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了什么?

陆逸和绿萝同时大惊,望向森林。

什么都看不见,只有一声声惨叫声传来。不出意外,这些惨叫声就是进墓那些人发出来的。

“吼!”

紧跟着又是一声惊天的怒吼在森林深处响起,只感觉地面剧烈抖动,仿佛有什么绝世凶物破土而出一般,哪怕隔了很远,陆逸都感受到了一股毁灭的气息。

陆逸脸色凝重。

森林之中果然有凶兽,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凶兽。

“公子,我们还进去吗?”绿萝小脸煞白,问道。

“来到这里了,不进去怎么行。”陆逸说。事到如今,没有后退的道理。

“可是……”

绿萝刚开口,就被陆逸打断:“我知道里面很危险,但是我们已经来到这里,如果就这样无功而返,你甘心吗?”

绿萝猛摇头。

“这不就得了!”陆逸笑着安慰:“放心吧,一切有我。”

绿萝点了点头,问道:“楼主怎么样了?”

“没有大碍,我再给她治疗一下,她就能醒过来了。”陆逸说完,手指一弹,一道真气击在金针上面,瞬间,凰舞身上的金针剧烈的颤抖起来,发出嗡嗡的声响。

绿萝一对眸子睁地大大的,看着眼前神奇的一幕。

“这是什么针灸术?怎么这么厉害?”绿萝好奇问。

“太乙神针!”陆逸回答道。

“太乙神针?”绿萝皱了皱眉,惊疑不定的看着陆逸,问道:“你是太乙门的人?”

“太乙门是什么玩意儿?”陆逸莫名其妙。

绿萝翻白眼,解释道:“太乙门原来是修真界的一个大门派,堪比现在的剑神殿,门下弟子众多,不过都是医修,他们悬壶济世,很受人尊敬。”

“现在呢?”

“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了。”绿萝道。

“为什么?”陆逸心里奇怪,一个堪比剑神殿的强大宗门,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了?

“他们被灭门了。”绿萝说。

嚯。

陆逸猛然抬头,眼神凌厉,问道:“谁干的?”

绿萝被他的眼神吓得不轻,就像是受惊的小兔,有些害怕的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那你是从哪里听说太乙门被灭门了?”陆逸追问。

“楼主说的。”绿萝指了指陆逸怀里的凰舞。

陆逸低头看了一眼,微微皱眉,接着,又从空间戒指中摘下了两片生命之树的叶子,嚼碎之后喂进了凰舞嘴里。

刷!

手掌一扫,凰舞身上的金针在一秒钟内全部被收回。

将金针收好,陆逸的思绪开始飘远了。

绿萝口中的太乙门,他不了解,但他觉得,谁灭掉的太乙门,这件事情要搞清楚。

他是一个医生,很清楚医生的职责,太乙门全是医修,悬壶济世,这么一个名门正派怎么就被人灭掉了呢?

陆逸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无论是谁干的,只要被他查出来,他绝对不会放过凶手。

这不仅仅是为太乙门报仇,更是维护医者的尊严。

医者不可辱!医门不可灭!

“咳咳……”

就在这时,一阵咳嗽声响起,打断了陆逸的思绪,低头一看,凰舞长长的睫毛颤抖,明显马上要苏醒了。

果然,只过了三秒,凰舞就睁开了眼睛。

“楼主,你醒了?”绿萝喜出意外,感激的对陆逸说道:“公子,谢谢你。”

陆逸笑着问凰舞:“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谢谢。”凰舞说完,发现自己被陆逸搂在怀里,耳根子瞬间红了,想挣扎着做起来,可刚用了一点力,就“哎哟”一声,痛呼出声。

“你的伤势才刚刚控制住,你又耗尽了内劲,现在还不能用力。”陆逸说道。

绿萝在一旁插话道:“楼主,你不知道,刚才都快吓死我了,幸好曹公子医术高明,救了你。”

“楼主,曹公子真是一个好人,为了救你,他甚至不惜拿出了神药,他把神药嚼碎了喂你……”

绿萝口无遮拦,把陆逸救治凰舞的过程说了一遍,她没有注意道,凰舞的俏脸都红的快滴出水来了。

偷偷瞟了一眼陆逸,凰舞的小心脏“砰砰”跳个不停,他把神药嚼碎了喂我,那算接吻吗?

凰舞心里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不敢看陆逸的眼神,红着脸低声说道:“谢谢曹公子。”

“你别客气,先前要不是你挡住猎杀者,只怕我早就被他杀了,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呢。”陆逸笑道。

“不管怎么样,你救了我的命,这个恩情我记住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救我了。”凰舞道。

第一次是在世俗界薄刀锋,凰舞对战天蛇老鬼,陆逸为她挨了一巴掌,差点死了。

当时凰舞和绿萝还真以为陆逸死了,甚至走之前,把陆逸埋了。

“没想到你还记得以前的事情。”陆逸笑了笑。

“楼主,你说曹公子救过你,我为什么不知道?”绿萝问。

“我们追杀天蛇老鬼的事情你还记得吗?”凰舞提醒道:“世俗界,薄刀锋,当时有人替我挨了天蛇老鬼一掌……”

“天啊,你就是那个人。”绿萝不可思议的看着陆逸,“你怎么没死?我记得你明明已经死了的啊!楼主都让我给你服用金丹了,可你还是没有呼吸,所以我把你埋了。”

陆逸满脑黑线。

原来是你埋得我。

要不是凰舞已经醒来,说什么他都要打绿萝一顿,最好在她翘臀上狠狠抽几巴掌,可恶,竟然把我活埋。

不过这些话陆逸现在也只能在心里想着,不敢说出口,只好问凰舞:“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因为你手腕上的珠子。”凰舞笑道。

陆逸抬手看了一眼手腕,只见手腕上带着守护者送给他的念珠,顿时心里明白过来。

千算万算,没想到竟然是一串珠子出卖了他。

“看来我大意了。”陆逸暗自庆幸,幸好是凰舞认出了,要是换做齐天,那就麻烦了。

“你是世俗界的人,为什么来修真界?还跟我一起进圣人墓,你究竟有何目的?”

凰舞声音突然变冷,袖子里滑出一柄匕首,抵在陆逸的心脏位置,质问陆逸。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