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

陆逸和战天行目瞪口呆。

紫山瞬间变成了一座金山,光芒万丈。

“陆逸,我没看错吧,那是一座金山?”战天行睁大眼睛,问道。

“是金山。”

“天啊,那么大的金山,得值多少钱?”

听到战天行这话,即便是一向平静的徐清漪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道:“这不是一般的黄金,而是紫铁仙金,是炼器的无上神物,价值不是普通黄金可以比的。”

“如果卖掉的话,能值多少钱?”陆逸问。

徐清漪用奇怪地眼神看了陆逸一眼,她想不明白,陆逸怎么也会问这样的问题?

“这么大的紫铁仙金,没有人买得起,也没有人会卖。”徐清漪道:“老祖宗以前告诉我说,天上的神仙都以得到一块紫铁仙金为荣。”

“真的假的?”战天行有些不信。

“你不信?”徐清漪道:“主人手中的轩辕剑是上古第一神兵,乃是众神采集首山之铜为所铸,但要是真论材质,首山之铜远远比不上紫铁仙金。”

什么!

陆逸满脸震惊。

“你从哪里知道的?”陆逸问。

“回主人,这都是老祖宗告诉我的。”徐清漪道:“仙葫就在紫山上,主人可以去摘取。”

“我怎么没看到山上有东西?”战天行仔细看了看,山上什么都没有。

“听老祖宗讲,仙葫当年被主人布下了禁制,除了主人,谁都看不见。”徐清漪对陆逸道:“主人,登山之后,您应该就会看到仙葫。”

“好,我去看看。”陆逸说完,就朝紫山走了过去。

战天行也想跟上去。

“你不要去。”徐清漪叫住了战天行。

“为什么?”战天行不解。

“紫山除了主人,谁都不可能上去。”徐清漪说:“老祖宗当年晋升圣人境界之后,也尝试想要登山,刚走到紫山面前,就被紫山击飞,养了三个月才好。”

陆逸脚步一顿。

“陆逸,我看要不就算了吧!”战天行递给陆逸一个眼神,他怕陆逸不是仙葫的主人,那就麻烦了。

徐清漪也看着陆逸。

“没事的。”陆逸笑了笑,大步朝紫山走了过去。

二十米。

十五米。

十米。

陆逸距离紫山的距离越来越近。

徐清漪和战天行都屏住了呼吸,两个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陆逸。徐清漪悄然握紧了粉拳。

五米。

当陆逸距离紫山还有五米的时候,“轰”的一下,紫山上面的金光全部集中成一道光束,笼罩在陆逸的身上。

陆逸身子一僵,顿时被禁锢住了,他感受到了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慢慢压下来,能轻易毁灭世间一切。

他的皮肤开始龟裂。

但他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当下运起九转金身决,身上爆发出璀璨的金光,轩辕剑也被他祭出来,悬在头顶,抵挡那道光束。

足足持续了五秒。

就在陆逸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嗡”的一声,紫山一颤,那道光束就散开了,庞大的气势也随即消失,他又能动了。

继续迈步前行。

三米。

两米。

一米。

陆逸登上了紫山。

“老祖宗没有认错,他真的是主人。”徐清漪娇躯一颤,绝世容颜上挂着两行泪水。

看到陆逸登山而上,战天行也松了一口气。

陆逸走了几步,抬头一看,就见山腰上长着一根光秃秃葫芦藤,藤上吊着一个紫白色的葫芦。

葫芦不过巴掌大,周身闪烁着神光,缭绕着先天鸿蒙之气,一看就不是凡物。

“这就是仙葫吗?”

陆逸加快了步伐。

紫山不高,只用了四五分钟,陆逸就到了仙葫面前。

他非常谨慎,没有冒然摘取仙葫,而是开启天眼通,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儿,确定没有危险之后,他才伸手去摘仙葫。

陆逸刚用左手托住了仙葫,仙葫就自己从藤上掉了下来,落在了掌心。

顿时,陆逸感觉一股熟悉的气息从掌心流转到全身,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感觉这颗葫芦仿佛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不可分割。

甚至,它能清晰的感觉到,仙葫在他掌心很雀跃,就像是小孩子见到父母似的。

怎么回事?

“宝贝,吸!”陆逸说出一句话。

然后,在他不可思议的眼神中,整做紫山化成一道流光,被吸引了葫芦之中。

这……

陆逸傻眼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会说出那么一句话,就好似冥冥之中告诉他,他应该说那么一句话。

整座紫山消失,陆逸站在地上。

徐清漪和战天行目瞪口呆。

陆逸拿着葫芦,左看右看,爱不释手,不禁高兴大笑道;“不愧是仙葫,果然厉害。”

葫芦好像听懂了陆逸的话,在陆逸掌心转了个圈。

“以后你就跟着我吧!虽然我不知道徐福说的万古唯一九天之上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我相信,有一天我们会到九天之上看看。”

听到陆逸这话,葫芦更是自己跳起来,围着陆逸转了好几圈,然后又落到了陆逸的掌心。

徐清漪和战天行走了过来。

“恭喜主人,获得仙葫。”徐清漪跪在地上,说道。

“起来吧!”陆逸对徐清漪道:“我们世俗界不流行跪拜那一套,以后你就不要跪了。”

“可是……”

“听我的话。”陆逸总觉得一个女人给他下跪有些别扭。

“是。”徐清漪乖巧答应。

战天行盯着陆逸掌心的葫芦打量了好一会儿,问道:“这就是仙葫吗?”

“嗯。”

“能不能给我看看?”战天行好奇道。

陆逸把葫芦递了过去。

战天行刚接住仙葫,还没来得及细看,就突然一声痛呼。

“啊……”战天行轰然倒地。

“你怎么了?”陆逸吓得一跳。

“我的手断了。”战天行额头冒着冷汗,道:“你那葫芦太重了,我拿不起。”

“不会吧!”陆逸一看,战天行整条手臂都断了,他快速战天行治好手臂,然后说:“为什么仙葫在我手里很轻?”

“老祖宗说了,仙葫是主人之物,除了主人,谁都不能碰仙葫。”徐清漪道。

“你不早说!”战天行没好气,瞪了徐清漪一脸,然后盯着葫芦看了看,道:“说也奇怪,巴掌大一只葫芦,怎么会那么重?”

“它能吸掉整座紫山肯定不简单,回头还得还得好好研究研究。”陆逸收起葫芦,说道:“我们回去吧,有些事情我还得向族长请教。”

三人快速返回。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