,依山傍水,青瓦白墙,曲径通幽,非常雅致。

陆逸扫了一眼,看了看暗处,问道:“我不过是来散散心而已,怎么把不死营的人都调来了?”

叶天心回答道:“我把你要来龙门散心的消息告诉龙王了,爷爷他老人家放心不下,便从不死营调了一支外围小队过来,他们主要负责这里的日常保卫工作,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活。”

“回头替我谢谢爷爷。”陆逸说。

按照他以往的性子,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这支小队赶走,可现在叶天心陪着她,这支小队在这里,还能起到一定的保卫作用。

叶天心带着陆逸进入室内看了看,里面一尘不染,打扫的很干净,还有袅袅檀香,使人静心。

“怎么一个下人都没有?”陆逸皱眉。

“以后我照顾你,不需要下人。”叶天心温柔道:“你每天安安静静做你的事情就好,我给你做饭洗衣。”

“你行吗?“陆逸相当怀疑,毕竟叶天心从下就是天之骄女,很少做这些事情。

“你应该相信你的老婆。”叶天心眨巴着大眼睛,俏皮道。

陆逸笑了笑,认真道:“辛苦你了,天心。”

“不辛苦。”叶天心脸上有着温馨的笑。

陆逸和叶天心在白园住在下来,从此之后,白园不准游人进入,变得十分安静。

陆逸早起焚香,看书,打坐,写字,日复一日。

叶天心每天做饭,摘野菜,做各种精美点心,陆逸写字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帮他研磨,月复一月。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

这三个月来,陆逸每隔两天,就要用逆天九针压制大道之伤带来的痛苦。

有一天晚上半夜,陆逸和叶天心来到龙门桥头上赏月,他搂着叶天心,感慨的说道:“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叶天心静静满脸甜蜜,忽然扭头之际,看到了一副不可思议的画面,惊呼道:“陆逸你快看!”

陆逸顺着叶天心手指的方向一看,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