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门缓缓打开,一股浓郁的霉味扑面而来,闻之想吐,里面是一条通道,漆黑无比。

6逸开启天眼通,看到墙壁上有一盏巨大的长明灯。

“咻!”

右手抬起,一道剑气击了出去,撞在灯芯上,“嚯”的一下,长明灯燃了起来,瞬间照亮整个通道。

通道用不知名的石材切成,十分坚硬,呈白玉色,里面寂静无声,非常的幽森。

“难道这里没出路了吗?”凰舞问道。

“先进去看看再说。”6逸也拿捏不准,带着凰舞进入了通过,度不急不慢,渐渐前行。

每隔几十米,通道墙壁上就会出现一盏长明灯,借着长明灯的灯光,不知不觉,他们竟然深入了五六里。

“咦,你看。”

突然,凰舞一声惊呼。

6逸扭头一看,只见通道墙壁上出现了不少石刻,因为年份太久了,灰尘太厚,看不清楚。



6逸衣袖一卷,一股强大的内劲扫了出去,顿时,墙壁上的灰尘瞬间一扫而空。

画面清晰了。

非常简单的图案,记录了一位少年刻苦修炼的画面。少年拿着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出剑、拔剑、

眼神坚毅,非常执着。

刚开始,只有少年一个人,但是到了后面的刻图中,出现了不少尸体,那些人都倒在少年的脚下,血流成河。

“如果没看错的话,这个持剑的少年就应该是轮回剑圣,这里记录的是他年轻时候的事情。”6逸说。

“可为什么要把这些事情刻在这里?是想给后人留些什么吗?”凰舞充满疑惑。

两人继续往下看,越看越震惊,因为他们现,那个持剑的少年屠掉了一个村子,甚至连妇人和小孩都没放过。

“这少年真是轮回剑圣吗?简直不敢想象,他年轻的时候竟然会这么凶狠。”凰舞满脸惊色。

“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屠掉一个村子,但是祸不及妇幼,有些过了。”6逸眼里都出现了愤怒。

屠掉整个村子之后,那个少年在村子里独自坐了整整三百年,他从一个少年变成了一个中年。

修为也更加变得强大。

他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背后写着“轮回”两个字,刻画旁边还有几句话:“一朝醒悟,悔不当初,从此持木剑行走天下,向天问道。”

后来,他开始行走于名山大川之间,拜访各大门派的高手,切磋交流,一千五百年后,以剑入圣。

成为圣人那一天,修真界各大势力来贺。

其中,有一个身穿紫衣的人,他只露出了一个背影,然后以指代剑,向轮回剑圣讨教了三剑。

三剑不分胜负,但是轮回剑圣满脸惊容和佩服,明显可见,紫衣人在剑道上的修为绝对不弱于他。

后来,轮回剑圣和那个紫衣人成为了好友,经常相聚喝酒论道,看起来两人十分投缘。

再往下看了三幅刻图,画面中,突然多出了一个女孩。

女孩七八岁的样子,也是身穿紫衣,眼睛大大的,很有灵气,在一旁帮两人斟酒。

这是一幅很和谐的画面。

又过了十年,那个紫衣女孩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如同一朵盛开的荷花,气质不凡。

轮回剑圣还是跟紫衣人喝酒,女孩还是帮两人斟酒,但女孩看轮回剑圣的眼神中充满了仰慕。

接下来的画面,少了紫衣人,只有轮回剑圣和那个女孩。

轮回剑圣舞剑,女孩弹琴。

然后两人携手共游天下。

匆匆数十年过去,两人情愫暗生。

刻画上又出现了一句小字:“人生得一红颜知己,足矣!”

这个时候,紫衣人又出现了。

依然看不到他的脸,画面中他和轮回剑圣大吵了一架,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强行把女孩带走了。

接下来,轮回剑圣以酒度日,消沉了一段日子,然后某一天,一个生长着三只眼的巨大怪物出现,杀光了一座小城近百万人。

渐渐地,这种奇怪地怪物越来越多,修真界一片大乱,狼烟四起,到处遭到了攻击。

后来,修真界称怪物为“异族”。

轮回剑圣和那个紫衣人又并肩站在了一起,他们一起抵御异族入侵,几乎杀光了异族。

特别是那个紫衣人,非常强大,比轮回剑圣都要强大,一剑斩出去,灭杀了几十万异族。

威势恐怖。

“究竟是谁,竟然这么厉害?”6逸直吸冷气。

“当年抵御异族入侵有不少强者出手,那个紫衣人我从没见过。”凰舞说。

“他能跟轮回剑圣站在一起,至少也只一尊圣人级别的级强者。”6逸说道。

异族杀的差不多了,这时,紫衣女孩又出现了。这一次,她头戴金冠,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身上穿着一件华贵的金丝云纹的长裙,恍若神妃仙子,高贵雍容。

受万人膜拜。

但女孩一点都不高兴,眼角挂着两行泪珠。

紫衣人站在高台之上,依然只露了一个背影。

轮回剑圣去了现场,大闹一番,跟紫衣人又吵架了,然后两人还大打出手。

最让6逸胆寒的是,强大如轮回剑圣,竟然被那个紫衣人一指就戳飞了,好像在紫衣人的面前,轮回剑圣毫无反抗之力。

轮回剑圣离开这里,把所有的怒火都泄在了异族人身上,大开杀戒,伏尸百万。

唯独,在面对一个异族女孩的时候,轮回剑圣没有杀她,而是放了她。因为女孩还只有十三四岁。

女孩的背后,长着一对巨大的翅膀。

一个月圆之夜,那个紫衣女孩找到了轮回剑神,他们在月亮的见证下,终于结合在了一起。

八千年过去,轮回剑圣已经迟暮,而紫衣女孩却容貌如初,并且,女孩怀孕了。

那个紫衣人开始派人追杀两人。

两人东躲西藏,天涯海角逃命。

又过了五百年,紫衣女孩诞下了一个男婴,男婴出生的时候,天地异象,浑身被瑞彩缭绕,只见其眉心上方额头,刻着一个“帝”字。

男婴张口哭泣,便引得天地震动,雷鸣电闪,所哭泣的泪水,直接化成了漫天雨滴,十分恐怖。

凰舞满脸惊容,喃喃道:“不敢相信,传说中的天生帝子竟然是真的!”

手指烫伤了,一只手打字,度慢,请见谅!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