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大厅。



坐着三个男人。



为首一人年龄偏大,三十岁出头,另外两人,二十多岁的样子,他们都身穿蓝色制服,胸口都有一截绿竹的纹绣。



“几位大人,你们稍坐片刻,我马上去给你们准备好酒好菜,等你们吃饱喝足后,我再让小荷再给你们弹一曲。”



吴良脸上陪着笑,态度十分恭敬。



“有段时间没见到小荷了,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变漂亮了?”一个男人说。



“是啊,我也好久没见他了。”另外一个人说。



“几位大人,你们稍坐片刻,我马上去把小荷给你们叫出来。”吴良说完,转身就想走。



“等等!”这时,那几个人中年纪最大的男人突然开口。



吴良身体僵硬的转过身子,然后脸上堆满了笑容,恭敬的说道:“大人,你还有何吩咐?”



“我且问你,今天是什么日子了?”男人说道。



“今天,今天,我算算……”吴良装模作样的掐着手指算。



“你不用算了,今天是十五号,该是你上交月供的日子。”一个年轻人插话道。



“哦,我想起来了,今天是交月供的日子了。”吴良苦着脸,对男人说道:“大人,你看这次的月供能不能少收一点?”



“看你小子平时我对我们还不错的份上,这次可以少交点。”



闻言,吴良大喜。



男人接着道:“这个月你就上交十颗灵石吧!”



“十颗?”吴良吓得一跳,道:“上个月交月供的时候,都只需要一颗灵石,这个月怎么涨了十倍?大人,你刚才不是说给我少点吗?”



“你这个客栈占据着本镇最繁华的位置,按常理,起码要交二十颗灵石,不过看你小子机灵,对弟兄们不错,这个月就只收你十颗灵石。”



“大人,本客栈小本生意,一年到头都难以见到几个客人,我哪有那么多灵石上交啊,你就通融通融,大不了,我让小荷多陪你们几天。”吴良哭丧着脸。



啪!



男人猛一巴掌拍在桌上,喝道:“吴良,你休要跟我讨价还价,赶紧把灵石交上来,否则,小心我拆了你的店。”



吴良都快哭了,不停地求饶道:“大人,我求求你,我这个客栈是什么情况你们也都知道,我这个月一个客人都没有,我从哪里凑这么多灵石上交?”



啪!



男人又一巴掌拍在桌上,脸上怒气更甚,指着吴良大声喝道:“好你个吴良,竟然敢糊弄我们,莫非你真以为我们都是蠢货?你说一个客人都没有,那我问你,他是谁?”



吴良顺着男人手指的方向回头一看,只见陆逸站在楼梯口,望着这边,当下跑到陆逸面前,小声道:“公子,你下楼作甚?”



“我听到下面吵吵闹闹的,就来看看。”陆逸说。



“公子你别看了,赶紧上楼吧,这群人不好惹,万一他们要敲诈你,你就麻烦了。”吴良急道。



“他们是谁啊?”陆逸疑惑问。



“他们是苦竹斋的外门弟子,每个月都会挨家挨户的收缴月供,谁要是不给,轻则砸店关门,重则夺人性命。”



“难道没人管他们?”陆逸惊讶。



“谁敢管啊!这方圆百万里都是苦竹斋的地盘,谁敢得罪苦竹斋。”吴良催促陆逸:“公子,你还是赶快上楼去吧,免得惹麻烦。”



陆逸盯着那三个人看了看,转身准备上楼。



这时候,一个年轻的男人指着陆逸开口说道:“小白脸,我看你面生的紧,你是不是从外面来的?”



“这位公子不是……”



“我是!”



吴良话没说完,陆逸就说话了。



陆逸平静道:“我是从外面来的,怎么,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了。你既然是从外面来的,就该明白我们这里的规矩。”那个年轻人语气不善。



“什么规矩?”陆逸问。



“吴良,你告诉他。”



吴良无奈,只好向陆逸解释道:“公子,你有所不知,凡是从外面来这里的人,都得向大人们缴纳供奉,否则的话,你就会被欺负。只要你缴纳了供奉,大人们就会保护你。”



“这不就是收保护费吗?”陆逸说。



“哟,没看出来,你个小白脸还有点见识。没错,就是保护费,赶紧交给我们,否则,打断你的腿。”年轻人嚣张道。



“我没有灵石。”



“没有?”年轻人一愣,接着脸上出现了杀机,道:“既然是个穷鬼,活着就是浪费粮草,让爷爷送你上路。”



锵!



说完,他拔出了腰间的长剑,满脸杀气的走了过来。



“大人手下留情。”吴良紧忙挡在陆逸面前,对走过来的年轻人说道:“大人,这位公子也是刚到此地,对咱们这里都不熟悉,身上确实没有灵石,求大人网开一面,饶他性命。”



“想要活命简单,拿灵石来。”



“大人,我愿意缴纳月供,还请你饶恕这位公子姓名。”吴良看着那位年长的男人说:“要是让别人知道我这里死了客人,只怕以后再也不会有客人住店,我这生意就真的没法做了。”



男人看了吴良和陆逸一眼,微微点头:“我可以答应你,不杀他,但是月供,你得多缴纳十颗灵石,一共二十颗。”



“这么多?我……”



“要是少一颗灵石,我就杀了他。”男人道。



吴良傻了。



“我说你小子别傻愣着了,赶紧把灵石拿出来,否则,不仅那小子会死,你也会脱层皮。”另外一个年轻人喝道。



扑通!



吴良跪在了地上,对三个男人道:“大人,我是什么人你们都知根知底,我就算辛苦一年不吃不喝,也只能挣二十颗灵石,你们现在就算真杀了我,我也没有这么多灵石啊!”



“你有多少?”



“我有八颗灵石,我愿意全部上缴。只要大人饶恕我和这位公子的性命,我愿意送一百两黄金给各位大人。”吴良说。



“一百两黄金还没有一颗灵石值钱,你当我们真是穷鬼啊!”



“最后说一遍,二十颗灵石。少一颗,我就躲你一根手指。”男人冷声道。



吴良又急又怕,浑身发抖。



就在这时候,陆逸伸手把吴良扶了起来,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生来只跪皇天后土亲生父母,至于这群废物,杀了便是!”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