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逸果断杀了孟不凡,没有留下活口。



看着地面上孟不凡的尸体,凰舞脸上严肃。



“你已经杀了剑神殿两个弟子,算是把他们彻底得罪死了,要是被剑神殿的人知道,那你就麻烦了。”凰舞眉宇间充满了担忧。



“敢来修真界,我就不怕敌人。”陆逸平静道。



当初他在江州的时候,也是四面树敌,后来只身入京,更是八面埋伏,那些风浪他都迈过去了,现在变得从容多了。



“还有苦竹斋,你杀了苦竹斋那么多人,万一被他们调查出来,他们必定会追杀你。”



凰舞担心道:“李秋寒也被你杀了,现在你把修真界的几个大势力都得罪了,如果消息走漏,修真界将无你的容身之地。”



“那怎么办啊?”绿萝急道:“楼主,要不等从这里出去后,我们把陆公子带回明月楼吧!”



“万万不可。”凰舞脸上出现在惊慌。



陆逸奇怪地看着凰舞。



这一路上,哪怕是遇到各种危机,凰舞都显得非常平静,可这时候,脸上却出现了惊慌。



怎么回事?



凰舞向陆逸解释道:“我们明月楼有个明确的规定,就是不收男弟子,门下弟子一旦带了男人回去,就会被逐出师门。”



“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地门规?”陆逸问。



“这是我师父定下的,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敢问,之前有师姐问我师父这个问题,被师父罚了三年禁闭。”凰舞说。



顿时,一个刻板脾气古怪的形象出现了陆逸脑海,难道,凰舞的师父受过情伤?



否则的话,根本没道理设置这么一个奇怪地门规啊!



就像星空阁,虽然只收女弟子,但是门下弟子却是可以成亲的,宗门对弟子婚姻也不干涉。



“凰舞,冒昧的问一句,你师父是不是之前受过刺激啊?”陆逸问。



“刺激?什么刺激?”凰舞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的意思是说,她以前,或者是她年轻的时候,是不是在感情上受过挫折?否则怎么会定下如此奇怪地门规?”陆逸问道。“我不清楚师父的过去,总之,从我记事开始,师父她老人家就一直呆在明月楼,从未出去过。”



“你多大了?”陆逸突然问。



凰舞顿时脸红,脸上出现了羞涩。



看到她的表情,陆逸才想起来,这里是修真界,不是世俗界,繁文缛节比较多。



当下忙道:“凰舞你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你多大了?你师父在多久没出明月楼了?”



“我二十三。”凰舞小声道,低着头,声音很蚊子似的。



我去,比我还小啊!



陆逸傻眼了,他以为凰舞也只是外表看起来年轻,实际年龄不小了,可没想到,凰舞竟然如此年轻。



二十三岁的化凡境巅峰,又身怀凤凰血脉,还是一派楼主,果然是天才。



“这么说,你师父已经有二十三年没出明月楼了?”



“嗯。”凰舞点头。



“如果我猜的没错,她老人家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要是以后有机会见到她,我劝劝她。”



“谢谢。”凰舞道谢。



“不过你还是小心点,别露出破绽让剑神殿和苦竹斋发现了。”凤凰再三叮嘱。



“你这么担心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上我了?”陆逸笑道。



“流氓!”凤凰白了陆逸一眼,然后径直走了。



绿萝看着陆逸,一脸委屈。



“绿萝妹子,你这是怎么了?”陆逸问。



绿萝有幽怨道:“陆公子,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调戏楼主,如果你实在忍不住想要调戏人的话,找我也行啊!”



啊!



陆逸目瞪口呆。



这、这也太主动了吧!



陆逸尴尬的解释:“那个绿萝,其实我不是一个随便调戏女孩子的人,我这个人……”



“我知道陆公子你不是随便的人。”绿萝羞答答的看了陆逸一眼,小声道:“只是随便起来不是人。”



说完,绿萝就跑远了。



陆逸特无语,难道哥在她心目中就是这么个形象?



三人继续赶路。



凰舞因为使用秘法强行提升修为的后遗症,导致现在使不出丁点内劲,就跟一个普通人毫无区别。



为了照顾她,几乎每走几公里,大家就要停下来休息。



“这么走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楼主,要不我们用传送阵吧?”绿萝苦着脸说。



“传送阵?你们竟然带了传送阵?早说啊!要是用这玩意儿,只怕咱们早就找到了圣人传承。”陆逸道。



“传送阵虽有,但在这里用不了,如果能用传送阵,其他门派早就用了。”凰舞道:“圣人墓有圣人生前设下的禁制,在这里传送阵用不了的,而且要不断闯关,只有最后闯关成功且拥有大机缘者才能获得圣人传承。”



原来如此!



“不好意思,这几天拖累你了,要不是因为我,你也许早就找到了圣人传承。”凰舞歉意道。



“你跟我客气什么呀,对我来说,圣人传承就算再重要,也没你重要。”陆逸认真道。



凰舞抬头,看着陆逸目光里的神色,心跳突然加速,忙低下了头,心虚的说道:“陆公子别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我认真地。”



此话一出,凰舞更是不知道如何接话,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



“楼主,你休息的差不多了吧,咱们赶路吧!”绿萝说道,然后,幽幽地瞪了陆逸一眼。



“嗯,赶路。”



三人往前走,又走了一天,空气突然变得炽热起来,迎面而来是灼热的气浪。



陆逸带着两个女人继续往前走了几千米,面前出现了一处断崖,咩有其他路,抬头看去,不见尽头,往下看,是深渊。



深渊之中,烈火熊熊,往下百米,是流动的岩浆,仿佛是一片火的海洋。



“接下来怎么走啊?难道要到对面去?”绿萝问。



“没错,就是要到对面去。”凰舞脸色严肃道。



“啊!这么远的距离,连尽头都看不到,我们怎么过去啊?”绿萝沮丧的说道。



正在这里,后方传来几声尖锐的啸声,接着,陆陆续续有人影出现在陆逸几人的视线中,身形极快的朝这边掠了过来。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