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陆逸一惊,赶紧问道:“你们在哪?”

“我们在东街派出所。”李梦寒有些惊慌,说:“现在人死了,死者家属要清漪偿命。”

“你看着清漪,别让她再乱来,我马上过来。”陆逸说完对战天行道:“你先回去吧,我去一趟派出所。”

“出了什么事?”战天行问。

“听梦寒说,清漪杀人了。”

“杀人了!”战天行满脸不可思议,道:“徐清漪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杀人?”

“这里面多半有原因,我去派出所看看。”陆逸说。

“我送你。”

“不用。”陆逸推开车门,道:“我打个车过去十来分钟就到了,你还是回家陪嫂子吧!”

“那行,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战天行知道,这点小事陆逸自己能处理,所以也没有坚持要送。

陆逸打了个出租车,直奔派出所,十五分钟,他就来到了派出所,还没进门,就听到从里面传来一个哭天喊地的声音。

“警察,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现在死了,我们下半辈子怎么办啊!”

“胡女士,你先起来,这里是派出所,你这样跪在这里,会影响其他人办事情。”一个警察劝道。

“你说什么,我影响其他人?我儿子都死了,难道你要我笑容满面,你这个人有没有良心?你有没有儿子?就算你没儿子,也应该有爹妈吧,你爹妈要是死了,你会笑得出来?”

陆逸进门,就见到一个年轻警察怒视着跪在地上的妇女,妇女四十多岁,身材臃肿,肥胖的脸上画着浓妆,穿金戴银,一看就是富家太太的装扮。

妇女旁边,站着一个穿着衬衣的中年男人。

另外一边,三个女人坐在椅子上。萧韵云脸色平静,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徐清漪眼里有愤怒,只有李梦寒,脸色很焦急。

“梦寒。”陆逸喊了一声,走了过去。

“你可算是来了。”看到陆逸,李梦寒眼睛一亮,忙站起来,焦急的神色瞬间消失。

妇女看到陆逸进来,哭声更大了,她旁边的那个中年男人忍不住安慰道:“你别哭了,哭也不能解决问题。”

“何一山,你什么意思?儿子死了,你还不让我哭?你是不是看上她们三个了?”妇女指着萧韵云三人,看中年男人的眼神充满了怀疑。

中年男人脸上很尴尬。不过说真的,那三个女人确实漂亮,任何一个都比自己身边的这个哭哭滴滴的黄脸婆不知道好多少倍,只可惜,这种想法也不敢表露出来,否则身边的女人会找他拼命。

“我告诉你,不要以为长得好看,就能逃脱法律的制裁,你杀了我儿子,我要你偿命,我要你全家都给我儿子陪葬!”妇女指着徐清漪大吼大叫。

“他该死。”徐清漪愤怒道。

“你个小丫头片子说什么?我儿子该死?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妇女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下子就冲到徐清漪面前,指着徐清漪的鼻子骂道:“我告诉你,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杀我儿子,我就要你陪葬。”

“啪!”

徐清漪一巴掌将妇女抽飞出去。

其他人都愣住了,没想到徐清漪脾气这么火爆,在这里都还敢打人。

妇女捂着脸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徐清漪,过了好一会儿,她尖叫的扑向徐清漪:“你敢打我,姑奶奶跟你拼了……”

啪!

她还没靠近徐清漪,脸上又挨了一巴掌,身子飞出去四五米,半边脸肿了起来。

在场的那个警察吞了吞口水,看徐清漪的眼神充满了畏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否则怎么可能轻易将一个一百多斤重的人打飞?

中年男人忍不下去了,指着徐清漪,脸色铁青道:“这里是警察局,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王法?”

“没打死她已经格外手下留情了。”

让陆逸诧异的是,说话的竟然是萧韵云。

中年男人冷哼一声,冲那个警察吼道:“你干什么吃的?她当着你的面打人你还管不管?你要是再不处理,信不信我让你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

“梦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逸问道。

李梦寒便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经过告诉了他。

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萧韵云和李梦寒陪着徐清漪逛街,想带她看看燕京城,可哪曾想到,在商场遇到了一个青年。

青年见她们三个女人长得漂亮,凑上来要微信,她们没搭理他,青年恼羞成怒,便摸了李梦寒脸蛋一下。

看到自己的姐妹被人欺负了,萧韵云哪能忍,便跟青年理论,青年说不过萧韵云,便想以武力征服,踹了萧韵云肚子一脚。

看到萧韵云被踹倒在地,李梦寒彻底怒了,立刻让徐清漪收拾青年。

徐清漪抽了青年一巴掌,青年倒飞出去,摔在商场的电梯口,跟着又从电梯上摔了下去,当场死亡。

三人这才被带回了警察局。

李梦寒看了一眼妇女,小声问陆逸:“现在怎么办啊,不管怎么说,确实死了人。”

“交给我处理吧!”陆逸道。如果那个青年没死,他一定会狠狠地教训青年,必定萧韵云怀的是他的孩子。

“云姐你没事吧?”陆逸走到萧韵云面前,一把握住萧韵云的脉搏。

“我没事。”萧韵云摇头。

陆逸查探了一下,还好没有动胎气,这才放心。

“你准备怎么处理?”萧韵云问。

“人都死了,看来也只能花钱了事。”陆逸说完,看着那个中年男人说道:“出现在这样的事情,实属意外,还请你节哀顺变,可话又说回来,要不是你儿子自己惹麻烦,他也不会落得这个下场,说吧,你想要多少钱?”

“你说什么!”中年男人眼睛瞬间红了,指着陆逸骂道:“生命能用钱来衡量吗?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告诉你,这事不能用钱解决。”

“那你想怎么解决?”陆逸眼神冷了。

“杀人偿命!”中年男人指着徐清漪道:“是她杀了我儿子,我要她为我儿子偿命!”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