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这老不死的怎么来了?”

门口突然传来老瞎子的冷哼,邢元青吓得一跳,立刻钻到了桌子下面。

陆逸朝门口看去,只见老瞎子穿着一件灰色道破,手持拂尘。步履轻盈的走了进来。

“还真是你!”陆逸满脸诧异道:“老瞎子你怎么来了?”

“元青这混球从龙虎山跑了,我能不来了吗?”老瞎子吼道:“混球,我知道你在这里,给我滚出来。”

邢元青躲在桌子下大气不敢出一声。

“出来!再不出来老子对你不客气了!”老瞎子喝道。

邢元青自知躲不了多久,以老瞎子的手段,很快就会找到他,他便说道:“师伯,我错了。”

“现在知道错了?”

“早就知道错了。”

“赶紧给老子出来,否则扒了你的皮。”

“师伯,我现在就出来,不过说好了,你不准打我。”

“我不打你!”

“我这就出来。”邢元青慢吞吞的从桌子下面爬了出来,头刚冒出来,就把老瞎子一把拧了起来。

“师伯,你说过不打我的。”邢元青满脸惊慌。

“老子说的话你也信?”老瞎子咧嘴一笑,甩手就把邢元青扔了出去。

砰!

邢元青撞在墙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这惊动了曹子衿,她从外面进来,问道:“什么情况?”

“没事儿,你先出去忙吧!”赵信给她一个放心的微笑。

曹子衿这才出去。

邢元青撞在墙上之后,又摔在了地上,可怜兮兮的说道:“师伯,你说不打我的,你不讲信用。”

“你有脸跟老子谈信用?”老瞎子没好气道:“我离开龙虎山的时候怎么怎么说的,叫你好好守着山门,不要随便乱跑,你当时答应得好好的,我这才走几天,你就溜下了山。”

“你有出息啊,两个长老不让你下山,你竟然用阵法困住他们。老子教你本事,是让你用来对付自己人的吗?”

邢元青辩驳道:“我也不想对付他们,谁叫他们两个老顽固不让我走,还要以命要挟,这才不得已而为之。”

“不得已?那你去找女人也是不得已?”老瞎子此话一出,邢元青哑口无言,只能傻傻的看着陆逸和赵信。

“你别看我,我没打小报告。”

“我也不知道前辈到燕京了。”

“啪!”老瞎子一巴掌抽在邢元青的脑门上,道:“你看他们没用,老瞎子下飞机就过来了,水都没喝。”

说完,抓起桌子上的酸梅汤喝了一口,然后又一巴掌抽在邢元青的脑门上,气得破口大骂。

“老子当初怎么就把你带上龙虎山了,我那师弟怎么会收你这么一个不成器的东西当徒弟,真是气死我了。”

“身为龙虎山未来掌教,竟然跑到窑子找女人,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老瞎子越骂越气。

“师伯,我也是正常男人,你怎么不为我设身处境的想一想?”邢元青委屈的快哭了。

啪!

老瞎子又一巴掌抽在邢元青的脑门上,大骂道:“出息,憋不住就去窑子找女人,大街上那么多良家你为什么不找?”

“啊!”邢元青目瞪口呆。

陆逸和赵信也面面相觑。

“啊个屁!我告诉你邢元青,以后要是让我知道你去窑子找女人,我弄死你!”老瞎子怒道:“我可不想有一天,报纸的头条就是你的照片,下面配着一句话,道士染了花柳病。”

“师伯,我不怕病,有陆少在,什么病他都能治好。”邢元青说。

砰!

老瞎子一脚踹飞邢元青,骂道:“老子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下次让我知道你逛了窑子,我绝不留情。”

“师伯放心,我发誓以后不去窑子了,要找就找良家。”邢元青信誓旦旦的保证。

“哼!”老瞎子在桌边坐了下来,冲服务员喊道:“加副碗筷!”

服务员赶紧把碗筷送来了。

老瞎子猛吃了几口,才问陆逸:“小兔崽子,有没有好酒?”

“当然!”陆逸手里凭空出现一哥坛酒,揭开盖子,香气扑鼻,整个房间充斥着一阵猕猴桃的味道。

“这么什么酒,怎么这么香?”邢元青惊道。

“你果然还有猴儿酒,赶紧给我。”老瞎子看到酒坛的时候,眼睛都红了。

“给你喝当然可以,不过我有条件。”陆逸笑道。

“有屁快放。”老瞎子急不可耐。

陆逸道:“两件事,第一件事,赵信年底有可能结婚,到时候你给他算个良辰吉日。”

“小事一桩,说第二件事。”老瞎子催道。

陆逸说:“第二件事,就是战神去边境了,我想你帮他算一算,这一趟有没有危险?”

“战天行去边境执行任务去了?”老瞎子问。

陆逸点头。

“行,把酒给我,先喝酒,再算卦。”老瞎子一口答应。

陆逸这才把酒坛递给老瞎子。

老瞎子结果酒坛,仰头灌了一口,哈哈大笑:“爽!”

邢元青看得眼馋,眼巴巴的看着陆逸问道:“陆少,你还有没有酒?”

陆逸又拿出了一坛酒,然后他和赵信邢元青三个人分着喝,喝着猴儿酒,吃着火锅,好不爽快。

喝酒到兴起,老瞎子突然道:“小兔崽子,这次我来燕京,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陆逸问。

“我很喜欢花花这个小丫头,我想收她为徒。”

陆逸脸色一正,说道:“你想让花花去当女道士?”

“不不不。”老瞎子见陆逸神色不爽,忙道:“我就是单纯的收他为徒,不带她上龙虎山,以后我就在燕京教她,绝不影响她的生活和学业。”

陆逸神情这才有所好转,说道:“这件事我不能马上答应你,回头我还要问问花花本人和她哥哥,看他们是什么态度。”

“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喝酒。”老瞎子开心大笑。

几个小时过去,酒喝完了,老瞎子才拿出罗盘,开始算卦,一边盯着罗盘,一边掐算,陡然,他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沉声道:“小兔崽子,只怕战天行这一趟不太平啊!”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