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看着战天行,战天行被盯得浑身不自在,说道:“首长们,你们不要听陆逸的,守护者一职太重要了,我不适合……”



“天行,陆逸说的真的,你境界提升了?”龙王问。



战天行只好硬着头皮点头。



“太好了。”龙王大喜,对最高首长说道:“首长,我觉得陆逸的提议可行。”



“你们几位意下如何?”陆逸问几位老将军。



“战天行是不死营的政委,为国家立下了无数功劳,而且很有统帅能力,我觉得他可以胜任。”左老说。



“我附议。”万老道。



“小战为人沉稳,我看可以。”古老也说。



“那行,就这么定了,天行,从今以后,你就是华夏的守护者。”最高首长拍板了。



“首长,我真的不行,我……”



战天行还想说话,却被万老打断,万老道:“天行,身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该不会忘了吧?”



“我没忘。”



“那就得了,首长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战神,你就接受吧,现在除了你,真没有合适的人选出任守护者。”陆逸笑道。



战天行任守护者,他很开心,不仅战天行是他的兄弟,还因为战天行如果当守护者,就等于帮他扛了一个重担。



“就这么定了,天行你接替房前辈出任守护者,我和国家都相信你的忠心和能力。”最高首长道:“回头我就让人安排,给你找一处新的住所。”



“首长,我有住的地方,不用安排。”



“这怎么能行,你现在是华夏的守护者了,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必须要有一个清净的地方。”最高首长看着龙王道:“龙王,你觉得呢?”



“我同意首长的提议。”龙王道。



“还有龙王,天行既然当守护者,那他军人的身份和不死营的职位怎么办?”最高首长问。



龙王沉吟了一下,说:“具体还得看天行自己的意思,天行你认为怎么办好?”



“首长,我什么情况您们都知道,我在军营呆了二十多年,要是让我脱了这身军装,我做不到。”战天行正气凛然道:“从我参军的那一天起,我就立下了誓言,为人民服务,严守纪律,英勇顽强,不怕牺牲,时刻准备战斗,誓死保卫祖国,生是华夏军人,死了也是华夏军魂,所以,军人这个身份,我怎么都不能丢掉。”



万老瞪着战天行骂道:“我说你怎么是个木鱼疙瘩,当守护者同样是保卫祖国,而且责任更重,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我明白。但我也不能放弃军人的身份。”战天行固执道。



最高首长皱起了眉头。



如果战天行保留军人身份的话,以他现在的级别,地位要比几位老将军低,可是之前守护者的地位很特殊,也很超然,话语权也很大,这又是几位老将军不能比的。



事情有些难办了。



“龙王,你有什么建议?”最高首长把难题抛给了龙王。



龙王想了想,说:“天行的心情我能理解,他参军这么多年,对部队有深厚的感情,让他现在脱离部队,他一时难以接受我理解,我在想,是不是照顾天行的情绪,保留他军人的身份?”



“如果要保留小战军人身份的话,那就要给他提提级别。”古老说。



陆逸一听要给战天行提升级别,立刻插话道:“首长,我觉得古老的这个方法可行。”



“天行现在是少将,再提一级,级别好像还是有些低,若是跟我们平级,他的年纪又太小,打破了常规,只怕军中会有人不服。”左老说。



陆逸忙道:“我是这么认为的,战神既然当守护者,那就不能以常规来衡量,要是有人不服,就叫他们找战神比试比试,看谁的拳头够硬。”



“别胡说,部队是将纪律的地方,不是江湖,不是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龙王呵斥了陆逸一句,然后转头看着最高首长道:“首长,反正天行已经答应出任守护者,关于他保留军人身份的事情,回头再议吧!”



“也好。”最高首长站起来,走到战天行面前,严肃的说道:“天行,我充分相信你的能力,以后守护华夏的职责,就交给你了。”



说完,最高首长弯腰给战天行鞠了一躬。



几位老将军也效仿给战天行鞠躬。



战天行受宠若惊,一时手足无措,忙道:“请首长们放心,我一定会誓死保卫华夏。”



最高首长点了点头,转过头看着陆逸,说道:“陆逸,是你推荐天行出任守护者的,若是将来天行有麻烦或者是华夏有难,你也不能袖手旁观。”



“当然,我是华夏人,国家为难,我义不容辞。”陆逸认真道。



最高首长满意的点了点头,问陆逸:“房前辈你准备怎么安排的?”



提到这事,陆逸有些忧虑,说:“我得想办法尽快找到去修真界的方法,然后把他送回修真界。”



“房前辈躺在医院不会有事吧?伤势会不会加重?”最高首长关心道。



“我已经用手段护住了房前辈的元神,他伤势不会再加重。”



“那就好。”最高首长沉着脸道;“房前辈守护华夏多年,为华夏立下了汗马功劳,他的贡献人民也许都不知道,但是我们都知道,现在他要离开了,我觉得我们应该有所表示。”



“是啊,房前辈这么多年也不容易,多亏了他,我们华夏才能一直稳定安宁,是该有所表示。”龙王也说。



“可是怎么表示呢?”左老此言一出,大家都沉默了。



守护者淡泊名利,想要有所表示确实不好做,一时大家都没想到好的办法,无奈,最高首长只好说道:“具体怎么表示,老左你和老古好好讨论一下,尽快把方案给我。”



“是!”



左老和古老答应。



“我还有个会,我就先走了,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我。”最高首长说完,把陆逸拉到一边,沉着脸问道:“那个女孩子什么情况?我告诉你,少在外面沾花惹草,小心把身体玩坏了。”



“首长,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是……”



“我不管她是谁,你可不能伤害清思,否则我跟你没完。”最高首长严厉的瞪了陆逸一眼,匆匆出门而去。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