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奇完全懵逼了,根本就不知道生了什么状况,忍着疼痛,说道:“凌空老祖,您是不是搞错了?”

啪!

凌空老祖怒极,又一巴掌抽飞穷奇,怒道:“本圣亲至,还会搞错?”

“哐!”

穷奇庞大的身躯重重砸在百米之外,又爬了起来,忍着怒气说道:“凌空老祖,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你麻痹!”

凌空老祖正在气头上,脾气暴躁,又一巴掌抽飞穷奇,吼道:“是不是你们苦竹斋杀了天儿?”

穷奇再次从地上爬了起来,擦掉嘴角的血液,沉着脸看着凌空老祖,说道:“凌空老祖,我敬你是圣人,是我长辈,所以我一而忍让,但你要是不讲道理,小心我对你不敬。”

“对我不敬?”凌空老祖眸子如同火眼金睛,闪烁着怒火,道:“你一个个小小的通神境,也想对我不敬?看来很久没收拾你们苦竹斋了,你们都不知道疼痛了。”

“凌空老祖,有什么话你说清楚。”

啪!

凌空老祖大手拍了过来。

“哼!”穷奇怒了,他本来就脾气不好,加上又在萧无痕手底下吃过亏,对剑神殿没有半点好感。

凌空老祖再动手,他也不再退让了。

“轰!”

他手中的一对银锤直接砸了出去。

“穷奇,你敢对老祖动手,是不是不想活了?”萧无痕大声喝道。

啪!

凌空老祖原本抽向穷奇的手掌突然收了回来,反手一巴掌把萧无痕抽飞。

“给老子闭嘴。”凌空老祖喝道。

这个时候,那一对银锤挟带着滔天的力量,已经到了凌空老祖的面前,眼见银锤就要砸在凌空老祖的头上了。

只见凌空老祖眼皮都没抬,轻轻伸出一根手指,就挡住了银锤,不屑道:“小小通神境,也想跟本圣动手,自不量力!”

咔嚓!

一声碎裂的声音响起,接着,在穷奇震惊的目光中,只见那一对银锤轰然碎裂成灰。

什么!

一根手指就毁掉了我的宝贝!

穷奇心里胆寒,这就是圣人的威力吗?

“咻!”

凌空老祖手指上冒出强大无比的剑气,穿透天地,刺破苍穹,拥有十分恐怖的威力。

穷奇吓破了胆,转身就逃。

“本圣出手,你逃的掉吗?”凌空老祖根本就没把穷奇放在眼里,一指跨越百里,朝穷奇压了下去。

“起!”穷奇大吼,用尽全力抵抗。

“别反抗了,没用的。”凌空老祖的那根手指就像是一座重愈百万斤的神铁,强势压了下来。

穷奇用尽了全身了力量,都不能抵挡。

“咚!”

穷奇脚下的地面裂开了长约几十里的裂缝,然后他双腿至膝盖都陷进了土里。

整个人脸色惨白。

“镇!”

凌空老祖嘴里吐出一个字,手指压了下去,穷起的身体不停地往地下陷,眼见就只一颗头颅露在地面上了。

“老祖饶命!我知错了!”

穷奇忙求饶。

“现在知道错了,先干什么去了?”凌空老祖不依不饶,手指继续压下去。

“老祖,老祖,我错了,求求您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饶晚辈一命。”生死之际,穷奇搬出了他师父。

“你以为你师父的面子很值钱?”凌空老祖说完,陡然想到在圣人墓中,6逸对他说的那句话,心里更是怒火旺盛。

“前辈,凌天师弟之死必须调查清楚,也许穷奇师兄师兄知道一些内情,还请前辈暂留他性命。”

羽衣仙子开口说道。

凌空老祖手指一顿,稍作犹豫,然后收回了手,对穷奇道:“告诉我,你们苦竹斋为什么要杀天儿?”

穷奇完全搞不清到底是什么状况,说道:“老祖,这话从何说起,我们苦竹斋和凌天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他?”

“这正是我所说的,既然无冤无仇,为什么你们的人要杀了我的天儿?”凌空老祖问。

“老祖,墓里面到底生了什么,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您也看到了,我们苦竹斋的弟子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

穷奇都快哭了。

“我不管,你们苦竹斋得给我一个交代,否则,小心你我用你项上人头祭奠天儿在天之灵。”凌空老祖身上释放出冷冽的杀气。

一旁的萧无痕吓得不轻,生怕凌空老祖不满,对他动手。

“老祖,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还望您明言告知,关于墓里面生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啊!”穷奇满脸委屈。

“哼!”提到墓里面的事情,凌空老祖就气得不轻,冷哼一声,说道:“你们苦竹斋的人杀了天儿,而且,就在我的道身面前。”

“不可能!”穷奇根本不信,道:“凌天是神王体,实力很强,我们苦竹斋的弟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什么人敢在老祖道身面前杀凌天师弟?别说我们我们苦竹斋门下弟子不敢,就算换做是我,给我一千个胆子,我也不敢。”

当着圣人道身的面下杀手,这种胆气,简直就是石破天惊。穷奇不敢,他相信,世上也没几人敢。

“不敢!你是不敢,可你们门下弟子敢!”凌空老祖看着李碧月问道:“那个小子叫什么名字?”

“他姓曹。”李碧月回答说。

“就是那个小子,他杀了我的天儿,还毁了我的道身。”凌空老祖冲穷奇道:“你今天要是不把那个小子交出来,我杀了你。”

曹公子!

大师兄的朋友!

穷奇先想到的就是不能说。

可听到凌空老祖说曹公子杀了凌天,还毁了老祖道身,这让穷奇震惊的同时也明白,他知道都要说出去,不然就死定了。

“我问你,那个姓曹的是不是你们苦竹斋的人?”凌空老祖问道。

“不是。”穷奇忙否认。

“既然不是,那为什么他进墓的名额是从你们苦竹斋拿的?”

穷奇知道事关重大,可又不想说出是齐天给的,忙道:“名额是曹公子找我们苦竹斋借的。”

“借的?你们苦竹斋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凌空老祖不信。

“老祖有所不知,曹公子说了,只要等他从墓里出来,就会加入我们门下,所以我这才把名额给他。可是我真不知道他会杀凌天师弟。对了,他还有一个师兄。”

“他还有师兄?”凌空老祖眼睛一亮,问道:“他师兄在哪?”

“在那!”穷奇抬头一望,瞬间又懵逼了,人去哪了?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