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



陆逸想骂人。



他最怕徐清漪犯傻。



徐清漪不过是化凡境初期,而井上十六郎是龙门境强者,徐清漪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陆逸展开极速,快速掠过去。



“站住!”徐清漪一声冷哼。



井上十六郎本来正在逃命,怕战天行带着天劫追杀他,猛地一声冷哼,吓得他一跳,当他抬头看到是徐清漪后,脸上出现了邪笑。



“一个化凡境的小女娃,竟然阻挡本座的路,你胆子不小啊!”井上十六郎根本不怜香惜玉,一刀朝徐清漪劈了下去。



刀气形成三重浪,霸道无比。



徐清漪伸出左手,在面前一划,一道五彩斑斓的线条出现,然后形成一个发光的盾牌,护在自己身前。



“轰!”



刀气劈在盾牌上,盾牌轰然瞬间。



徐清漪被巨大的力量震飞。



“刷!”



井上十六郎的身影从原地一闪而逝。



徐清漪看到这一幕,心中暗叫不好,正在寻思对付井上十六郎的办法,就感觉脖子一冷。



一把武士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小姑娘,我劝你最好不要动,我可不会因为你是女人,而对你手下留情。”井上十六郎看了一眼徐清漪白皙的后颈,咽了咽口水。



“你以为你杀了我,你就能离开这里?别做梦了。今天你死定了!”徐清漪平静道。



“生死都被我掌握了,你还能如此镇定,着实让我意外。你是什么人?”井上十六郎问。



“蓬莱圣女,徐清漪。”徐清漪道。



“你是蓬莱圣女?”井上十六郎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道:“我说那个华夏人为什么要在我的地盘上渡劫呢,原来是来帮你的啊!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你们蓬莱竟然还不死心,还想灭掉我们。”



“徐卫怎么舍得让你来了?他人呢?”井上十六郎说话的时候,眼神不停的扫视四周。



显然,他怕有蓬莱的人隐藏在暗处。



“只来了我们三个人。”徐清漪说。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井上十六郎根本不信,“除非徐卫疯了,才会让你们三个人来。”



“信不信随你。”徐清漪道:“总之,今天你们方丈山被灭,是注定的事情。”



“三百年前,你们蓬莱没有灭掉我们,现在,你们更别想灭掉我们。”井上十六郎冷笑。



“主人来了,你死定了。”徐清漪道。



“主人?”井上十六郎一愣,问:“是谁?”



“是我。”陆逸走了过来,对井上十六郎道:“放开她,我可以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否则,我会让生不如死。”



“小子,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吧,就凭你一个化凡境,也敢威胁我?”井上十六郎啧啧笑道:“不过我真没想到,蓬莱圣女竟然是你的仆人,你又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再警告你一遍,立刻放开她,我可没什么耐心跟你废话!”陆逸冷漠道。



“怎么,看到你的仆人在我手里生气了?”井上十六郎阴笑道:“不过你这仆人长得实在漂亮,要不咱们打个商量,把你仆人送给我,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我不跟你们计较。”



“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你真是活腻了。”陆逸眼里杀机迸发。



“我劝你最好不要乱来,你要敢动,我就先杀了她。”井上十六郎又把刀锋往前送了一分,顿时,徐清漪白皙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痕。



“主人你别管我,杀了他!”徐清漪非常平静,对陆逸道。



“要是让你在我面前伤害了你,我还有什么资格当你的主人。”陆逸说道。



“哎哟,口气不小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井上十六郎话没说完,陆逸的身影就从他的视线里消失的无形无踪。



忍术吗?



井上十六郎面露讥笑,不屑道:“在我这个忍术大师面前使用忍术,你还真是会找死啊!”



“是吗?”陆逸的身影陡然在耳边响起。



砰!



紧跟着,井上十六郎只感觉肋下一阵剧痛,身子立即斜飞出去,轰然砸在地上。



陆逸看都没看到他一眼,而是看着徐清漪脖颈上的那道轻微的伤痕,问道:“疼吗?”



徐清漪摇头:“不疼。”



“你也是的,他的修为可比你高出一个大境界,你说你拦他干什么?”陆逸埋怨。



“您说了,不要让我放掉漏网之鱼,我是按照您的吩咐做的。”徐清漪回答说。



“傻丫头。”陆逸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点粉末在指尖,然后朝徐清漪脖颈抹去。



徐清漪有些不自然,忙扭开了头。



“不准动!”



听到陆逸的话,徐清漪立刻一动不动。



陆逸动作轻柔的帮她抹上粉末,接着说道:“过三分钟,这道伤痕就能痊愈,不会留下伤疤。”



“谢谢主人。”徐清漪道谢。



“谢我干什么啊,总之以后不要这么傻了,你要受到伤害,我会心疼的,知道吗?”



“是。”徐清漪低下了头,耳根上出现了晕红。



“行了,站我身后去吧,这个老东西交给我了。”陆逸说完,眼神这才盯住井上十六郎。



井上十六郎刚从地上爬起来,就就感觉自己被一道气机锁定了,就像是被一头猛兽盯住了,浑身冰冷。



他抬起头,发现这道气机来自陆逸。



顿时心里一颤。



他想不明白,陆逸一个化凡境,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气机?还有,先前用的什么方法,怎么能凭空消失?



井上十六郎早已发现,陆逸先用的不是忍术。



“你究竟是什么人?”井上十六郎问。



“华夏人!”陆逸道:“井上十四郎是你的祖上吧?”



“他是我爷爷。”井上十六郎有些意外,问道:“你认识他?”



“不认识,但是他的臭名我却知道,当年他带着倭寇无恶不作,在我华夏东南犯下了滔天罪行。”陆逸叹了一声,道:“可惜啊,我晚生了几百年,否则就能手刃他。”



“哼,小子你别太狂了,别忘了,你只是化凡境而已?”井上十六郎冷哼。



“那又怎样?我承认我境界不高,但杀你足够了。”陆逸说完,就朝井上十六郎逼了过去。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