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你的妻子!”

龙婆理直气壮。

战天行都快气疯了,吼道:“你说了,只要我陪你喝酒,我们以后就各不相干。”

“那是喝酒之前说的,我也没想到喝酒之后会发生这种事啊,怎么,你不想对我负责了?”龙婆一副很委屈的表情,眼里闪烁着泪光。

“你不要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我是不会娶你的。”战天行都快气疯了,这个妖女,先是给他下药,然后睡他,真是十恶不赦。

龙婆收起了脸上的委屈,说道:“我这次来华夏,是专门找你的,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反正我这辈子跟定你了。”

“我再说一遍,我已经有老婆了,我不会娶你的。”战天行道:“你不要逼我对你动手。”

“你还想杀我?”龙婆双眼一瞪,然后凑到战天行的面前,说道:“你想杀我是吗?我给你机会,杀啊!”

咔!

战天行一把掐住了龙婆的脖子。

“你不要逼我。”战天行满脸凶光。

“睡了我就想杀我,你还真是有本事啊,战天行,你要是男人,就杀了我,我保证不还手,反正死你在你手里,我也不会感到委屈。”龙婆硬着脖子,说道。

“你不要逼我!”战天行手上加大的了力道,顿时,龙婆呼吸不畅,俏脸涨红。

“呲呲!”

那条青色小蛇跳到了龙婆的脖子上,然后双眼幽冷的盯着战天行,呲牙吐信子,似乎在警告战天行马上放开它的主人,否则它就不客气了。

“你给老子安分点,再瞪老子,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杀!”战天行暴怒,冲青蛇吼道。

“小青,你别动手,你不是他的对手。”龙婆眼角流下了两行泪水,哭泣的说道:“战天行,算我瞎了眼,看错了人,没想到你是敢做不敢当的男人,我不想活了,你杀了我吧!”

“我……”战天行最后还是没狠心下杀龙婆,松开龙婆,吼道:“你给我滚!”

“我不走。”龙婆固执道:“我就呆在这里。”

“再不走我就杀了你。”战天行怒道。

“真要杀我的话,你刚才就不会松开手。”龙婆走到战天行面前,半边身子依偎在他身上,娇滴滴的说道:“我了解你,你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你舍不得杀我。”

“我……”

“呜!”

龙婆堵住了战天行的嘴,不让他说话。战天行想要推开龙婆,可是被她死死缠住了。

“哐!”

战天行被推倒在了床上,他想爬起来,却发现浑身瘫软无力,四肢经脉都被封住了。

“你对我干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在空气中洒了一点东西,麻痹了你的经脉。”龙婆嘴角有些邪恶的笑容,然后爬上了床。

“你要干什么?”战天行有些惊慌,吼道:“你个妖女,不要乱来。”

“别怕嘛,我就是给你按按,你每天这么累,还要照顾苏青,我给你放松放松。”龙婆说着,一双小手在战天行的背上按了起来。

“你给我让开。”战天行虽然不愿意跟龙婆亲密接触,但不得不承认,龙婆的按摩手法很厉害,让他真的感觉很放松。

“我从不给人按摩,你可是第一个。”龙婆俯下身子,整个人趴在战天行的耳边,在他耳边轻声呢喃。

战天行虽然很不愿意跟龙婆接触,可是,他是个正常男人,龙婆现在身上没有衣服,加上她又故意这么做,很快,战天行就有了反应。

“妈的,早晚会被这个妖女玩死。”战天行心里大骂,强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反应。

龙婆察觉到了这一幕,暗自偷笑,然后打开床头柜,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瓶子,揭开瓶盖,把里面的东西倒在了战天行背上。

顿时,战天行只感觉背上一阵清凉。

“你在干什么?”

“倒了一点精油,我给你按按,精油对身体好。”龙婆轻轻的按,战天行只觉得她的手更滑了。

按了一阵之后,龙婆把战天行翻了个身,两人面对面,战天行不敢看她,扭开脸说道:“妖女,赶紧放了我,否则我跟你没完。”

“我好不容易逮到你,怎么舍得放你走。”龙婆媚笑。

“你到底要干什么?”

“干……你!”龙婆吐气如兰,然后抓住了小战天行。

战天行浑身一个激灵,急道:“快放开我。”

“我真放开你舍得吗?唉,你们男人啊,嘴上果然靠不住,还是身体诚实。”老婆趴在战天行耳边,小声道:“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接着,她埋下了头。

“啊……”战天行身体一颤,脑子一片空白,他只有一个念头,自己早晚会死在这个妖女手里。

龙婆非常主动,过了一会儿,便骑坐在了战天行的身上,自己主动动了起来。

“麻痹,又被她睡了。”

战天行憋屈到了极点,偏偏又无可奈何,也不知道龙婆下了什么药,他浑身无力,只能任由龙婆摆布。

过了四十分钟,战天行终于忍不住,一声大吼,然后全身一松,大口的喘气。

龙婆也累的不轻,温柔地帮战天行清理干净之后,然后趴在战天行的身边,娇滴滴的说道:“你刚才弄进去了,我没吃药。”

战天行脸上一变:“你什么意思?’

“我想告诉你,苏青能给你坏孩子,我也能。”龙婆说。

战天行彻底无语,疯了,这个妖女疯了。

“不洗澡了,我要保留你的汗水味。”龙婆起身,穿了一件十分端庄的长裙,虽然脸上不施粉黛,但十分漂亮。

气质非凡。

“我先走了,药效再过半小时就没了,到时候你想回家还是去哪都随你,如果想我了,晚上还来这里,这几天我都住在这里。”龙婆在战天行脸上亲了一口,笑着挥手道:“亲爱的,拜拜!”

说完,她身姿摇曳的走出了房间。

战天行心乱如麻,等药效结束之后,他洗了澡,穿好了衣服,想了想,又打电话给陆逸,找陆逸求救。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